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香祖 > 第514章 反制截杀
最快更新香祖 !

    此刻,却罗仙府内,一群人正在沿着府邸外环的围墙巡逻。

     此间小世界足有万里疆域,最为核心的部分便是这仙山之上的府邸,以及府邸周边数个城市。

     时过境迁,那些城池坊市早已化为废墟,唯有山上仙府本身保留下来,李柃的打算便是以这座府邸为中心重新修缮大阵,恢复聚灵与防御的功能。

     因有神秘阴灵和藤妖作乱,可能危及往来此间的筑工,劳工,巡逻的安排一直不曾空缺。

     不过这些巡逻队伍都是以筑基修士为主,并没有察觉到,两个身影悄然潜入。

     他们正是林溪派来的天剑宗与羲武宗长老,都拥有着结丹修为。

     其中男修名叫韩友明,乃是凤麟洲中小有名气的新秀剑修,多年苦修终于有成,得偿夙愿,加入了天剑宗,成为其供奉长老。

     女修则是羲武宗的新晋结丹莫宗英,修为实力与韩友明仿佛,正好彼此配合,一起潜入此间执行里应外合的重要使命。

     他们凭着高超本领潜了进来,立刻祭出一张符箓,将其贴在身边断壁的隐秘角落。

     虚空之中,淡不可察的奇异力量传了开去。

     随着这一操作,又有几个身影浮现,正是一路跟随他们过来,以作策应的同行者。

     足足十人,尽数都有着至少筑基以上修为,而且当中大半以上是两宗真传,花费不少时间和心血培养出来的精英弟子,其他渠道募集过来的,也都是些草莽江湖之中历练出来的老成之辈,无一庸手。

     “太好了,这条路径是对的,这道虚空裂缝连接着里面的洞天。”

     “我们潜进来了!接下来就是布置符箓,结成禁制,引导其他长老们挪移神行……”

     “只要他们能够一起进来,此间的积香宗人和北海之人必不能挡!”

     这些修士确认了一番周围的环境,心中大定。

     林溪等人的计划非常简单,也非常有效。

     作为修士,神通威力归于自身,根本不必像凡间行军打仗那样大费周章,只需得以精锐偷潜进来,加以引导,便能接引林溪和简丰浩那样的强者。

     只要他们能够进来,对李柃等人发起突然袭击,完全可能一锤定音。

     如若偷潜进来的人能够破坏此间大阵,消除防御体系,那就更妙不过了。

     普通的筑基修士也能参与到针对里面之人的剿杀,确保大获全胜。

     不过,此间是仙府,占据之后,还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加以开发,因此若有可能的话,还是要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破坏。

     这就需要进来的人对于阵道有足够的了解,能够在短时间内加以甄别,挑选出适合攻击的目标,以及引导道标,接引同伴。

     “好了,大家注意遮蔽自身气机,我们先四下探探路……”

     随着韩友明一声令下,众人很快就以隐身之法绕过工地,往后方而去。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头顶上方数尺,李柃神魂出窍,冷漠观望。

     “两名结丹加上十名筑基吗?这般的配置已经足以对付一般的势力了,不过当务之急并不是针对他们,而是把进来的通道堵住,以防后续袭击。”

