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墨桑 > 第265章 互厌
最快更新墨桑 !

    李桑柔回到玉带巷的家里,米瞎子正坐在廊下,摇着把蒲扇,喝着茶,黑马、小陆子几个,蹲在米瞎子两边,眼望着他,兴奋的说着话儿。

     大常正站在天井里提水冲地。

     看到李桑柔进来,黑马一跃而起,“老大回来了!”

     李桑柔走到米瞎子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你这么快就找上门了?鼻子这么灵了?”

     “老董他们去买冰,正好碰到瞎叔,他正在人家冰店门口,趁着人家起冰凿冰的功夫,蹭凉气儿呢,就跟着老董回来了。”黑马忙凑上前,替米瞎子答道。

     “这鬼天儿!都七月里了,还热成这样!

     “你怎么这会儿到扬州来了?我还以为你得等打下这天下,天下太平了,才能想起来这扬州!说是快打到杭城了?”米瞎子扑挞着蒲扇,一幅没好气儿的模样。

     “给孟娘子送点儿东西,她说要把你们山上的东西竞卖,价高者得?”李桑柔坐到米瞎子旁边。

     “我说得算股,年年分红,这是长久之计,她嫌麻烦。”米瞎子用力拍着蒲扇。

     “你们都拿来了哪些东西?东西呢?”李桑柔没接米瞎子的话。

     “在乔师兄那里,就在城外,你明天有什么事儿没有?没有就去看看。

     “来了大半年了,到现在一分钱没见到,唉。”米瞎子一脸烦恼。

     “嗯,怎么住在城外?城里那么多空宅子。”李桑柔嗯了一声,随口问道。

     “师门的规矩。”

     “嗯,要不,明天请她们过来,和孟娘子一起,正好当面说说。”李桑柔建议道,见米瞎子点头,看向黑马等人问道:“孟娘子挑的宅子,你们谁知道?”

     “我我我!我最清楚!那片宅子,当初是我过去清点接手的!”蚂蚱赶紧举手。

     “那你去一趟,跟孟娘子说,我明天请了米先生和乔先生一起过去,问她是不是便当。”李桑柔吩咐道。

     蚂蚱脆声应了,跳起来往外跑。

     “那个孟太太,精明的过头了!”米瞎子用力拍打着蒲扇。

     李桑柔眉梢高扬,笑起来。

     ……………………

     第二天,半夜起,就下起了蒙蒙细雨。

     李桑柔和米瞎子出门时,大常和孟彦清他们,早就出门,分头采买去了。

     她们一行近百人,昨天关城门前才赶到扬州,柴木油盐,锅碗瓢盆,被褥脸盆,等等等等,一应全无。

     好在天气炎热,凑和一夜很容易。

     隔天一大清早,当然就得赶紧去买东西了。

     李桑柔和米瞎子出来,找地方吃了早饭,到城外码头时,孟娘子那艘外面看起来不算太显眼的大船,已经泊在码头上等着了。

     乔先生带着宋启明和李启安,也已经到了。

     宋启明规规矩矩的站在她师父乔先生身后,悄悄的和李桑柔招手。

     李桑柔和宋启明,李启安打了招呼,再和乔先生见了礼,让着乔先生一行三人先上了船。

     船上早就撑起了油布雨棚,把整只船都遮住了。

     孟娘子和吴姨娘迎在船舱里,孟娘子热情的和乔先生见了礼,对着宋启明和李启安关切了几句,却没理米瞎子。

     吴姨娘先和乔先生见礼,再和米瞎子见礼,再招呼宋启明等人。

     米瞎子昂着头,敷衍的还了吴姨娘的礼,像个看不见的瞎子般,对着不理他的孟娘子,也昂然不理。

     李桑柔只当没看见,孟娘子让着她,她让着乔先生,在四面敞开的船舱里落了座。

     吴姨娘看着人上茶,指着放到宋启明面前的一碟子细巧果干和蜜饯,“都是你爱吃的,上次的你说不够甜,这次我让她们多放了点儿蜜,你再尝尝。”

     说完,再指着李启安面前的肉脯,“这是用了些蜀中的法子,味儿重多了,你尝尝喜不喜欢。”

     李桑柔的目光从吃的很享受的宋启明和李启安,看向端坐抿茶的乔先生。

     怪不得孟娘子喜欢瞎子的同门,太好交往了,一目了然!

