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香祖 > 第512章 一触即发
最快更新香祖 !
    却罗域,海岛上,两伙人马共计十余筑基修士在天空交战着。
     偌大的土元罡墙浮空,如同高炉烟囱,四面环壁,舒长生一行人被困在其内,始终突围不得,已然渐渐落入下风。
     虽然舒长生使尽浑身解数,终究还是敌不过对方人多势众,开始错漏频现。
     砰的一声,掌罡轰击,他再次被单峰猛击轰得倒飞而出。
     这一次,没能再及时卸去力量,低头就是大口鲜血呛了出来。
     “舒门主!”随行几人尽皆受伤,已经无力支撑,惨然道,“我们逃不出去了。”
     单峰大笑:“识时务者为俊杰,乖乖投降吧。”
     舒长生攥紧拳头,恨声道:“别得意得太早!”
     单峰道:“哦?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手段?”
     舒长生身边同伴也不认为舒长生还有别的什么手段,一时间神色莫名,甚至开始考虑起是否要真的投降。
     他们当中有有来自积香宗的供奉,也有北霄岛的管事长老,但另外两人是草莽散修,并没有什么死战到底的理由。
     舒长生虽然不知这些人的想法,但见各自神色,也隐约猜到了几分。
     他心中暗暗发苦,道:“我的确还有手段,但一用尽,就真的再无机会了,希望援兵及时赶来,不要枉费此前拖延的时间……”
     他知道,此前单峰等人包围他们,一是担心困兽犹斗,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二来也是为了抓活口,并没有直接下死手。
     这个手段一旦用出,必然引来对方疯狂反扑。
     但事到如今,不用也不行了,因为单凭自己的力量,已经完全无法应对。
     再不用的话,说不定同伴就要先顶不住压力,向敌人投降。
     舒长生想到这里,从宝囊之中掏出一锭紫金色的灵香,法力催化,当空焚之。
     这是以信灵香,玄台香,结愿香三种灵香为根本,有求必应香为辅佐调制出来的请神香,但是此类香品配方并非固定,后又混合太乙香,返魂香等特殊配方,掺杂以各种特殊灵材,炼制出探索性质的更佳效果,即为新品请神香。
     当下,亦幻亦真的奇异香风散发出来,传向四面八方。
     这种香气截然不同于此前舒长生身边散溢出来的尸瘟恶臭,但单峰等人仍旧远远躲开,唯恐避之而不及。
     他们从未见过这等手段,担心是在放毒。
     “香自诚心起,烟从信里来,一诚通天界,诸真下瑶阶!恭请师尊显圣!”
     舒长生念动口诀,诚心祷告,神意念化作炽烈香火,融入身前香魄气场之中。
     浩瀚气机升腾而起,蕴藏在灵香之中的气蕴化生,转化成为一尊身形庞大的巨人虚影。
     这有些像是李柃的少年天人相,三头八臂,威风凛凛。
     但这一次的请神香,不再是以召请李柃神魂出窍,降临现场的方式来实现,而是结合李柃人香气机与舒长生自己的法力来模拟仙神降临。
     这是将拜神不如拜己的理念贯彻落实。
     李柃的气机在这里只是一个引子,关键时刻,调动力量,也非是借用外在仙神的力量,而是自身的力量。
     但这却又不是所谓的自我催眠之类,因为炼制这种灵香本就不易,需得以炼制者的法力注入其中参与融炼,精神意志以作凭依。
     这与其他只需要普通天材地宝的香品相比起来,消耗极大,不过总比法宝要节省得多。
     那些法宝重器,动辄需要消耗数十上百年法力,这种一次性的用品却只需要消耗一至数年不等,技艺成熟之后,甚至可以进行更加精细的调节,称得上是丰俭由人。
     所以李柃也不顾自身损耗,试验性的炼制了几锭,以作探索之用。
     自然而然,舒长生这样的真传弟子也得到了其中的一锭,关键时刻可以留作保命之用。
     舒长生只感觉,自己的法力融入其中之后,迅速就被凝练在当中的李柃人香同化,然后熏香入味。
     这颇有几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意味。
     他的法力,他的气机,正在迅速接近于李柃这位结丹修士,甚至于,沾染了几分元婴境界的精神意志。
     同样只有两百余年修为,舒长生给在场众人带来的感觉已然截然不同。
     如若说,数息之前,他还只是两百年修为的筑基修士,如今却像是成为了一位真正的结丹高手。
     单峰等人讶然:“怎会如此古怪,他的气息完全变了!”
