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的高冷未婚妻 > 第二千二百五十六章 传人
最快更新我的高冷未婚妻 !

    “师尊,他这是在干什么。”

     楚瑶然看着这一幕,眼露疑惑。

     永恒之火,将所有的药材都焚烧成细小粉末了,现在灵魂之力又笼罩所有的药材粉末。

     如果说林铭这是在炼制丹药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炼制丹药,首先就得需要一个丹炉。

     这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也算是一个常识来着。。

     自然,要是有谁跟她说,林铭这是在炼制丹药的话,她打死也不会相信。

     “他,或许是在炼丹......”

     不过这个时候,北怀安开口了出来,他目光紧盯着林铭所做的一切,似乎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极为微小的细节一样。

     听到北怀安这话一说,楚瑶然自然就愣住了,也就因为北怀安是她师尊,换做任何一个人的话,她必然都会开口,骂对方一声脑子进水了。

     “不对啊。”

     楚瑶然也很快就反应过来,她带着北怀安来到这里,自然是要跟林铭算账。

     但是现在,北怀安自从看见林铭之后,就迈不开腿了,脸上丁点的怒意都没有。

     这算怎么回事?

     “师尊,他看不起你,他还想侵占你的山门。”

     这个时候,楚瑶然开口,试图让北怀安动怒。

     但是,楚瑶然一口老血都差点要吐出来了。

     北怀安好像无视了她,其实准确点来说,好像无视了周围的一切一样,目光只是盯紧林铭,好像林铭是什么绝世珍宝一样。

     “莫非师尊他老人家中了什么邪?”

     楚瑶然试图动手,似乎想要让北怀安‘清醒’。

     但是她尚未碰到北怀安,一股强大气息,从北怀安的身上散发了出来,差点都没将她震飞。

     跟着,北怀安带着怒气的声音就响起,“别在我的面前搞一些小动作,搞什么小心思,不然的话,你从哪里来的,给我滚回哪里去。”

     这话自然当即就让楚瑶然吓得不轻了,这是要将她赶出师门的意思啊。

     她就不敢在动弹了,什么小心思也不敢再有了,她的目光自然随之也是落到林铭的身上。

     不过哪怕此时北怀安已经说过,林铭这应该是在炼制丹药,但是楚瑶然还是一万个不相信。

     因为,在她的骨子里,她认定,想要炼制丹药的话,必须得需要用到丹炉才行。

     林铭集中精神在所有药材的粉末上,懒得去理北怀安和楚瑶然两人此刻的反应。

     灵魂之力,集中到了药材粉末上去之后,就开始动了,缓慢的朝着彼此靠近。

     这个过程足足持续数天之久。

     当药材不再朝着彼此靠近的时候,一颗丹药模样之物,凝聚了出来。

     不过此时这一颗丹药模样之物,卖相则实在是难看,呈现黄褐色,表面也有些凹凸不平。

     但是,北怀安和楚瑶然两人都惊呆了。

     而也尤其是楚瑶然,她小嘴都张大了,都能往里面塞进去一个鹅蛋一样。

     许久过后,她才说了一句:“他这竟然真的是在炼制丹药?而且炼制的还是极品神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目光看向了旁边的北怀安而去,想开口问,但是一眼看到北怀安一副神情极其专注的样子,注视林铭的一切。

     她就立刻将几乎到了嘴边的话,都吞咽了回去了。

     她清楚,如果这个时候她开口,无疑会打搅到北怀安。

     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情况,楚瑶然甚至不用多想,都能猜到了。

     北怀安会真的将她轰出师门。

     她眸光看看林铭,此时,她内心当中,不由升起来一股极大的懊悔,懊悔自己不应该带北怀安来找林铭算账。

     谁又能想到,北怀安在见到林铭之后,会如此反常。

     她都仍旧没想通,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跟他这种炼丹的方法有关?”