     他默运法力,隐秘无声的在两名结丹修士背后留下香魄的印记。

     这是从一种小榄岛上特产,名为百目蛾的奇异昆虫体内提炼出来的香魄,拥有着无色无味,香念缥缈的特性。

     经深入研究,其与激素分泌息息相关,乃是完全符合人香定义的香品。

     被这种香魄标记之人自臭不闻,旁人若无特别情愫,也根本不会察觉,只有同为百目蛾的异性成虫,亦或者李柃这般拥有特殊禀赋之人才能闻到。

     百目蛾可以凭此追踪千百里外的异性,是一种典型的信息素。

     做完这件事情之后,他便顺手揭掉了对方此前贴的符箓,然后遁入其来时的通道,悄然无声逆流而上。

     ……

     仙府南侧,一处通往山谷的静谧小道中,数人身影浮现,径直往里闯去。

     他们在此间看到了一些筑工活动的痕迹,当下判断,里面极有可能便是大阵的枢纽所在。

     这正是潜进来的韩友明等人,凭借结丹境界的修为与神通本领,庇护身边同伴,竟如天衣无缝。

     他们此行带了一件名为障目叶的宝贝,只要贴住自己双目,就能让别人也无法瞧见自身和周遭数丈见方的区域,拥有着法则层次的隐身效果。

     再加上以有心算无心的隐藏气机,完全可以躲避绝大部分探查手段,即便同为结丹境界的修士当面,都未必能够发现。

     但随着此行的深入,一些不对劲的端倪显现出来。

     前方的路途幽深遥远,山道曲折,不知通往何方,众人行了十余里,竟然丝毫不见尽头。

     本以为这是仙府本身的特殊之处,但仔细品察,却又显现出几分不同寻常的诡异。

     韩友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忽的对众人道:“回去看看。”

     “回去?”众人讶然。

     “听我的,回去看看。”

     他说话之间,飞纵而起,竟然丝毫不顾在此间飞行极大可能被别人察觉的后果。

     众人见状,也只好飞快奔行:“韩长老,等等我们!”

     十余里距离片刻即至,但回去的路上,已然没有了来时的入口,有的只是无限重复的循环。

     不知何时,他们被困在了一个亦幻亦真的困境之中。

     韩友明心境通明,恍然惊觉,四周的颜色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单调的黑白两色,以及由此明暗变化而展现出来的灰度阶梯。

     但这种异常是极其隐秘的,若非自己剑心通明,又察觉到了周边环境的异常,绝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

     他把这个结果告知了旁人,旁人也立刻惊觉:“真的是!”

     “颜色消失了,这似乎是梦境的特征,我等陷入了梦境?”

     “其实梦境之中也是有颜色的,但身陷其中,感知已然不同于平常五感六识,故而梦中之阴感召所见,尽由心生,我等此前未觉其异,一时间竟然被蒙蔽!”

     “这到底是什么手段,我早已经能做清明梦,不受寻常梦魇侵扰,竟然有人能够把我拉入梦境而不自知?”

     韩友明想了一下,也感觉有些莫名所以。

     这种手段实在太隐秘了,竟然无声无息之间就让这么多人中招,而且完全没有痕迹!

     众人不由得屏住呼吸,并且暂时切断了自身与天地元气的交换。

     这是闻到毒烟之类的做法,对这种借由幽梦香而实现的香阵也拥有一定的效用。

     果不其然,在屏住呼吸之后,眼前幻影重重,真实与梦境所见的景色如同重影交叠,同时显现出来。

     他们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走进了一个长长的山洞中。

     此间明显可以察觉到人工开凿的痕迹,而且还是最近这段时期所为,乃是舒长生带来的那些筑工,炼气修士们花费大力气打通山体,硬生生凿穿岩层挖掘出来。

     和别处地宫,密道相似,几乎每隔数丈,两旁的凹陷处就架设着照明用的灯具,油灯之中似有暗香浮动,阵阵香风从中散发。

     通道的尽头,站着数十修士,修为在炼气境界至筑基境界不等,各自手持矿镐,铲子,铁钎之类的工具,神色各异的看着他们。

     为首的是四名结丹境界的高手,挥了挥手,道:“散了吧,没有什么可看的,干活要紧。”

     那些修为低下之人连忙回到后方阵势掩护处继续干活,但仍有不怕死的探出头来,一边摸鱼一边带着好奇远远张望。

     那眼神,韩友明非常不喜欢,感觉就跟看猴似的。

     “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简单就着了道,究竟是什么时候……”

     他仍然还在纠结这件事情,平常毒烟,迷瘴之流,没有那么容易对付他们这样的高手。

     全部都毫无所察,这等手段,实在太可怕了!

