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崛起于卡拉迪亚 > 第二百七十九章:信
最快更新崛起于卡拉迪亚 !

    “拿纸笔来,要用羊皮卷。”拜伦思考了一会之后,最终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周围的人互相看了看,他们不清楚拜伦要做什么,更是不敢阻拦。于是侍从很快就取来了崭新的、价值不菲的羊皮纸和鹅毛笔,还有质量上乘的墨水。

     拜伦接过这些,提笔便写了起来,不一会的功夫,一封信便已经写完。

     拜伦在确认了一遍信件的内容之后在上面按上印章,随后交给法提斯,让他看完后传给其他人。

     “这就是我的决定,你们应该知道,但不能让我修改。”

     法提斯看了一遍那封信件,脸上露出了惊讶和欣喜的表情,随后他将羊皮纸卷交给艾雷恩,对方看过之后眉头动了动,抬头看了看拜伦,之后低头稍微思考了一会,最后点头表示同意,又将羊皮纸卷交给了其他人。不一会的功夫,所有的人都看过了这封特殊的信件,除了杰姆斯依然保留态度,认为不应因对方的无奈之举而处罚约翰之外,其余的人都表示同意。尤其是雅米拉和班达克,雅米拉称赞拜伦的仁慈和智慧,而班达克则是对拜伦对那些平民朋友的厚爱而感到高兴。

     拜伦拿出自己的印章,并且用火烤化封泥,涂抹在羊皮纸卷上,使劲将印章的按了下去。

     “把我的信使叫来。”

     拜伦一说完,班达克马上出门喊了一嗓子,一个瘦高个的年轻人立刻一路小跑了进来,对着拜伦十分滑稽的行了一礼,显然还不习惯这些礼数。

     他跟随拜伦有一段时间了,因为腿脚快、会骑马以及沉默寡言而被拜伦选中,他完成任务又快又好,且从不会泄露机密。

     “你骑一匹快马,去叶瑞阁,把这封信送给大个约翰,之前在北方时我带你去过那个酒馆,你应该知道他在哪。”拜伦将信交给那名信使,而对方也马上出门骑马离开了。

     “约翰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们还有很多要忙的。”拜伦目送信使离开之后,叹了口气,从一旁的盒子里取出了一沓书信,每封信上都有属于不同贵族的纹章,以及纹章主人的签名。

     “这些都是南方各地的贵族们写给我的信,自从国王陛下征服这片土地以来,当地的罗多克权贵和北方来的男爵们就不断的给我写信,这些都是我挑选出来的,你们可以随意看。”拜伦将信取出来放在桌子上,而屋内的众人也在得到了许可之后翻越这些信件。当然,克雷斯一如既往的对此没有兴趣,因为到目前为止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她还是不认识几个单词。

     “或许我不了解情况,但队长,我是说...大人,在罗多克,庄园主和城市议员们和北方的骑士老爷们一样有钱有势,虽然现在领主变了,但是底子还在。虽然这些有钱人贪婪又讨人厌,不过他们和我们一样讨厌斯瓦迪亚人,讨厌他们的统治。这些信的意思我不是都明白,但是他们比起那个烦人王子更喜欢你,他们支持你、拥护你,这是好事。他们有钱,更乐意花钱换安全,只要谈的时候别被他们坑了就行。”班达克按照他所理解用他的方式对拜伦说道。

     雅米拉听到这话也也凑了上来,因为家庭原因,她在这方面很有发言权。

     “确实,这些信上的名字在维鲁加一带都有影响力,我还跟着母亲一起拜访过他们中一些人的府邸。看来斯瓦迪亚人占领了这里之后他们的日子不太好过,那些北方来的男爵和骑士们一直在抢占他们的土地,并且争夺葡萄园和桑田,他们曾请求哈劳乌王子保护他们的财产,但是王子殿下不肯见他们。而您不一样,您在维鲁加一带名声很好,平民认为您能减轻他们的赋税,富人权贵认为您能保护他们的财产和生命安全不被侵害,如果您在信中给予适当回答的话,他们一定会支持您。就像班达克说的那样,他们能为您提供军费,并且维护您的统治。”雅米拉补充了几句,显然她认为拜伦应该抓住机会,站在罗多克人这边。

