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花都十二钗 > 第八百四十六章 艾达之死
最快更新花都十二钗 !

    ……

     窗外一首歌剧好像结束一般,声声雷鸣般地掌声顿时响起,如今相对现场而言,显得好似讽刺一般,伴着阵阵掌声,夜夜鬼一般的眼睛,从凶狠中慢慢恢复地平静了许多。纳宇也慢慢起身,目光锁定在摔倒在墙根的先遣惩戒者身上。

     但见那人眼看同伴死在面前,却也无能为力,痛恨眼光扫视了一下周围,见事态现在明显不利自己。再转视艾达陈,只见她面部明显一副诧异一般,或许连她也没有想到,先遣惩戒者之一会暴毙在此。

     “蝴蝶夫人,还有什么想要留下的吗,现在说,还不晚。”戚蔓箐向前一步道。声音虽柔美却像是索命鬼差一般,空气中弥漫着杀戮。

     艾达陈虽心中胆怯,但外表依旧冷艳,手放在木桌上一个背包边缘,淡淡地说:“戚蔓箐,我真小瞧你了。”话还在口中,目光斜瞄了一眼已经站起来的惩戒者,递过一个诡异般的眼神。那人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像是明白了什么,身上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就势向着戚蔓箐几人仍了出去。

     “啊。”纳宇见那人投掷过来一个物体,本能扑向旁边的戚蔓箐,身体腾空暗骂一句:“妈的,手雷一响,警察来了,谁都走不了。”

     “砰”,一声闷响伴着一道刺眼光芒,如同闪电在眼前炸裂一般过后,白煞光线瞬间迷失了眼睛。“闪光弹。”纳宇轻喊一声,扶起戚蔓箐揉搓一下眼睛。定眼望去,已不见艾达陈和那先遣惩戒者。只有两具尸体爬在地上。

     紧跑几步到了窗口,定眼看去,一个拳头使劲砸在边窗上,未等戚蔓箐和夜鬼过来了解,一个纵欲起身,跳出窗台。手中一条绳索脱手而出,悬挂在窗台,身体顺势从高达近百十米的高塔上向下滑去。黑夜中身体如同一只黑色猴子,灵巧地利用高塔棱角,时隐时现。

     戚蔓箐、夜鬼跑到窗台,定眼一望,转身向塔下冲去。

     夜色泛篮,白色塔下两辆银白商务轿车旁,几具尸体趴在地上。尸体下面流出大片血迹,周围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道。上空似是一朵白色云般的降落伞缓慢下坠,停落在旁边,一男一女两人迅速解开身上卡扣,无心顾及同伴暴死尸首,打开车门登上一辆轿车。一阵机动声过后,车辆沿着公路向山下开去。

     轿车刚刚离开,黑色行衣的纳宇轻跃一下,稳停旁边,大致扫视一下。看那车已经开走,没有多想。登上另一辆车随即追了出去。

     两辆轿车穿梭在环山公路上,黑夜里车灯点亮,显得特别醒目。车速疾驰,一声声转弯飘逸发出的摩擦声,像是山中鬼魅般地嘶鸣一般,震彻山谷。

     纳宇车辆落后,但相差距离,无非几十米而已,见他目露凶光,死死盯着前面车辆,手脚并用不断变换档位和车速。眼看时机将近,前方一个下坡转弯,对方理当减速,却不想对方丝毫没有减速意思,一个侧体飘逸,车体擦着山体岩石呼啸而过。

     纳宇也不含糊,同样车速不减,车体与岩石相擦发出点点星火,连同轮胎摩擦地面的声响,伴着车后一股蓝烟散发而出。

     “夫人坐稳了。”突然开车的先遣惩戒者对旁边的艾达陈道,目光扫过后视镜睹了一眼后面紧追不舍的车辆,嘴角一阵冷笑,又迅速紧盯着前方。艾达陈手握扶手,用力抓紧,脸上掩饰不住的惊恐,紧闭呼吸。

     见得两辆车辆距离越来越近,仅不到十米,听得一声紧急刹车,前面车辆突然停止,纳宇没有想到,本能踩住刹车,顺势采取紧急制动。车体伴着“吱、吱”刹车声向前滑去,眼看就要撞击而上,车体突然横斜,副驾驶狠狠撞击到前车车尾。