     舒长生身边的同伴同样讶然:“这好像是李长老的气息……但又好像不是!”
     “不,我好像见过这一气蕴化象的变化,这个三头八臂之相……好生眼熟!”
     舒长生道:“诸位,准备好了!”
     说话之间,手中长戟高高举起,全力轰向了身后的高墙。
     巨响之中,那战阵结成的墙壁立刻就被打穿一个宽达十余丈的巨大缺口,但几乎也是与此同时,舒长生自身的法力气机浮现。
     三头八臂巨人相的样貌迅速变化,正在恢复自身。
     这实质上是香魄正在变质,从李柃的性质恢复本色人香。
     单峰等人带着几分愕然,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竟然打破了!
     难不成煮熟的鸭子还能让它飞了不成?
     不过察觉到舒长生的气机变化之后,他很快又反应过来。
     “他不行了,给我追!”
     “找死!”舒长生驱动着巨人相,再次大力斩击。
     砰的一声,罡锋直冲,轰退了数人。
     同样修为,结丹境界的法力无比凝练,质量比他们高上数倍不止,当场便一死三伤,震撼全场。
     但舒长生拥有的毕竟不是真正的结丹修为,而且随着运转,变质速度更快,再次追击之时,竟然被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他咬紧牙关,疯狂催运自身力量,又再接二连三轰击,打退了敌人的追击。
     “你们先走,我来殿后!”
     “舒门主……”
     “快走!”
     在舒长生的努力之下,其他四人相互照应着飞遁逃离。
     舒长生见状,暗松了一口气,回头对追上来的单峰等人道:“有我在此,你们休想再往前一步。”
     “虚张声势!”
     “他撑不了多久的,上!”
     被击退的数人口吐血沫,斗志反而更加昂扬。
     刚才的一瞬间,他们几乎以为自己死定。
     但既然活了下来,那就说明对方已经快要不行。
     他们可以感觉得出来。
     “舒道友,你撑不了多久的,束手就擒吧!我辈修士妄造杀孽无益,若非迫不得已,我们也不想大动干戈。”单峰再次劝降道。
     “呸!”舒长生挺身阔首,昂然看着他,远远吐出一口唾沫,“废话少说,想要拿舒某的命,尽管过来就是,休要逞口舌之利。”
     单峰倒也不恼,反而呵呵一笑。
     他又不傻,怎会轻易冒进,闹得阴沟里面翻船。
     “单长老,现在该怎么办?”
     单峰道:“不必管那些无名杂鱼,擒住这个人要紧。
     我观此法虽然神异,但却不是无条件随意运用,他撑不了多久的。”
     单峰示意旁人截住后路,然后和足足五名状态完好的筑基修士围上了舒长生,准备进行最后的攻坚。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眼看着,败亡已成定局。
     然而就在这时,两股强大的气机浮现,一只巨大的火鸟斩裂人群,径自冲了进来。
     凤庆与常蒿终于赶到了。
     舒长生面露喜色,不顾烈火炽热,往他们冲去。
     “你怎受如此重的伤?”凤庆和常蒿看到,吃了一惊。
     “快快传讯我师尊,对方图谋仙府……”舒长生顾不得其他,连忙传音道。
     “放心吧,你师尊自有主张,我们就是他心血来潮派遣过来的。”凤庆伸手一摄,将舒长生凭空接住,对他说道。
     “有人过来了。”突然,常蒿警惕道。
     凤庆抬头看去,只见远方的天空袭来一道遁光,飞快由远至近,显现出了明显的人影。
     那是一名拥有着结丹后期气息之人,修为之强横,远超平常散修,只是远远感应到,都叫人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压迫之感。
     “小心,来人很强。”常蒿说道。
     凤庆修炼年月尚短,还没有见识多少真正的强者,常蒿却曾见不少,也知血鲨王和马万宝等人大概的实力。
     他立刻就判断出,对方是一名犹胜血鲨王几分的强者,他们两个绝对不是对手。
     凤庆见到,也露出肃然之色:“来者何人?”
