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神州道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终结(10)
最快更新异域神州道 !

    拳掌相交。

     这一拳这一掌明明是隔着百丈开外相互击出,却又在转瞬之间即已互相交击在一起。

     没有人能形容这种声音,好像并没有任何的响动,又好像整个世界都在震荡不休,无数的雷霆在更深层次的法则层次激荡炸裂,差点就要冲破现实的边界显露出来,将一切都撕裂都震荡成齑粉。

     但是最终还是一切都归于了平静。直到这个时候,其他人才能发现原来发出这一拳一掌的两人根本都在原地没动,仁爱之剑依然在地上,刘玄应依然矗立在高空。

     刘玄应的身躯一阵晃荡,就好像水中的倒影受到了扰动一般,无数的星光和火光从他身体中散佚飘飞出来,显现出他并非血肉之躯的真实存在。足足好几息之后,他的身躯才又重新稳定下来,只是看起来似乎单薄透明了一些,更像是个通过仔细辨析能认出来的拟真幻象,再不复之前那和真人一般无二的样子。看得出来,他确实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伤害。

     “好!好拳法!好拳意!好武道!”刘玄应的脸上却全是一片赞赏之意,连连点头道。“果然当得起‘灭神’之名。”

     随即刘玄应又露出惋惜之情,摇头道:“只是……可惜了,无敌道友终究是不明天道运转之机,这个人之道也就只能到此为止……”

     地上的仁爱之剑缓缓收回了拳头,然后他猛地张嘴,咳出了一大口鲜血,而这口鲜血一离开他的身体就化作了黑色的灰烬。他慢慢站直,轻轻叹了口气,身上的衣衫尽数化灰而去。

     不只是衣衫,连同他的身体也是,那一身千锤百炼,锻炼到了人身应有极限的肉体,也如同燃尽了的灰烛一般缓缓崩溃,化作最为细碎的粉尘飘落在空气中,直至随风而去。刘玄应的这一掌比之刚才险险毁去因克雷的那一掌更要认真了十倍,其中的力量没有外泄半点,这已是分量十足的真神一击,当年覆灭奥术帝国的力量也不过如此,早已不是任何生灵所能承受的了。

     “无敌兄!”风吟秋上前伸手却又停了下来,他也看得这已经不是任何手段能挽回得了的伤势,此刻他的心中满是悲伤,惋惜,还有愤怒,对自己刚才动摇,胆怯又无能的愤怒。

     “看来我只能走到这里了……这就要去见我那几个兄弟了……”仁爱之剑淡淡开口说道,他的声音里头一次露出疲惫和无力来,不过他又看着风吟秋一笑。“不过你的路还长着呢,那女人一直在提示我,要我强夺你身上的什么东西来融合,只是我懒得理她……好了,我这里还有最后一拳,是留给你的……”

     说话间他缓缓举起拳头,朝着风吟秋击来。这一拳既缓慢又无力,是他这辈子最软弱的一拳,因为在出拳的同时他的身躯就已经在崩塌粉碎化灰而去。

     “无敌兄……”风吟秋的眼中已经涌出了泪光。看着那个曾经盖世无双击碎一切的拳头这样软软地打来,然后就在击中他眉间的时候,仁爱之剑的整个人包括那个拳头都彻底溃散,化作飞灰随风而去。

     轰。风吟秋却只感觉到自己的脑中宛如真正中了一拳,具有开天辟地般爆炸性力量的一拳。

     被那一拳送来的有两股意志,其中一股刚毅不折,至纯至强,正是仁爱之剑自身的拳意。他的肉体虽然损毁消散,但是这股意志却并没有散,直接破开了风吟秋身上的对心智防护奥术,在他脑中炸开。

     炸开的并不是拳意,而是庞大无边的情感和记忆,那是用八环奥术‘心灵秘偶’凝聚出来的情感和记忆。

     另外还有一股极为微弱的意志,隐隐约约似有似无,却是深邃浩荡绵绵若存,与这天地根源相连,附着在这拳意而来,随即就附着在了风吟秋的识海之中。只是风吟秋没有空去理会,或者说他根本无暇去理会,那被拳意送进来的记忆和情感将他脑子里搅得乱成一团。

     许久许久,这些庞大的记忆和情感才逐渐在风吟秋的脑海中理顺,稳定了下来,也许现实里不过是一两个呼吸,但是在风吟秋的感知中却好像过去了几十年一样。他眼角的泪痕都还没有干,再度抬头上望空中的刘玄应,眼神却已经和之前的完全不同。

     这时候的刘玄应又完全恢复了过来,那身躯看起来再度和旁人无异了。他如今是真正的神明,存在本质更和深渊相连,算得上是不死不灭与天地同存,刚才那一拳能伤到他,但是却伤不到他的真正本质。此刻他也留意到了仁爱之剑最后那一拳和风吟秋如今的样子,双眼中星光闪动,点头道:“原来无敌道友将那一点真灵意念让渡与风道友了,不过风道友当知那不过些许真灵的呓语而已,莫要再如无敌道友一般耽于小我之心,自毁前程。”

     “小我之心?”风吟秋一笑。“那是刘道长没有听过一句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说话的同时,风吟秋朝天升空而去,同时抬手上指,天空中一轮新的日光骤然出现。