     当然,其他人也有别的想法。

     “确实是个好主意,但是大人,我必须提醒您,您终究是一名斯瓦迪亚领主,如此立场您的同僚们不会高兴的。”艾雷恩拿着两封信,边看边说道:“国王陛下将南方的土地分封给值得他信任的领主和王子殿下,殿下又将属于他的封地分给了他依仗的贵族们,这些北方来的男爵都有各自家族的支持,都带着自己的军队而来,只是在当地缺少根基,但影响力不容忽视。现在他们和罗多克本地的贵族们有许多冲突,如果您站在南方人一边,那他们恐怕会质疑您的立场,甚至动用各自的影响力对抗您。”

     “不仅如此,大人。”这时候,本身就是斯瓦迪亚贵族的法提斯也开口了。“您、我、还有牡丹佣兵团现在都依仗斯瓦迪亚的贵族们。他们的马场为您提供优质的马匹,他们的许可让您可以源源不断的征召民兵、雇佣骑士们的私兵队、获得他们他们的军事支援,就连牡丹佣兵七成的收益也都来自斯瓦迪亚,去太远的地方成本太高赚不来钱。此外他们还以市价收购我们的战利品和工坊产品,让我们能不受损失的赚取收益,比一般佣兵的收入要高一倍。至于奈尔达女士...您必须是一名受认可的斯瓦迪亚贵族才能有追逐她的权利。或许这几名男爵的力量加起来也赶不上您,但是如果他们敌视您,那您在斯瓦迪亚、在国王的面前都会很不好过。”

     在这间房屋里,拜伦的帮手们为了该如何回信而争论不休,但拜伦本人却似乎走了神。对他来说,这些信件不过是他转移大家话题的一个方法,因为这不是一时就能决定的事。他真正思考的,依然是哪个他曾经的朋友,以及那封他写给那人的回信。

     拜伦回信的内容:

     【我的旧友

     你的来信我已经看过,不过很遗憾,它到的太晚,窃贼还是达成了他们的目的。

     我知道你对我的忠心,我从未忘过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我们并肩作战,风餐露宿,你第一个追随在我身旁,更曾救过我的性命,我将你视为朋友,而非寻常一兵。我敢肯定你的行为绝非自愿,若是家人受到胁迫,即便是我也必须放弃一些东西,哪怕他关乎我的性命。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 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 众 号 免费领!

     我理解你,更不希望向一位老友举起刀剑。

     但是誓言就是誓言,背叛就是背叛,无论出于何种高尚的理由或是受到何种的委屈,背叛之人都要付出代价。若是我们随意将其抛弃,那我们最初为何要许下它?并且至死坚守?我沉痛不已,但又必须这么做。

     在此,约翰,我以律法和国王的权利要求你履行对我——斯瓦迪亚男爵冯.拜伦的誓言,并且宣布你犯下背叛以及侵犯贵族财产之罪。但看在我们友谊的份上,我许诺会替你照顾你的子女。当我们下次见面时,我将宣布你的罪状,并判处你以死刑!

     所以,大个约翰,你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当我的军队出现,你应该远远的避开,当我的骏马抵达,你应该躲藏到我视线之外的角落。若是你不接近我,那你的审判便不会来临。

     不要因为愧疚或想赎罪而做出蠢事,约翰,你有家人,而我说到做到。】

     据那名送信的信使说,当大个约翰看完这封信之后,先是惭愧,后是目光坚定的颤抖了一会,可当看到信件末尾的时候,这个壮汉突然捏着信跪了下来,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