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罪恶不赦 > 第三十九章 谁防谁
最快更新罪恶不赦 !
    “我心里难受……”颜雪不肯抬头,声音有些闷闷的。
     康戈轻轻叹了一口气,觉得胸口的那一团湿热好像透过了他的皮肤和肌肉骨骼,直接钻到了胸腔里面去,熨烫着他的心。
     他摸了纸巾过来,捧起颜雪的脸,笑眯眯地帮她擦拭眼泪,颜雪抬头看看他,眼泪却掉得更快了,她这么一哭,康戈也有点慌了,自己女朋友的性格他当然是了解的,平时小辣椒一样干脆利索的一个人,遇到不愉快的可能会火冒三丈,却绝不会这样哭哭啼啼。
     “你别哭呀,要是个林妹妹,那哭到天黑我也觉得是正常发挥,但是你这种几乎没见过掉眼泪的性格,哭起来真的是让人心慌啊。”康戈有些手足无措,只能一遍遍的替颜雪擦眼泪。
     “那还不是怨你!”颜雪深呼吸,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明明心里头难受,脸上还在笑眯眯,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让人看了以后不知道有多难过!”
     康戈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淡了一点,但是却也真实了一点,他把下巴抵在颜雪的头顶,叹了一口气:“你还别说,有人能感觉到我的心情,还顺便替我哭好了,这滋味儿还真挺不错的!”
     颜雪本来还在调整情绪,被他这么一调侃,心里头又有点甜,又有点难过,脸上的表情变得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伸手捶了康戈一记。
     在一起久了,两个人在彼此的眼中也就变得越来越剔透,有一些情绪和念头,不需要非要说出口,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表情,对方也能够明白。
     别人看康戈,都是觉得他阳光开朗好相处,嘻嘻哈哈很有亲和力,但是颜雪知道,这些都是他的保护色,如果说纪渊低气压是他自我保护的盔甲,那康戈的盔甲就是他每天都乐呵呵的那张脸。
     以前颜雪也好奇过,为什么有的人可以总是那么开心那么积极,好像从来就没有什么难过的情绪,也没有什么发愁的事情一样,直到和康戈一天天变得更加亲密也更加彼此了解,她才明白,其实只要是人就有喜怒哀愁,只不过有的人会选择把喜挂在脸上,其他都藏在心里,一个人消化。
     “方才,你是不是想起来你小时候的事了?”颜雪难得哭一回,方才被康戈勾起来的情绪宣泄出来倒也就慢慢平复下来,刚刚看个从楼上跑下去的时候,那眼神和表情都与平日里迥然不同。
     那一瞬间颜雪突然意识到,楼下的花园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家暴,而家暴正是康戈人生之中最初也是最大的梦魇。
     虽然他不说,但是从方才他拦住那个男人的时候的眼神和手劲儿,明显已经不是单纯的路见不平了,而之后那个女人表现出来的态度,也是令康戈刚到失望的。
     康戈见颜雪不哭了,便拉她在椅子上坐下来,沉默了几秒钟,点点头,承认了颜雪的判断:“对,那个女人被打的时候,一脸的羞愧和恐惧,确实一下子仿佛让我看到了当年我妈被我爸按在地板上打的那一幕,一下子情绪有些失控。
     不过在她开口劝我放过她老公的那一瞬间,我的脑子倒是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被带到过去的回忆里面拔不出来的,只不过方才那个女人替打她的丈夫求情的举动,在情绪上的确是让我受了一点影响的,心情有些不大好,现在没事了。”
     “我估计也是这么回事。”颜雪叹气,伸手拉住康戈,“别说是你了,就连我都觉得特别生气!对于家暴这种事,就应该是零容忍才对!
     方才那个女人,不但自己逆来顺受,别人已经帮她解围了,她还要护着打她的男人,这种举动太让人寒心了,或许她有她的无奈,但是这种态度只会让她丈夫以后对她施暴更加无所顾忌,旁人越来越懒得管她挨打受骂的事,甚至会说,这个女人活该!
     更可恶的是,她如果自己心甘情愿被人又打又骂,那倒也就真的算是活该了,旁人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以后再遇到别的被家暴的女性呢?明明对方可能是积极寻求自救的,但是就因为方才那女人的存在,旁人就会觉得,算了,不要管闲事了,管了闲事还要被人抱怨。”
     康戈轻轻叹了一口气,方才把他从突然涌上来的回忆里面唤回现实的,就是那个女人与当年自己母亲迥异的态度,而方才的插曲最令他心情受创的也是同样是因为这件事。
     那个男人无所顾忌的嚣张眼神,在他眼睛里面与父亲的脸快速地融合在了一起。
     原本他以为自己会被这突然失控的情绪困住,结果颜雪因为猜到了自己的心情,难过的哭了一场,康戈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困扰了,不止是有人替自己分担情绪的那种如释重负,更让他产生了一种新的期待。
     他不但不需要一个人背负着童年时候的梦魇,甚至还有这么一个人,是他期望着可以在未来的漫长岁月里与之共同创造出许多回忆的。
     有一天,他们两个会组成一个小家庭,他记忆之中的父亲角色也终将由自己来接替,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家暴的父亲,不会有每日垂泪的母亲,更不会有每日生活在恐惧里的孩子。
     康戈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颜雪,和我在一起,你会不会害怕?”
     “怕什么?”颜雪一愣,不过马上就明白过来,“怕你会像你爸爸?我才不怕呢!第一,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不是因为有什么样的父母,而是自己想要做什么样的选择。
     第二么,你要是敢动我一手指头,我是一定会还手的!一个人战斗力不足的话,我还有颜雪她们!把宁宁排除在外,三打一也够你喝一壶的了!
     所以我觉得与其担心我会不会害怕你家暴我,你倒不如害怕一下以后我会不会家暴你比较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