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墨桑 > 第267章 地主之谊
最快更新墨桑 !
    傍晚,清风一路小跑,进了庆宁殿。
     “什么事儿?”顾瑾见清风进来,放下手里的折子,看着清风问道。
     刚才叫清风出去的,是顺风速递的陆贺朋。
     “陆先生说,刚刚顺风总号去了位叫石阿彩的女子。”
     顾瑾听到石阿彩三个字,眉梢微抬。
     “石阿彩说她是九溪十峒现任峒主杨致立的妻子,带着两个弟弟,以及一子一女,到建乐城来,是想觐见皇上的。
     “陆先生说,石阿彩问他,她能不能觐见皇上,该怎么觐见。”清风笑回道。
     “去请几位相公过来,还有礼部宗尚书。”顾瑾微笑吩咐。
     清风答应,垂手出来,点了几名小内侍,各自去请。
     几位相公都还在皇城,只有宗尚书,是在半路上被截回来的。
     几个人赶进庆宁殿,顾瑾正慢慢吃着碗莲子银耳,笑着吩咐道:“给几位相公和宗尚书一人盛一碗,再一人拿一碟子羊肉包子,先垫一垫。”
     伍相等人见顾瑾一直笑着,知道这一趟的急请,应该不是坏事,心里放松下来,各自吃了包子,喝了一碗莲子银耳羹。
     “九溪十峒杨致立的妻儿,还有两个弟弟,刚刚到建乐城了。”顾瑾看着众人,笑道。
     “这是大喜的事儿,恭喜皇上!”伍相急忙站起来恭喜。
     诸人跟着站起来。
     “这是咱们君臣同喜的事儿,坐吧。”顾瑾抬手示意诸人。
     “杨家在九溪十峒起家,最早源于那位高祖,杨西林。
     “杨西林家境贫寒,娶的是县里杀猪匠家的闺女,姓张,这位张姓高祖奶奶,据说,在娘家时,就能一个人杀上百斤的大猪,是个极彪悍的。
     “杨西林胆子极小,极书生气,能在九溪十峒站住脚,据说都是因为张氏,能打能杀,心计又好,据说酒量也极好。
     “杨西林和张氏生了四子两女,赴任龙标城时,路上艰难,到了龙标城后,又水土不服,最后只余了一名幼子,自小病弱,杨西林夫妻就替这唯一的儿子挑了个和张氏一样能干勇猛的媳妇儿。
     “从此之后,杨家的规矩,就是娶妇首论才干,最好文能治理九溪十峒,武能带兵征战。
     “这位石阿彩,是那位武老夫人挑中的,说是从六七岁起,就跟着父兄征战。
     “照他们杨家的规矩,峒主若有什么意外,第一顺位代行峒主之责的,不是峒主之子,而是峒主之妻。
     “杨家让石阿彩过来这一趟,可不是只派了一名女眷,没有诚意,石阿彩在九溪十峒的位置,仅次于杨致立。
     “杨致立现如今带兵在文顺之军前效力。”
     顾瑾看着凝神细听的诸人,接着笑道:“石阿彩找到顺风总号,请教陆贺朋,她能不能觐见,以及,她该怎么觐见。”
     听说找到顺风总号,庞枢密眼睛瞪大了,“大当家?”
     “杨家和大当家无关。”顾瑾看了眼庞枢密。“石阿彩找到顺风总号,是因为号称天下第一药商的叶家,和大当家有几分交情。
     “叶家几代人往九溪十峒贩卖药材,和杨家关系极近,杨致立的胞妹杨南星,嫁给了叶家嫡长子叶宁江。
     “刚才那些闲话,也都是出自叶家。
     “石阿彩从九溪十峒启程的时候,往叶家递了信儿,叶家得了信儿,就找到大当家,将石阿彩这件事,托付给了大当家。
     “石阿彩到了建乐城,先找顺风总号,这是应有之理。”顾瑾缓声解释道。
     庞枢密对面的伍相狠瞪了庞枢密一眼。
     庞枢密陪着一脸小意的笑。
     大当家往九溪十峒走了一趟,杨家那位武老夫人和儿子杨振声就一起急病死了,这事儿,皇上知伍相知他知,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第四个人知道了!
     他这修为,怎么越来越差了!
