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五百零九章封禅大礼(终)
最快更新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赵戎写的那篇金书铭文,并不是什么绝世祭文。

     只是规规矩矩的歌颂大离功绩道德的文章。

     因为他的目的是要构建一个十分契合天的礼仪形式。

     祭文不重要。

     走礼仪大道的儒家修士也不太注重文采言辞,不像诗词儒道和经艺儒道。

     对于封禅大典而言,最重要的是这报天大礼的流程与形式。

     就像不久前在东山地坛的奇葩舞蹈一样。

     而眼下,这天雷,就是赵戎敏锐瞄准到的关键。

     老天爷长没长眼,能不能看见东侧悬崖上的铭文,这些他不知道。

     但赵戎知道,雷霆闪电一定是最贴近天道的声音之一!

     轰隆————!!!

     此刻,每日如期而至的万钧雷霆,齐降祭月山巅。

     只不过今日雷霆,正好为数月以来最盛。

     百息过后,雷霆声势依旧不减。

     天坛下,身穿白衣的年轻儒生紧紧抿唇。

     在他的带头下,大离幼帝,和顾抑武等正义堂学子,一起留在山巅。

     众人静止原地。

     像一尊尊雕像。

     头顶,有一座雪白的‘雷池’。

     这雷池占满了他们视野,仿佛随时就会落下,砸在赵戎等人头顶。

     而且雷池还源源不断的有新的天雷,从云端降下,补充进去。

     整座雷池摇摇欲坠。

     然而即使如此,奇异一幕还是发生了。

     所有的雷电都被山顶中心的一株雷木吸引,朝它而去。

     眼下这幕,就像一座只有一个排水管的水池,所有雪白的雷电之水,流入了一根纤细焦黑的‘水管’。

     只有偶尔一些‘水流’溅出,位置随机……

     赵戎虽面色平静,默默盯着前方龙袍少年的背影。

     但是他袖子里的一双手,却是紧紧的篡着,十指用力捏的青白。

     这已经是他倾尽心虑所能设计的最完美的礼。

     为此,不惜特意设计,让封禅大礼的时间与这雷霆降下的时间撞上。

     他与众人一起,暴露在这山顶雷霆之下。

     不过所幸,赵戎昨日所观察到的一幕,如期发生了。

     那株未知的古老雷桂,像一根避雷针,吸引了大部分雷电,保护着他们。

     但是,依旧十分危险。

     因为众人随时都有风险,被雷木漏散出的天雷给击中……

     随着时间推移,赵戎手攥的愈发的紧。

     顾抑武等其他学子们,亦是愈发紧张,面色流露出来。

     特别是看见了不时有漏出的天雷,落在雷木旁的月潭之中,水花四溅数百米,威势近乎金丹境修士的一击。

     这要是打在了他们身上,估计骨头都得被电成粉末。

     不少学子下意识后退一步,然而下一刹那,他们便止住了退缩脚步。

     因为他们的视野中,前方那个白衣的年轻儒生,依旧面色如常。

     离雷木最近的小皇帝,纤瘦背影亦是一动不动。

     众人咬牙,重新屹立在雷池下……

     终于,近二百息后,雷云有了散去的趋势,雷声渐小。

     不多时,祭月山巅,天雷退散。

     似是雨过天晴,明媚阳光落下。

     落在了某年轻儒生略微松垮了下的肩头,落在了李望阙被汗水浸湿的乌发与冠冕上,也落在了顾抑武等正义堂学子松一口气的面孔上。

     众人毫发无损。

     赵戎面色如常,指挥着大典继续进行,宛若无事发生。

     只不过他袖子里的十指,悄悄松开。

     抓住袖口布料,擦了下掌心的汗渍。

     其实他刚刚也不全是在拿幼帝和好友们的安全赌。

     因为赵戎知道,孟正君就在场上,看着他们。

     若是真有意外雷霆朝他们劈去,这位儒家大修士一定会出手挡住。

     虽然二人不对付,但他了解孟正君,虽有喜恶,却极守规矩。

     只不过,若她真的出手帮忙了,那么大典无疑也会被中断,赵戎的努力也会功亏一篑……

     想到这,年轻儒生不由吐了口气,目光朝此时正重新涌回山巅的人群扫去。

     独孤氏、李明义等大离权贵带着拥挤的人群,一起重返山顶。

     为首的这位大离太后脚步极快的冲了回来,气势汹汹,似要与某个拿阙儿性命开玩笑的坏男子拼命!