     楚瑶然倒不由有几分不以为然的。

     虚无之地何其的大,在当中,神族数不胜数的。

     存在一些极为神奇的炼丹方法,其实也不算神奇吧。

     眼下,林铭所展现出来的这种炼丹方法,至于让师尊这么反常吗。

     林铭运转着心炼之法的同时,仍旧在施展灵魂之力。

     时间很快的过去。

     当半个月时间过去之时。

     原本,那有些凹凸不平的,呈现出黄褐色的丹药表面,终于出现了变化了。

     整颗丹药,变得光滑起来了。

     似乎有一丝丝翠绿的光芒,从丹药的内部,缓缓的向外流淌而去。

     很快,整颗丹药,就变得翠绿了。

     一丝丝无比浓郁的药香,也随之散发了出来,几乎是瞬间,就充斥了整个屋内了。

     “这药香......”

     哪怕是楚瑶然,她稍微呼吸了一下这般药香,也顿时有一种精神大振的感觉。

     “这是神丹,而且还是极品神丹。”楚瑶然露出一副极度惊诧震撼的表情,“他竟然真的是在炼制丹药......

     这种炼丹的方法,也未免太神奇了。”

     楚瑶然也是神丹师,这一刻,她清楚的看到,林铭用了这般一种无比神奇的方法,炼制出来的丹药,在成色上,比起她所炼制的,至少要好上数十倍。

     “真是可恶。”

     随后,楚瑶然恶狠狠的朝着林铭瞪去了一眼。

     她自然是生气,林铭分明都是一个神丹师了,却是要一直在她的面前扮猪吃老虎,说自己想要尝试炼一下。

     楚瑶然知道,如果一开始的时候,林铭就说明了自己是一名神丹师的话,也不至于会闹出这些误会了。

     “故意的,他肯定是故意的,是故意给我难堪的。”

     楚瑶然在心里就也不由反而更恨上林铭了。

     林铭缓缓的睁开双眼,他看着眼前这一颗他几乎花费了一个月时间炼制出来的化神丹,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来。

     这样看来的话,心炼之法这种炼丹的方法,在炼制神丹上,还是行得通的。

     但是需要用一个月的时间,才将一颗丹药炼制出来,这个时间,就确实是有点久了。

     林铭忍不住摇摇头:“哎,用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才炼制成一颗化神丹,以后,我再也不炼制这种丹药了,这个时间也是有些太久......”

     北怀安和楚瑶然两人都差点没忍住要喷出血了。

     “炼制出了一颗成色这么好的化神丹,才仅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你都嫌久?”

     楚瑶然没好气说道,“你知不知道,对于任何一位神丹师来说,成功炼制出来一颗化神丹的话,都至少需要上百年的时间......

     这还是能成功炼制出来的前提下......

     而也不是每一个神丹师都能直接一次性将神丹成功炼制出来的。”

     说到这里,楚瑶然显然怒极,她怒吼了一声出来:“混蛋,你为什么骗我,你骗我很好玩吗?”

     “我骗你?我骗了你什么。”林铭无语。

     “你都能用这种罕见的炼制方法将神丹炼制出来了,你肯定就是一名神丹师,你是一名神丹师的话,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楚瑶然越发的生气,但是碍于北怀安在这里,也断然不敢对林铭动手的。

     她都不由感到委屈极了,眼眶中泛起泪光,眼泪都差点没要直接掉下来。

     “神丹师吗?”林铭淡然道,“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神丹师,这也是我第一次炼制神丹。”

     “你还敢说大话,你还敢骗我?”楚瑶然怒极了:“你是傻子,还是你当我和我师尊两人都是傻子?你第一次炼制神丹就能成功将神丹炼制出来......

     你简直是睁眼说瞎话,谁会信你。”

     林铭无语一下,直接道,“爱信不信,你不信,我也没必要跟你解释那么多。”

     “你......”楚瑶然气得也都要顾不上北怀安在这里了,要对林铭动手了。

     北怀安低喝说道:“不要无礼,前辈说的对,你爱信不信,前辈也没必要跟你解释。”

     楚瑶然转头看着北怀安,都不由直接呆滞了,难以相信自己在这一刻,听到了什么。

     前辈?

     在本源一族当中几乎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般身份地位的师尊。

     竟然开口叫他前辈?

