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墨桑 > 第353章 求赏(为了月票啊)
最快更新墨桑 !

    李桑柔看着迎亲的队伍过去,又回来。

     宁和长公主坐在流光溢彩的花檐子上,李桑柔侧着头仔细看,晃动的竹帘空隙间,宁和长公主满头的珠翠,和身上的丝绸珠玉,流动闪烁着欢快的微光。

     看着花檐子过去,看着后面长长的陪嫁队伍过去,看着大街上撤了封禁,瞬间挤满了闲人。

     李桑柔从横梁上跳下来,抓着窗台,跳到酒楼院子里,站着院子里,犹豫了一会儿,出了酒楼角门,往张猫家过去。

     李桑柔转进石马巷时,正好看到张猫家宅院门口,一群人花枝招展的往院子里涌进去。

     李桑柔紧走几步,伸手推住正要关起来的院门。

     “咦!”大壮关门关到一半,关不动了,奇怪的咦了一声,伸头看到李桑柔,顿时一声尖叫,“姨姨!”

     “你又嚎啥!”张猫吼了一声。

     “大壮喊的是姨姨!你这耳朵!”秀儿白了她娘一眼,转头就看到了推门而进的李桑柔。

     “姨姨!”翠儿和果姐儿一左一右,奔着李桑柔扑上去。

     “你瞧你俩,都多大了!看把你姨扑倒了!”张猫紧前一步,要去抓翠儿和果姐儿,却抓了个空,果姐儿和翠儿已经扑上去,一左一右搂在李桑柔腰间。

     “大当家怎么来了,大当家没去喝喜酒?”谷嫂子急忙上前招呼。

     “大当家这一身,这是备着喝喜酒的,还是喝好喜酒回来了?这可有点儿早。”赵锐他娘杨嫂子一脸笑,打量着李桑柔那一身新衣裳。

     “我去烧水,曼姐儿呢,快去把你婶子家最好的茶叶拿出来。”曼姐儿阿娘韩嫂子赶紧往厨房去烧水。

     “快坐快坐。”谷嫂子搬了张椅子,用帕子掸了掸,递到李桑柔面前。

     “你们这是看热闹刚回来?”李桑柔一只手一个,搂着翠儿和果姐儿坐下,打量着众人,笑问道。

     “一年里头,看了两回大热闹了!”谷嫂子笑。

     “敢情,来过我们家一趟,杨嫂子娶儿媳妇那回,上门添礼的,真是公主?”张猫头伸到李桑柔面前,一脸的不敢置信。

     “我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就是公主就是公主,你就是不信!”秀儿叉腰看着她娘。

     “嗯?”李桑柔抬眼看着廊下两只半人高的大红填漆礼盒,“这是公主给你们送过来的?喜饼?”

     “可不是!一大清早就送到了!真没想到!你也不早说!”张猫每一句都是浓墨重彩的感叹。

     “早就跟你说了,秀儿也跟你说过,是你不信。”李桑柔笑道。

     “瞧大当家说的,这谁敢信!”谷嫂子啧啧。

     “说起来,我家锐哥儿那媳妇,可是长公主眼瞧着娶进门的!”杨嫂子笑的合不拢嘴。

     “这话,你都说过八百遍了!”谷嫂子有点儿嫌弃的斜了眼杨嫂子。

     “多大的脸面呢!我们锐儿媳妇多好呢!到底是长公主眼瞧着娶的。”杨嫂子笑出了声。

     “你说说你,你早说,那时候,我好好跟公主说说话儿,我都没看清楚!”张猫坐在李桑柔旁边,遗憾的不行。

     “提盒里是什么?拿来我瞧瞧。”李桑柔没理会张猫,示意秀儿。

     “都是好吃的!”翠儿叫道。

     “是宫里的点心,可好吃了!”果姐儿紧接了句。

     “我也吃了!肉馅的最好吃!香得很!”大壮将头伸到李桑柔面前。

     “拿一块给我尝尝,饿了。”李桑柔招手示意。

     “晚上在这儿吃饭?我给你烙油饼!”张猫总算从遗憾中抽出来,赶紧张罗吃饭的事儿,天快黑了。

     “把那只公鸡杀了,我烧个公鸡。”谷嫂子挽袖子。

     她的烧公鸡,那可是一绝!