     “大当家能过来,真是太好了。”乔先生没能忍住,最先开了口。

     孟娘子微笑看着乔先生。

     “竞买的事儿,不是不好,可一来,这价儿,孟太太说,得随行就市,说是把价儿定得高了,没人买也没用。

     “可孟太太定的那些价儿,都太低了。

     “再一个,就算最后竞买的价儿还不错,可再怎么,也是一捶子买卖,这东西,不是年年都能拿出来的,山里的东西都在这儿了,明年不一定能有,就算有,也肯定没今年这么多。

     “就算明年能撑过去,后年怎么办?大后年呢?”乔先生紧拧着眉,看起来真是愁坏了。

     “所以我才说,不能做成一捶子的买卖。”米瞎子横了孟娘子一眼。

     李桑柔没理会米瞎子,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乔先生。

     她这份焦躁和急切,在她意料之外。

     从前没有卖过这些东西,她们山里不也过得挺好?这会儿,怎么好像她们山里要全靠这些过日子了?

     她们山里出什么事儿了?

     李桑柔看向孟娘子,孟娘子眉梢扬了扬,没说话。

     “今年棉花种得怎么样?”李桑柔转头看向米瞎子,问道。

     米瞎子被她问的一个怔神,乔先生更是莫名其妙,孟娘子拧过头,侧眼往上看船外的雨丝。

     “挺好,前一阵子刚收到王师兄的信,说大田里种的棉花收成了,和去年精耕细作比,棉桃是少了点儿,不过少的不多,产量很不错。”米瞎子怔神之余,忙答道。

     “收了多少种子?够建乐城周边府县种的吗?”李桑柔接着问道。

     “那肯定够。”米瞎子立刻点头,“王师兄说还能有富余。”

     “你去年收到的棉花,纺线织布,试的怎么样了?”李桑柔转向孟娘子。

     孟娘子似笑非笑看着李桑柔,片刻,才答话道:“很不错。”

     “这棉布生意,给他们两成。”李桑柔迎着孟娘子斜向她的目光,直截了当道。

     “两成什么?净利?”孟娘子眉梢扬起。

     “两成不多。”李桑柔笑看着孟娘子。

     孟娘子哼了一声。

     “才多点儿棉花,棉布又不是绸子,卖不上价,这点儿钱……”米瞎子话没说完,就被李桑柔斜横过去的目光扫过,余下的话,赶紧噎了回去。

     “以后,你们山上只靠这两成的利,就足以裹得住日常用度。”李桑柔十分的没好气。

     孟娘子看着紧紧抿着嘴的米瞎子,笑出来。

     “这是吃饭钱!”李桑柔看向瞪着眼,还没怎么明白过来的乔先生,“你们山上那些丸药,回去整理整理,拿来给我,我给你们找一家靠得住的,托他们制成药丸贩售,不过,药是救命的东西,不好一直抽成,十年为限吧。

     “十年之内,你们必定又有新药方出来了,每一药方,抽成十年。

     “这一项,抽一半净利。

     “这些钱,足够你们捣鼓这个,捣鼓那个了。

     “要是能捣鼓出来好东西,卖出大钱,那就更好了。”李桑柔忍不住叹气。

     “你要找的,是安庆叶家?”孟娘子明了的问道。

     “嗯,你认识他们家?”李桑柔问了句。

     “天下第一药商,谁不知道,闻名而已,我家不做药材生意,也没有药铺。”孟娘子笑答了句,上下打量着李桑柔,叹气道:“你该做生意,就这份眼光,必定能做成天下第一的富商。”

     “我本来就是生意人。”李桑柔叹了口气。

     她原本确实是打算抢点儿本钱,就好好做生意的。

     ……………………

     船不紧不慢的摇着,进了要建大相国寺的那片地方。

     那片地方刚刚平整出来,堆着不少石料,一群石匠正叮叮咣咣的凿石头。

     李桑柔下船看了一圈儿,听石匠说几位师父都外出化缘去了,李桑柔看过一圈,就回到了船上。

     孟娘子嫌下着细雨地上脏,不肯下船。米瞎子正生闷气,乔先生正跟吴姨娘嘀嘀咕咕算帐,只有宋启明和李启安陪着李桑柔,上岸看了一圈儿。

     李桑柔三人上船,船撑离河岸,往孟娘子的庄子过去。

     通往庄子的码头已经修好了,码头不大,一色儿的大青条石,砌得整齐漂亮。

     从码头往两边,一丈来高的虎皮墙往两边延伸,虎皮墙外,蔷薇月季已经覆上虎皮墙。

     从码头往里,大青条石铺成的青石路足够最宽的马车行走。

     几个婆子在前面带路,孟娘子撑着小巧的油绸伞,和李桑柔并肩走在最前,后面,吴姨娘陪着宋启明,李启安两个,一路走一路介绍着两边的花草树木。

     米瞎子没拿伞,和手里拎着伞,却没撑开的乔先生一起,淋着细雨,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