     受惯性冲击,纳宇所在车辆突然腾空翻滚,越过前面车辆顶端,在空中连续几个翻身,“砰”的一声摔在地上,车辆又一个缓慢翻滚,正体斜靠在岩石旁边停了下来,车体明显变形,四周车窗爆裂粉碎地到处都是。

     艾达陈车辆缓慢通过翻滚停靠在路边的车辆,透过车窗,只见纳宇俯趴在白色安全气囊上,闭着双眼,脸上丝丝鲜血清晰可见,没了动静。艾达陈眼露凶光,举起一把银白色手枪,对准地面如泉水般流出的汽油,“啪”的一声清脆枪响,声音回荡在山间,惊地停在枝头上的一只猫头鹰,扑着翅膀消失在远处。

     银白轿车还未行处多远,子弹撞击地面发出的星火瞬间点燃汽油,火焰顺着流动的油迹迅速蔓延油箱,“砰”,一声闷响后火光冲天,形成一朵热浪黑烟,似是黑夜中出现的凶神恶煞面孔一样,吞噬了纳宇的灵魂。

     坐在车上的戚蔓箐闻听一声闷响,身体一震,一种不祥感冲上心头,夜鬼紧换档位,加速向前行驶。转眼便赶到现场,火光映地黑色车身星星点点。几人快速下车,只见车体燃烧,热浪滚滚,丝毫不能靠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汽油和**烧焦的味道。再见几个转弯处的公路上一辆轿车,打着车灯在急速向山下行驶。

     戚蔓箐面露沉重,火光映红了她白皙的脸庞,芊指紧扣,指甲好似已经深入肌肤,却丝毫没有感觉一般。夜鬼看着燃烧的汽车,愤怒火焰若能展现,不亚于面前燃烧的火苗。后退两步,转身上了黑色汽车,一阵车身倒动伴着刹车声,车体横在公路上,车头向着灌木丛生的山坡急速冲击下去。

     戚蔓箐闻声回头,见状想要阻拦,却已然来不及。她想杀死艾达陈的心,远比夜鬼来得强烈。但她更不希望夜鬼这样冒险冲击。

     灌木丛生的坡道虽然难行,但幸运的是大块岩石并不太多。夜鬼在车上受到颠簸,身体起起伏伏,一双深邃眼神却如同黑夜中凶狠的狼一样,泛着杀气。眼见艾达陈车辆已经在视线范围,心中暗定选准时机,给对方出其不意的撞击。

     下定决心,又紧踩一下油门,车辆像灌木中的一匹狼一样。起伏穿越而至,“砰”,汽车受颠簸悬体再次腾起,直冲公路上快速行驶的车辆撞去。车体悬空,眼看就要撞上,夜鬼突然从车上跳了出来,身体和轿车几乎同时落地。却也截然不同。

     夜鬼就地几个翻滚减轻冲击,穿过灌木丛,虽然身体受到多处擦伤,但并未伤到筋骨,但也算稳落一片空地上。轿车却似是一颗炮弹一样,重重地撞击到艾达陈所在车上。又是一声碰撞声。两车相撞同时向公路外的坡体上滚去。

     两车翻滚落在夜鬼不远处,对方车辆翻到在地,车底还冒着股股蓝烟,车体一侧凹了进去,明显刚才撞击不轻。左右晃动两下,停了下来。另一辆车虽然正体停下。但车头严重变形,发动机机盖胀裂开来,看来已然报废。

     夜鬼愤怒不减,抖动了一下肢体,向着艾达陈所在轿车走去。见那先遣惩戒者满身鲜血痕迹,慢慢通过窗口向外爬着,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刚才那里突然冒出的轿车,让本以为已经脱离危险的自己如此狼狈。

     先遣惩戒者满脸伤痕,擦了一下遮住眼睛的血迹,知道没有时间思考太多,看了一眼旁边的的艾达陈,见她虽然没有挂掉,但明显受伤不轻,也正跃跃欲试向外爬动。本想帮她一把,但心中一股怒气上来暗道:“若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办事不利,同伴也不会惨死,自己也不会如此狼狈。”索性不再顾及,保住自己性命要紧。

     艾达陈现在像是笼中待宰的羔羊一般,几度挣脱,却难以离开,正要寻求先遣惩戒者帮助,却见他抛来一个厌恶眼神。向来心思缜密,岂有看不出的意思,心中不免生起一阵感慨,生死关头,又有谁真正在意自己,这些年的杀戮,看来今天要偿还了。