     韩友明并不知道,这是香道和阵道结合所生的香阵,同时也有李柃事先察觉他们到来,按照蒙蔽了感知的缘故,但无论如何,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搞破坏已然无法做到,他们只能采取应急的手段。

     为了这次行动,天剑宗羲武宗二宗下足血本,各种符箓秘宝都有所运用,因此韩友明手中就暗藏着能够穿透界壁,远程联络通讯的事物,还能作为定位之用。

     当下,他祭出一张符箓,抛起焚燃。

     “想要招引同伙来此么?”安庆龙嗤笑一声,倏然周身雷霆激发,疾冲而上。

     身边数人也立刻紧随其后,展开了攻势。

     在他们动手的一刻,洞窟内元气凝聚,罡煞炼化,厚实墙壁如同幻影浮现,不停在外堆叠裹覆,把这里重重包围起来。

     让韩友明始料未及的是,安庆龙等人冲上来之后,没有立刻展开攻击,反而是朝附近一面墙壁轰去。

     巨响之中,砖石崩裂,千百如同萤火的异芒浮现。

     那里赫然是一片阴灵鬼祟孳生的养煞之地,蕴藏着古代遗民的尸骨,以及……幽恒那蕴养了不知多少年,污染整片仙府大地的神秘阴灵!

     安庆龙等人如同捅了马蜂窝,飞快向后退去,片刻功夫,钻入层层墙壁的幻影中。

     韩友明剑气劈斩,只听得金铁交击的铮然之声传来,根本无法穿透。

     而在这时,周围数名筑基修士身躯剧震,身上气机飞快波动,然后开始变得邪异起来。

     “马道友,王道友,你们……”旁人讶然询问,却不由得怔住。

     那些人,正在魔化!

     “他们被邪灵附体了,不好,快躲开!”

     轰隆!

     剑气纵横间,这些不久之前还是道友的修士毫不留情的发起了致命的攻击。

     “啊……”

     突然之间,又有惨叫响起。

     有人只是稍不留神,就被另外一边山壁之中伸出的蔓藤卷住,整个撕成了碎片。

     似乎是因见血而兴奋,千百条蟒蛇般的魔藤钻通岩层,破壁而出,一根根尖端处,千百獠牙倒竖,狰狞而又可怖。

     “麻烦大了,这竟然是结丹境界的妖魔!”

     韩友明额头微汗冒出,手中掐着传讯灵符,莫名心虚。

     “为何还没有回讯,林长老那边……难道没有进来?”

     ……

     “可恶,这究竟怎么回事?”

     韩友明等人被围困间,林溪察觉到了几分异常,径自穿透虚空,想要进去。

     这是他们此前早就预定好了的计划,利用不惜代价的秘手连出,营造高手来袭的机会。

     只要韩友明这些先头部队能够锁定对方修士的所在,林溪便能在第一时间挪移过去,进行支援。

     最大的目标,当然是李柃本人,只要斩杀了李柃,其他诸事都将变得好办。

     如若不然,杀他个四五个结丹,百十个筑基,也足以令得李柃瞻前顾后,考虑撤退。

     毕竟占据仙府之后,是要开发利用的,若不能够从中得到足够的利益,平白无故死伤惨重,谁也兜不住。

     为何那些散修高人并不是太看重这种仙山福地,就是因为开发起来困难重重,原本孑然一身的清修散人要变成开宗立派的豪强首领,不善经营者,前期贴上太多,甚至有可能亏本!

     与其自己占据,还不如等擅长经营者将其开发之后,自己只占个供奉名位,以尽可能少沾染因果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好处。

     因此,这一番巧取豪夺的计划,旨在增加其成本,延缓修缮进度,是极具可行性的。

     然而,林溪刚刚施展挪移之法,就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自己并没有如同预料那般进入到仙府,而是来到了一个四方漆黑的神秘所在。

     这里上不着天,下不挨地,似乎是混沌之中的破碎虚空边缘,截断的洞天碎片形成了一个方圆十余里的狭小场地,如同传说之中天圆地方的世外桃源,但是入眼所见,并非炊烟民居,而是一片支离破碎的龟裂土地,充满着荒凉破败的意蕴。

     一个只剩下半截,歪斜着掩埋在土地中的高塔上,朦胧身影伫立,似乎在这里等待已久。

     林溪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影,面上露出些许疑惑之色:“李柃?”

     他没有想到,李柃竟然会在这里等着自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