     来人正是林溪,远远传音道:“我乃凤麟洲羲武宗林溪,你们又是何人?”
     凤庆和常蒿对视一眼:“我乃北海散修凤庆。”“东昌岛常蒿……”
     林溪呵呵一笑:“无名之辈,从未听闻,不过你们来此,大概是那李柃所派遣,倒还有几分灵通之明,只可惜,他这是把你们送上了绝路!”
     这时候,单峰等人追了过来,躬身行礼道:“林长老。”
     林溪看了他们一眼,冷漠道:“真是没用,这么久都还一无所获!”
     单峰无言以对,其实他一开始也以为能够手到擒来的,但却没有想到,舒长生竟然还有请神的本领,硬生生的多拖了一刻。
     困兽犹斗,他总要顾及自己和身边部属性命,不可能毫无节制的用人命去填。
     林溪挥了挥手,道:“罢了,你们先去追那几个逃掉的,其他的之后再说。”
     凤庆等人听到,心头一震,瞬间感觉到周围的天地元气都随此语变得汹涌起来。
     黑云漫漫,如山压城,一头形似犀牛的庞然大物浮现,那是以气蕴化象之法凝炼出来的伪法相,只待法力通玄,画龙点睛之后,赋予其元婴境界的神通之变,就能由虚而实,转化成为真正的法相。
     这是结丹境界的借假修真之法,提前将自身法相变化锚定,再一步步去填充,实现。
     然而即便在结丹境界,如此规模的伪法相也已然拥有了几分真实,能够发挥出几分法相变化的妙用。
     这形体上的压迫绝非凭空而来,而是其运转天地元气,施展乾坤借法所导致。
     凤庆和常蒿感受到了大量水元在汇聚,漫漫玄水凝如实体,形成的这巨兽,拥有着足足九百丈以上的体型,和凤庆自己运转类似功法所能凝聚的百丈火鸟是完全不同的水准。
     轰隆!
     巨兽眼睛闪亮了一下,旋即便见,雷霆炸开,炽白的链条当空劈向三人。
     凤庆纵身而退,一下就避过千百分叉的追击,带着舒长生逃到了百余丈外。
     常蒿人老力衰,又位尊处优,没有凤庆这种常年刀头舔血干营生的机敏警惕,当下就落了下来。
     他只能硬着头皮鼓起法力护住身躯,然后从袖中祭出一物,是个通体金黄的牛眼小球。
     所有雷霆都似偏转,在无形的力量吸引之下劈向小球,转瞬之间,竟又激发白芒,从小球向外劈去。
     轰隆隆!
     凌乱的巨响中,成百上千道小雷霆轰向四方,展开了无差别的轰击。
     常蒿挨上十余道,幸得此时这些雷霆的威能已经大幅分散,所剩无多,凭着仓促之间的运转也抵挡了下来。
     但下一刻,他就听到了舒长生和凤庆的大喊:“小心!”
     常蒿惊愕转头,却见巨兽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旁,如同楼宇的巨蹄猛踏而下。
     轰!
     常蒿身躯如同流星向下坠落,当场在下方泥地砸出了一个深坑。
     “可恶……”
     眼看着那如犀巨兽准备再次攻击,凤庆硬着头皮挥手一斩,火鸟长啸之中,整个撞在对方身上。
     轰隆!
     比之前更加可怕的巨响传开,下方的泥地顿时多出了一个宽达数十丈的巨坑。
     常蒿的身影化作血光飞掠而起,疯狂向后逃遁。
     凤庆和舒长生向其看去,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他的半边身躯竟然被直接捣成了肉泥。
     这还得亏凤庆帮忙推了一下,如若不然,只怕现在就已经死了。
     “这个人实力太强,快逃!”常蒿疯狂示意。
     这已经属于不可力敌的对象了,就像当初的血鲨盗,如若只是二当家三当家等人,他们或许还有勇气拼死一搏,甚至仗着人多势众取胜,但若遇到了大当家,那就再多人也没有用,只能想办法各自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