     他只不过是一名新弟子而已。

     北怀安见楚瑶然一副简直怀疑人生的样子看了过来,也好像就已经视而不见了。

     他目光看着林铭,竟然也隐隐的透露出一丝敬意来。

     楚瑶然看的一脸惊讶震惊,自是不用说了。

     一时间,林铭也不由皱皱眉,事情确实很是出乎他预料之外。

     有一件事自然就是很明显的。

     楚瑶然带着北怀安出现,就是来找他算账来的。

     当然,林铭倒也不会害怕什么。

     但是眼下北怀安对他这样的态度,则是几个意思。

     北怀安见林铭露出疑惑,他看看林铭手中的化神丹,露出一丝笑意,“不知道前辈可否让我看一下你炼制出来的化神丹?”

     林铭顺手递给了北怀安。

     自然从眼下北怀安的态度看来,北怀安已经对他,明显是没有敌意了。

     忽然,林铭倒也是能多少猜到了一点什么。

     恐怕是他这种炼制神丹的方式,震惊震撼到了北怀安。

     “完美,堪称完美。”

     北怀安反复的看着手中的化神丹起来,一脸羡慕嫉妒,“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我也是万万不敢相信,竟然会有神丹师能炼制出来如此完美的化神丹的......

     果然不愧是心炼之法,炼制出来的神丹啊,闻名不如见面啊。”

     林铭自然就有点意外惊讶的看着北怀安起来了。

     其实从地球开始,林铭一路走到了现在,还真的没有几个强者能认出这种炼制丹药的方法。

     而能直接一口说出心炼之法的强者,也更是少之又少。

     北怀安将化神丹还给了林铭之后,就语出惊人:“看来,在冥冥之中,古神神农大帝的传人,还是出现了,而且还出现在本源一族当中。”

     “古神神农大帝的传人?”林铭有些怔住,他自然是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又变成了古神神农大帝的传人了。

     “没错,心炼之法正是古神神农大帝所创造的一种炼丹方法。”

     北怀安说出来,眉宇之间满是崇拜和仰慕之色:“这是只属于古神神农大帝开创的炼丹方法,想当初,神农大帝在宇宙之海当中,将心炼之法运转起来......

     将一个又一个宇宙,直接炼制成一颗颗混沌神丹......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古神神农大帝的传承进入到了宇宙之海中去,但是倒没有任何人知道,神农大帝的传承具体传入到了哪一个宇宙。”

     听到北怀安这话,林铭说不感到震撼和震惊,那也绝对是假的。

     “直接将一个又一个宇宙炼制成神丹?这是何等惊世骇俗的手段?”

     “至于那用宇宙所炼制而成的混沌神丹,又是何等的存在......”

     “我真是拥有着这般骇人听闻的手段的神农大帝的传人?”

     不过,林铭倒仍旧有几分难以相信,他竟然会是神农大帝的传人。

     北怀安见林铭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他叹息了一声道,“不用怀疑自己的身份,因为除了神农大帝的传人之外,不可能会有任何神丹师,有任何人,能将心炼之法施展出来......

     没想到,我能在有生之年又见到了一位神农大帝的传人,有希望了,这一下本源一族有希望了。”

     林铭见北怀安一副颇为感慨的样子说着,一时间对于他这般一番话,则有几分听不懂。

     北怀安似乎也没有打算解释一下的意思,忽然他脸色凝重了许多道,“前辈,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千万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哪怕是族长也不行......

     你会心炼之法,是神农大帝传人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还有她知。”

     “另外,以后千万不要再当着任何其他人的面,施展出心炼之法来炼制丹药......”

     “哦?这是为何?”林铭见北怀安说的凝重严肃,自然不免好奇疑惑。

     “这关系到你的安危,关系到你的性命。”北怀安脸色越发凝重了起来:“至少在你拥有神帝这般境界实力之前,你切不可再让其他人得知你这个身份......

     因为,只要有丁点的消息泄露出来了,必定会招来杀身之祸,而对方是古神......”

     林铭不由皱眉,“我会招来古神来杀我?”

     林铭自然就不由更疑惑,他甚至都不由有几分觉得,北怀安这是在吓唬他吧。

     北怀安似乎当即就看出了林铭的这点想法,他压低了声音,道,“因为,这样的事情,在本源一族当中,已经曾经发生过了,而这位古神,正在本源一族当中......”

     忽然北怀安的脸色猛然一变,“有关于这事,我不能透露太多了,这些是属于天机一类的秘闻,说了出来,会引起对方的心灵感应......”

     “我已经说的太多了。”

     随后,北怀安忽然带着一脸懵圈的楚瑶然就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