     “议议吧。”顾瑾笑着示意诸人。
     “这得算藩王来朝吧?”见诸人都看向他,礼部宗尚书看向伍相,试探了句。
     “石阿彩托到顺风递话儿,是不是想先见一面?先议一议?”伍相看向顾瑾,含糊道。
     杨氏算不算藩王,现在可还不好说,得看皇上是什么意思,杨家又是什么意思。
     “嗯。”顾瑾沉吟片刻,嗯了一声。
     “石阿彩一行现在哪里落脚?只怕没在驿馆下榻,否则,臣这里肯定能接到信儿。”杜相欠身道。
     驿馆这一块归他分管。
     “说是在顺风总号对面的邸店。”顾瑾顿了顿,“她既然先找到顺风,就该由顺风先出面招待一二。
     “嗯,朕让宁和和阿暃先走一趟吧,让她俩替大当家尽一尽地主之谊。”
     说着,顾瑾看向潘相笑道:“你把小七打发出去了,要不然,让他走这一趟,最合适不过。”
     潘相失笑。
     “觐见是必定要觐见的,诸般礼仪,宗尚书先准备起来。
     “觐见之后,必要赐府,杜相留心一两处合适的地方,照亲王的例。”顾瑾接着吩咐道。
     宗尚书和杜相欠身应是。
     “其余还有哪些细务,伍相留心一二,先这样。”顾瑾笑道。
     诸人忙起身告退。
     ………………………………
     宁和公主一件靛蓝长衫,顾暃干脆一身藏青,都是束着玉带,一人一把洒金折扇,进了顺风对面那间邸店。
     这一两年,她俩穿男装穿得经验丰富,越来越觉得鹅黄柳绿不好看,靛蓝靛蓝乌黑墨灰才是真好看。
     千山去问了掌柜,带着宁和公主和顾暃,直奔石阿彩她们包下来的三座连在一起的院落。
     三座不小的院子成品字状,占了邸店一大半地方,三间院门门口,坐了三四个护卫,一递一句说着闲话。
     见宁和公主一行人直奔他们而来,坐在中间院门口的护卫站了起来。
     “这是我们公主殿下,宁和公主,这位是睿亲王府大娘子,宁安郡主,前来拜会石夫人。”千山忙上前一步,拱手笑道。
     护卫吓了一跳,赶紧冲宁和和顾暃长揖,“小人失礼,小人这就禀报,殿下和大娘子先请进。”
     护卫一边说,一边往后退,绊到门槛,一个旋身,赶紧进去禀报。
     让他惊讶意外到几乎失态的,不是因为见到了公主,而是他们这才刚刚安顿好,公主和郡主就上门拜会来了,这也太快了!
     石阿彩和杨南星正在吃饭,听了禀报,急忙迎出来。
     石阿彩和杨南星冲出来时,宁和公主和顾暃正站在院子门口,仰头看着满树的大红石榴,嘀咕着要不要摘一个,尝尝好不好吃。
     石阿彩和杨南星急急迎出来,迈出门槛,就跪了下去。
     “唉!不要!”
     宁和公主和顾暃急忙冲上前,一人一个拉起来。
     “本来不该打着什么公主的旗号,可我和阿暃跟两位素不相识,这么晚了,这么突兀的就来了,要是不打着公主的旗号,怕你们不见我们。”宁和公主急急的解释。
     “我们来,是替大当家尽地主之谊。”顾暃无缝接话。
     “你们是顺风的客人,可大当家这会儿不在建乐城,七公子也不在,只有我和阿暃了,所以我俩就赶紧过来了。
     “咱们不讲公主什么的,要不然,我和阿暃就不是给大当家帮忙,倒是给大当家添乱了。”宁和公主接着笑道。
     她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她大哥只告诉她,大当家有位贵客到建乐城了,让她带着阿暃过来一趟,替大当家尽一尽地主之谊。
     “就是啊,你们再客气,等大当家回来,我们怎么跟大当家说啊?难道说:我俩摆着公主的架子,替她尽的地主之谊?”顾暃接话笑道。
     杨南星听的笑起来。
     石阿彩福了两福,一边笑,一边侧身往里让两人。
     ”你们两个,谁是石家姐姐啊?大哥就说了有位石家姐姐。“进了院门,宁和公主在石阿彩和杨南星之间看来看去,只好问了句。
     “我姓石,她是我妹妹,我们是姑嫂,她姓杨,杨南星。”石阿彩忙笑答道。
     “南星,真好听,有字吗?”顾暃和杨南星挨着,笑问道。
     “没有。”杨南星笑容恭敬,目光谨慎的打量着顾暃。
     这两位,一位公主,是皇上唯一的妹妹,一位郡主,是那位大帅唯一的妹妹,听说都极受宠。
     “那你得起一个!”顾暃愉快的一拍手,“以后咱们会文什么的,没有字怎么行,我们都是以字相称的,不许称呼什么娘子什么的,你最好再起个号!”