     不禁心中一笑,也不再顾及能否出来,渐渐放下挣扎,透过破裂的车窗仰视着天空中泛着银光的月亮。

     那先遣惩戒者挣脱出来,一瘸一拐想要绕过车体进入灌木丛中,隐蔽前行,却不想还未绕过,脚步止住不前,却在连连后退。眼前突然出现夜鬼一双寒光四射,布满杀气的眼睛,在一张满是荆棘刺伤的脸上,显得异常恐怖。

     一手扶着车体,一手按着受伤的腿,先遣惩戒者已然感到死神的降临,但仍在挣扎,挥起拳头向着夜鬼打去,只见他单手扣住来拳手腕,手臂稍加用力,腿下用力,脚尖直接踢中那人小腿。“啊”,伴随着一声惨叫骨骼清脆的骨裂声也随之传来,只见那人再没了往日嚣张之象,但也算硬汉,强忍着疼痛撑起跪倒的小腿。

     但还未站稳,夜鬼转身到了他身后,扣住的手腕也被强行背在后面,夜鬼用力向上一提,那人手臂越过头顶骨骼随之断裂。又是一声惨叫,那人双膝跪下,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强憋着心中最后一口气,向着身后强压而去,明知徒劳,还在挣扎。

     夜鬼侧身避过,单手抓住先遣惩戒者手腕,一只大脚踢在他的肋骨上,下脚力度强劲凶狠,几根肋骨肯定断裂,那人身体不受控制,撞到车体上,又被弹了回来,趴在地上,断断续续地抽搐着。

     面露凶光,杀红眼的夜鬼显得恐怖很多,也许是对x组织的憎恨,或许是行动前和纳宇说过不会让他死,才使得他如此这般。直立的身体像是在酝酿似得,突然仰首一声狼一般长鸣,声音穿过植被,越过高山,惊得远处一家门院的黄色狼狗猛地一惊,夹起尾巴逃也似得跑进了窝内。

     只见夜鬼从大腿上拔出备用的匕首,两步骑跨在那人身上,单手抓起抽搐的先遣惩戒者头部,另一只手握着寒光四射的匕首,放在那人喉咙上,慢慢滑动,一股鲜血喷射而出,直接溅在艾达陈面前玻璃窗上,那人使劲颤抖一下,瞪着双眼没了气息。

     艾达陈目睹着夜鬼白刃杀死先遣惩戒者,像是庆幸一般,看着那死不瞑目的眼神,脸上一阵足够勉强的冷笑。心中却害怕到了极限,好似看到了死亡的侵袭,眼神中消尽原来的冷艳,换做满是惊恐,身体慢慢开始颤抖起来,口中断断续续地说着:“不、不……。”显然被眼前一幕惊得坏了神经。

     两道白色车灯照射而来,本柔和的光线,照射在还未起身的夜鬼身上,以及那凄惨淋漓的杀戮现场,此时却显得像是通往冥界大门一样。只见车门被下来保镖开启,戚蔓箐俯身下车,目光落在夜鬼身上,渡步而至,站在光线下,一对白皙的**如同天使翅膀一般,与之现场呈现出极大的反差。

     慢慢走到夜鬼身边,斜视了一眼还在车中颤抖惊恐的艾达陈,见她如此狼狈下场,戚蔓箐满是复杂心情。不知是因为现在的艾达陈显得可怜,还是因为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让她开心。这两种结果本应该让她开心才是,而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兴奋一样,精雕玉镯的白皙脸庞此时只是微微一笑。

     也许现在只有她自己知道,原来一直努力希望得到的东西,猛然得到了,没有欢喜,反而倍感失落一样。再见艾达陈那似是神经一般的表情,联想到自己在毒性发作时的痛苦,不禁心中自语一声:“到底是谁的错?”

     同行佣兵递来一把手枪,戚蔓箐扫视一眼,低头看着艾达陈沉寂一番,芊芊玉指扣动了扳机。

     “啪、啪”,两声清脆的枪声过后,艾达陈抽搐了两下,嘴角溢出一股热血,慢慢闭上了眼睛。月光拂面,显得很是安逸。

     “谢谢。”戚蔓箐像是兑现承诺一样道。

     远处传来安吉尔优美缓柔的歌声,如同天籁一般,仿佛这个杀戮现场并不在这个世界存在,而是一场梦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