     “阙儿,你没事吧!”

     独孤蝉衣甩开豆蔻与雪蚕二女的手,欲冲上前去,却被一直默默守候的赵芊儿与苏青黛等人拦住。

     独孤蝉衣眯眸,似是威胁的左右瞧了瞧二女。

     赵芊儿亦是抱着小胸脯,瞅着这个俏寡妇。

     她与苏青黛依旧寸步不让。

     二女后方,抱剑的李白津津有味的瞧着热闹。

     这封禅一事,事关重大,赵戎这些日子的辛苦忙活,他们也都看在眼里,断不会允许有人中途破坏。

     独孤蝉衣似是想到了这些,顿时冷静了些,也不再理会赵芊儿二女,气恼的嗔瞪着那个背对她的年轻儒生。

     蒙纱白服的女子啊了啊嘴,似是要怒斥某人,不过最后还是忍了回去,看了看这场胡闹似的大典,又转头看了眼远处一言不发的孟正君。

     她一声失落的哀叹,扶着豆蔻伸来搀扶的手,自艾自怨的抹起泪来。

     就在这位大离太后低头小声啜泣之时。

     大离的文武百官和百姓黎民的人群中,同样都是谴责反对声一片!

     大离崇儒,因而来此观摩封禅大礼的书生读书人十分之多。

     此时皆是义愤填膺,连赵戎头上林麓儒生的金字招牌都暂且不顾了。

     纷纷谴责他竟敢在天雷之中强行举行大礼,以一己之私,置幼帝安全于不顾。

     而且只道他之前胡乱设计一通的奇怪大礼流程,已经够过分的了……

     与此刻沸腾炸锅的人群不同。

     孟正君端着手,默默跟在人群后方。

     似是没有听见他人非议,她目光穿过人群,落在了远处的那颗雷桂上,还有它装有金书颂文的树洞,眼下那儿还有雷霆电光残余,不时响起几声劈里啪啦的脆响。

     古板女先生的脸色让人难以琢磨,缓缓垂下了眼帘。

     与此同时,山顶已经不复之前的寂静。

     人群中滔天的喧哗之声,如同海啸般朝赵戎等封禅儒生袭来。

     赵戎微微垂目,不去看他们。

     他面色专注,转头平静指挥起大礼最后的收尾环节。

     在漫天的怀疑声浪之中,其他封禅儒生们纷纷低下了头,却也听从某人冷静的指令,片刻不歇,立马动了起来,去宰杀白鹿、猪、白牦牛等祭品。

     幼帝李望阙汗也没擦,便挺直腰杆,小脸肃穆的走向天坛。

     他听到了后方母后的呼唤,身子颤了颤,旋即紧紧抿唇,没有回首,严格遵循着赵先生的平静话语,登上天坛,朝那些青铜礼器走去。

     这些事先摆放的青铜礼器最左侧,有一只铜鼎香炉,盖上的圆孔正钻出袅袅白烟……

     场上无数的非议声中,封禅的众人脚步沉重,气氛肃穆凝固。

     有些封禅学子脸上露出些沮丧失落之色。

     大离权贵等人群中,已经有皱眉之人,开始把目光隐约投向了负责监督审核大典的古板女先生身上……

     孟正君像是察觉到了众人目光,转头欲开口,而下一次刹那,她却脸色一变!猛的抬首望去。

     与她一样第一时反应的,还有李白、赵芊儿、苏青黛、独孤蝉衣、李明义等人,皆是刹那间抬首仰望……

     他们的反应,顿时引起了场上一小部分人的注意力与好奇,学着一起抬首,瞬间静默下来。

     而人群中大部分人此时还正在非议某年轻儒生,却也同时之间,突然感觉整个天地似乎都明亮了一分。

     然而他们明明就是置身在阳光明媚的山顶,万里无云。

     奇怪,这多余的光亮从何而来?

     众人福至心灵似的,突然一愣,慢慢抬首。

     祭月山巅,有一轮明月…高悬!

     全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气氛安静了一息。

     二息。

     三息。

     众人怔怔低头,朝某年轻儒生看去。

     赵戎此时亦是从头顶收回目光,低下头来,与众人对视,眨了眨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