     婆子带着诸人到一片湖前停住,孟娘子将伞递给婆子,进了暖阁。

     暖阁一半在岸上,另一半,延伸进了湖中。

     孟娘子径直走到对着湖的那一面,推开门,出到临水平台上,示意湖对面,“都在对面干活呢。扬州雨水多,我让人搭了棚子,下雨也不用停工。”

     “这边是园子?”李桑柔回头看向来时的方向。

     “嗯,花草要长起来,要年头,先修园子再起屋。

     “快中午了,就在这儿吃饭吧,那边有厨房,也是照他们山上的法子修的,真不错。”孟娘子示意不远处绿树之中的一座青瓦院子。

     李桑柔回头看了眼一直头挨头嘀咕不停的米瞎子和乔先生,再侧头看向孟娘子。“棉布的事儿,你一个字没跟他们提过?”

     “那个瞎子实在惹人嫌,不想跟他说。”孟娘子抖开洒金折扇摇着。

     “你也挺烦人的。”李桑柔打量着孟娘子,评价了句。

     “他总觉得我要坑他,这样不放心,那样不放心,人家的不放心放心里,他倒好,全摆脸上,是真烦人!”孟娘子哼了一声。

     李桑柔斜瞥着她,也哼了一声,没接话。

     吴姨娘看着摆好凉碟,招呼众人落座用饭。

     宋启明和李启安一替一眼的看着李桑柔,李桑柔迎上宋启明渴望无比的目光,招手示意她,“你们两个小妮子过来,咱们坐一起。”

     宋启明和李启安顿时一脸喜悦,几步过去,宋启明挨着李桑柔,李启安挨着宋启明。

     “我觉得,还是你烤的五花肉好吃。”宋启明挨着李桑柔,声音压的低低的耳语道。“她们家的菜也好吃,就是太少了,不敢吃。

     “你看就那么点儿,我跟启安一人一筷子,就得没了。

     “上一回她请我们吃饭,我就没吃饱,实在太少了。”李启安忙帮腔道。

     她真没吃饱。

     “没了就让她们再上,再怎么也得吃饱。”李桑柔挟了块酥鱼,示意宋启明和李启安,“这鱼好吃,吃完了让她们再上一碟。”

     有李桑柔筷子在前,宋启明和李启安就不客气了,三个人一口气吃空了四五只碟子。

     果然,吴姨娘温声吩咐:这一品菜大当家和宋姑娘她们爱吃,再上一碟子。

     孟娘子家的家宴,虽说每一样菜品都很少,可冷碟热菜,一样样极多,吃到最后,宋启明心满意足的放下了筷子。

     孟娘子家的菜,和大当家的烤五花肉不相上下!

     “上回说的那个,不怀孕的东西,你们做的怎么样了?”吃饱喝足,李桑柔低声问宋启明。

     “你走后,周师叔就找了两具尸首回来,可没多久,杨师伯就不让同师叔做了。

     “杨师伯说,天下战乱多年,千里荒野,正是要滋生人丁的时候,说周师叔做不怀孕的东西是逆天行事,不好,后来周师叔就不做了。”

     “你杨师伯,比你矮点儿,干瘦干瘦的?”李桑柔想着那天在山里见到那一群。

     “嗯。山门里的事,都是杨师伯管,山门外的事,乌师伯管,乌师伯也听杨师伯的。

     “要是乌师伯不让做,还能找杨师伯说一说,杨师伯不让做,那就没办法了。”宋启明叹气。

     “你周师叔呢?来了没有?”

     “没有,她最会治病,你刚才不是要药方么,要是送药方,肯定是周师叔来,有几味药很讲究,都是周师叔看着做的。”宋启明和李桑柔嘀咕的十分愉快。

     “等你周师叔来了,把她留在扬州做这个。

     “我跟你说,这才是好东西,能卖大钱!”李桑柔嘿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