     杨南星听的笑起来。
     “七公子是谁?”石阿彩带着几分小意,看着宁和公主,笑问了句。
     刚才她说:大当家不在建乐城,七公子也不在,只好她俩来,这位七公子,是大当家什么人?
     “就是潘相家七公子。七公子是大当家的朋友。他往江南送军械去了,等他回来,让他再给你们接一次风!”宁和公主连说带笑。
     “他哪有钱!”顾暃立刻愉快的接话道。
     “潘相府上这么清贫?”石阿彩有点儿懞。
     穷到接风的钱都没有?
     “不是潘相府上穷,潘相府上挺有钱的,是七公子穷,他一个月就二两银子月钱!”顾暃一边说一边笑。
     石阿彩和杨南星面面相觑。
     算了,别多问了,明天让人去打听打听吧。
     院子不大,几句话间,四个人进了上房。
     阿左和阿右一个抱着阿乐,一个拉着阿岩,跪倒见礼。
     “快起来!这是你的孩子吗?你都有孩子啦?真看不出来!她真可爱!”宁和公主看着眼睛乌溜溜的阿乐,一步上前,蹲在了阿乐面前,“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她是我妹妹!”阿岩用力甩开阿右,冲上前护在阿乐面前。
     “你妹妹真可爱,让我抱抱妹妹好不好?”宁和公主和阿岩商量道。
     “你太小了,抱不动的。”阿岩抱着妹妹想转身,脚下一绊,一头扎进宁和公主怀里。
     宁和公主张开胳膊抱住阿岩,哈哈笑起来。
     “让我抱抱!”顾暃挤过去。
     石阿彩和杨南星对视了一眼,一起抿嘴笑起来。
     这位公主和这位郡主,天真烂漫,全无心机。
     皇上让她们两个来替大当家待客,很明显,这是一份诚意和善意。
     石阿彩看着从宁和公主怀里抢过阿岩的顾暃,心情一点点轻松起来,蹲下来,和顾暃笑道:“阿岩皮得很。阿岩,你喊姨姨了没有?给姨姨见礼了没有?”
     “她不是姨姨,不不!”阿岩用力挣扎着,看向杨南星。
     “我不是姨姨,那我是什么?”顾暃搂着他不松手。
     “姐姐!不不不不!”阿岩冲杨南星挥着手。
     “让姑姑抱你,等会儿你的酥酪要分姑姑一半!”杨南星弯腰讲条件。
     “坏不不!”阿岩顿时缩回了手。
     “你让我抱,我给你酥酪吃,两碗!”顾暃赶紧诱惑。
     阿岩眨巴着眼,胖手指点向妹妹,“还有妹妹。”
     “妹妹也给两碗!”顾暃大方无比。
     “妹妹太小,我替妹妹吃。”阿岩不动了,仰头看着顾暃,奶声奶气道。
     顾暃眉梢高挑,哈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在阿岩腮帮亲了口,“你可真聪明!”
     宁和公主和顾暃这一趟代大当家尽地主之谊的拜访,仅限于迈入正屋门槛之前,迈入门槛之后,就是俩人对着俩孩子,直到阿乐笑累了,打起了呵欠,宁和公主和顾暃才依依不舍的告辞。
     看着宁和公主和顾暃走远了,石阿彩长长吐了口气。
     “她们俩,真挺好。”杨南星挽着石阿彩的胳膊,一边往院子里回去,一边笑道。
     “最好的是,是皇上让她们来的,替大当家尽地主之谊。”石阿彩压着声音,声调里透着笑意。
     院子门口,杨致安和杨致宁并肩站在石榴树下等着两人。
     “说是公主来了?”看到石阿彩和杨南星过来,杨致宁紧几步上前,问道。
     “嗯,宁和公主,还有睿亲王府那位郡主,那位大帅的妹妹。”石阿彩笑道。
     “瞧嫂子这样子,是好事不是坏事儿。”杨致宁松了口气。
     “是皇上让她们来的?”杨致安也跟上前,笑问道。
     “嗯,说是替大当家尽地主之谊,大当家和叶家有几分交情。”杨南星接了句。
     “叶家真是帮了大忙了。”杨致安将石阿彩和杨南星送到院门口,和杨致宁一起站住,看着石阿彩和杨南星进了院门,两人转身往自己院里回去。
     宁和公主和顾暃出门上了车,才想起来,她俩这一趟,净对着俩孩子玩儿了,地主之谊呢?
     “算了算了,咱们明天再来一趟吧。”宁和公主一脸懊恼。
     “没事没事,后天正好有文会,请上她们一起去!正好接风!”顾暃挥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