     这是九环奥术‘次级小型永恒烈阳’,来自之前阿德勒给他的九环奥术卷轴之一,算是一个形态稳固的弱化版阳炎爆。这个奥术一般不会用于战斗中,更多时候是用来制造区域性的光源或者是熔炼之类的奥术工程,而这时候风吟秋手指连点,空中接连出现了九个这样的小型太阳,和原本的阳光叠合在一起,强烈的光芒将所有的景色都照得无比地耀眼。

     “这等皮毛小术,纵然是十日当空,又有何意义?”刘玄应看了一眼天上更高处的九个九环奥术造物,并不以为意,以他如今的层次,这和九只吹上一口气就能熄灭的小蜡烛也没什么区别。“风道友可不要沉溺于那些真灵意念的蛊惑。你身负我道门至宝,天地真灵也能借你神魂启用,若是风道友实在勘不破那阴魔心境,贫道说不得便要出手将之夺取过来,以免至宝沦落了。”

     风吟秋不为所动。这些情感和记忆是在他心神俱全的时候传输而来,而且有了仁爱之剑的理解和进一步整理,他自然不会沉湎其中,和当初的仁爱之剑一样错以为自己就是接受不知名存在指派穿越而来的异界来客。他现在拥有的只是更多的记忆,更多的知识,以及最为关键的,天地真灵向他传达而来的善意的暗示。

     ‘检测到宿主更换,原有主线任务更改……位面亲和度提升,法则活跃性提升……’

     不必在意这些只是为了契合那些记忆而组合成的怪异文字,风吟秋能感觉到万有真符正在和这个世界进行更深层次的搏动,曾经消耗一空的力量正在飞速回复,甚至开始溢出。

     “缺了一门,不得不以这皮毛小术暂做补充,倒是让刘道长见笑了。”风吟秋从手指轻弹,一枚雷电光球浮现在了旁边,正是菲尔和他父亲一起升入元素疆域之后所遗留的那个魔网节点。

     离开风吟秋的识海束缚之后雷电光球陡然膨胀,转眼间化作了一个兽人的模样,正是菲尔的父亲,那位大德鲁伊战争终结。不过还不等他做些什么,风吟秋一指点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身形陡然溃散消失,重新变回了原本那个纯粹汇聚了风元素疆域无穷力量的节点。

     看来那位战争终结果然还是在这个节点中留下了后手,想来也是,他毕竟是被菲尔强行拉着一起返回元素疆域的,应该还是对这物质位面的兽人有所牵挂,只是他无论怎么样的安排和手段,在现在的风吟秋面前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又有两件事物从风吟秋怀中的折叠袋中飞出,正是地行龙晶和装载了真水的水晶瓶,风吟秋手指再度轻弹,地行龙晶和水晶瓶破碎。龙晶迅速彻底崩溃演化成了一个带着巨大吸引力的黑色圆球,而水晶瓶中的水流则是化作了一个朦胧的女性形象。

     “哦?这是……”刘玄应的眉头一皱,似乎是看出了些端倪,不过他也没有出手阻止的意思。

     做出这些举动的时候风吟秋并没有停止朝上飞升,这时候他已经超过了刘玄应,来到了数千米的高空上。他双手一张,在更高的地方悬浮着的那九枚次级永恒烈阳就开始下坠,直直地朝着他这里落来,同时他的身形暴涨,瞬间就化作了一只半人半狼,浑身散发着奇异气息的生物。

     自身气血贯穿天地,四大假合,混同为一。

     风吟秋的神魂中,那一道勃然而动的万有真符正前所未有的清晰,前所未有地活灵活现,每一个瞬间都在演化世界万物,但他却无比地确定自己能将之把握得住。这是他第一次感觉自己和这道天地真符如此地接近,如此地融合,仁爱之剑那最后一拳所携带来的拳意余韵,那股刚毅不屈的意志和那些记忆结合之后生出的感悟,填补了他与真符之间最后的那一点真空,也是最后一点隔膜。

     我心即天心,天心即我心。一证永证,一得永得。

     这一瞬间,万有真符将他自身的气血,将身周浓烈到极致的四大元素,将这片天地的所有全都包容其中。这一刻他的神魂完全与世界混同为一,心中所感即是世界所生,世界所生即是心中所感。

     在下方的视野中,上空的世界似乎扭曲了一下,然后那散发耀眼光芒的九个太阳,巨大半狼半人神性生物,地行龙晶所化的黑洞,女子外形的水流,一切都消失不见,唯独只剩下一个人。

     这个人的面貌似乎依然是风吟秋,但整个身体却根本看不清,明明是很清晰实在的形象,但又完全无法描述,就像是与这片天地融为了一体,又或者其存在的方式根本就超越了普通方式的认知范畴。而他每一个呼吸,每一个最细微的动作,都在带动着这片天地在一起勃动,仿佛连这片天地都被他的存在本质所掩盖,反过来成为了他的附属品。

     “混元五行真身?”看着这个形态的风吟秋,刘玄应眼中精光四射,愕然中还带着惊喜。“好,好!想不到在这外界异域中,还能得见上古五行宗的失传绝学,且让贫道来领教领教。”

     “正是如此,刘道长请了。”风吟秋缓缓下落,眼中一片漠然,双眸是旋转中的五彩混沌漩涡。“让我们抓紧时间,这方世界只能承载我不到十分钟。而我还要留几分钟来缅怀无敌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