     “再让曼儿娘烧条鱼,那缸里有。”张猫站起来,解扣子脱外面的绸夹衣。

     “我再包一锅包子!秀儿帮我割两把韭菜!有虾仁没有?瑶柱也行,赶紧拿黄酒蒸上。”杨嫂子也赶忙道。

     她最会包包子。

     张猫和谷嫂子几个人,一起涌进厨房,忙着做菜做饭,秀儿割了半竹扁韭菜,送进厨房,赶紧又出来了。

     厨房里已经有四个大人了,至少这会儿用不着她。

     曼姐儿和秀儿点了连枝灯出来,秀儿送了两个连枝灯到厨房,曼姐儿点了两个连枝灯,一左一右放在廊下。

     两个人又拿了针线出来,这才坐到李桑柔旁边。

     果姐儿挤在李桑柔怀里,翠儿紧挨李桑柔坐着,大壮羡慕的看着果姐儿,围着李桑柔转了两圈,拎了个小板凳,坐到了李桑柔对面。

     “秀儿和曼姐儿今年十四了?过了年十五了?”李桑柔吃了块点心,看着像模像样做着针线的秀儿和曼姐儿。

     曼姐儿笑着点头,秀儿一声叹气,“照我娘的话说,长的也太快了!”

     “是挺快,我头一回见大壮,他还抱在怀里呢。”李桑柔笑道。

     “我今年十岁,过了年就十一了!”大壮赶紧接话。

     难得有他能接得上的话儿。

     “你娘,还有你娘,给你们看婆家没有?”李桑柔接着笑道。

     “看倒是看了,没有看中的,不是我看不中,就是我娘看不中。”秀儿大大方方道,“我娘说不着急,说嫁了人就要生孩子,生了孩子就是没完没了的操心劳累,说能多当几年姑娘,就多当几年。”

     “我娘也这么说,不过。”曼姐儿一句不过之后,脸色微红。

     “曼姐给洪师兄做了个荷包,是我给送过去的!”翠儿急忙叫道。

     “还有我!”果姐儿赶紧举手。

     李桑柔眼睛瞪大,看着曼姐儿道:“你怎么敢让这两个大嘴巴给你送东西!”

     “实在没人用。”曼姐儿一张脸通红。

     “洪家找韩嫂子提过一回亲了,韩嫂子嫌洪家兄弟姐妹太多,洪师兄又是老大,下头四个弟弟,五个妹妹,最小的妹妹,还不会走路呢,韩嫂子说曼姐儿过去的人家当大嫂,太累了。”秀儿叹气道。

     曼姐儿低下了头。

     “洪师兄人可好了。”翠儿拉了拉李桑柔。

     “挺难的。”李桑柔表示同情,这种事儿她极度不擅长,她可说不出什么意见,更帮不了什么忙。

     “我娘也说,要是换了我这样的脾气,还好些,说曼姐儿脾气太好,怕曼姐儿以后受气,谷嫂子也这么说,唉,挺难的。”秀儿伸手拍了拍曼姐儿。

     “我也没怎么样,给他做荷包,是因为他老给翠儿和果姐儿,还有大壮买吃的,还个礼。”曼姐儿低着头道。

     “以后别吃人家的东西了!”李桑柔伸手过去,挨个拍过三个脑袋。

     “嗯嗯嗯!”三个人一起点头。

     “姨姨,你什么时候嫁人?”果姐儿搂着李桑柔的脖子问道。

     “姨姨不嫁人。”李桑柔笑道。

     “那我也不嫁人!”果姐儿愉快的叫道。

     “你不嫁人,那你干什么啊?”翠儿拍着果姐儿。

     “我想像付姨那样!我喜欢付姨!我可喜欢付姨了!”果姐儿拖着长音,叹了口气。

     “那好啊,那你得好好念书,像你付姨那样,学问少了可不行!”李桑柔笑道。

     “我也喜欢付姨!”大壮赶紧喊了句。

     “姨姨可别跟果姐儿说这样的话,她要当真的!”秀儿忙笑道。

     “当真怎么啦?”李桑柔笑道,“果姐儿,你要像你付姨那样,就一条,学问得够,只要学问够了,你想跟着你付姨,那你就去给你付姨当徒弟。”

     “果姐儿那针线,倒挺像付姨的。”曼姐儿抿嘴笑道。

     “秀儿,曼儿,过来包包子。”张猫从厨房伸头喊了声。

     秀儿和曼姐儿哎了一声,放下针线往厨房去。

     “走,咱们也瞧瞧去。”李桑柔站起来。

     张猫家厨房阔大,她喜欢听着她们的闲话,看着她们做饭,以及,她要跟张猫说一句,果姐儿真要像付娘子那样,谁都不该拦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