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崛起于卡拉迪亚 > 第二百八十章:拜伦平三爵
最快更新崛起于卡拉迪亚 !

    自那信使完成任务返回维鲁加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随着新季节的来临,天气逐渐变暖,而作为卡拉迪亚南方地区的罗多克更是如此。繁茂的植被让野外的猎物多的数不胜数,维鲁加城外的果园也变得枝繁叶茂,葡萄藤落去了许多花朵,结出一串串青涩的果实。

     在往年,这是庄园主和葡萄园主们估算今年大概产量的时候,他们会精心照顾这些葡萄藤,以免霉病和其他病症毁了他们一年的成果。

     不过在今年,情况有了些许变化。因为斯瓦迪亚人征服了这里。

     “因土地所有权而引发的南北方贵族矛盾逐渐激化,斯瓦迪亚的男爵和骑士们希望占有这些被征服的土地,尤其是那些葡萄园,那些美酒不但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更是他们宴会和平日享受的珍品。而庄园原本的主人,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他们不断的谈判、请愿,甚至动用私兵和佣兵来对抗入侵者,双方在三周的时间里已经进行了十几次械斗,其中有三次战斗人数超过了十人,导致两人死亡十几人受伤。”

     维鲁加城外的大道上,雅米拉骑着马,向身旁的几名骑手讲述着当前南方的局势。

     “看来我们刚回来就有的忙了。”好不容易才从北方返回的肯拉得带着一身疲惫,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不是我第一次被俘虏了,但是我得说,这是我脱离牢狱生活之后最累的一次。赎金经纪人刚把我从那阴暗潮湿的破地方带出来,就骑上马一路往南,整编部队,招募新兵,解决一大堆的麻烦,顺道还要帮牡丹团完成几个委托,从腰背到脚踝,又酸又疼,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遭这个罪。”

     “或许是因为你那高达4000第纳尔的赎金?如果不知道的话,光听这个数字人们或许会以为你是为男爵或富豪呢。诺德人听说你的身份开了高价,赎金经纪人本以为你需要几年时间筹钱,结果拜伦大人当时就送去了一大袋金子,换回了你和几百名被俘虏的士兵。要我说,这样的雇主这年月可不好找。”波尔查瞥了瞥嘴,似乎对他肯拉得这没到年纪就老气横秋的抱怨似乎有些不快。

     “好吧,或许你说得对。”肯拉得点了点头,随后不再言语。

     一行人漫步在乡间的道路上,一会就穿过稀松的树林,见到了那开阔的平原,以及伫立在那肥沃土地上的大城市。不过和肯拉得上次来的时候不一样,这一回这座城市敞开怀抱欢迎他们。

     “好久不见,肯拉得,希望你身体还好。”在城市外的不远处,拜伦骑着马带着一队举着旗帜的斯瓦迪亚重骑兵已经到了城外欢迎他们,对于下属来说,这绝对是受宠若惊。

     “为您而战我总是有力气,大人。”肯拉得下马行礼,显然他也没想到拜伦会亲自过来迎接他。

     “您忠心的仆人向您致敬,大人,我随时乐意为您效劳。”相比于佣兵出身的肯拉得,出身低微还混迹绿林和街巷之间的波尔查其实更懂得察言观色,在拜伦面前姿态也放得更低,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拜伦多次提拔他的原因。

     “大人,现在人齐了,我们是不是...”

     “没错,进城吧,克雷斯已经在附近警戒好了,不会有人偷听我们的谈话,他们都只会以为这是一场接风洗尘的宴会。”拜伦提前回答了雅米拉的提问,并且带领众人进入了城市之中。

     不多时,拜伦和肯拉得、雅米拉、波尔查以及法提斯便汇集在他那间宅邸里,开始讨论起眼下最重要的话题。其实这次会议波尔查和肯拉得并不能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他们对当下情况了解不足,但拜伦需要以为他们接风的名义来躲避柯尼斯的那些耳目,何况他们俩人生地不熟,即便知道了什么,也干不出什么大事。

     “所以您到底绝对怎么做?北方来的那几位男爵和他们的骑士们已经快和本地的乡绅开战了,我们等待了几周的时间,但局势没有一点好转,殿下坐视不理,现在双方都在准备武器和盔甲,如果在不阻止的话他们真的会大打出手的。”雅米拉带回一口袋的信件和羊皮卷,这些都是斯瓦迪亚的领主和当地的庄园主和乡绅们送来的,不是全是坏消息和求援信息的信件,就是他们对各自财产的凭证,有些可以追溯至两百年前,有些是上个月才从北方送过来的,但此时它们对他们主人当前的处境都一样的无用。雅米拉收到了一大堆这样的东西,她对当前情况的了解自然也是十分充分。

     “如果有失礼之处,那我道歉,但是您必须做出决定了,再晚几天,恐怕我们就只能用军队来控制局面了。”拜伦被雅米拉那幽怨盯得直发毛,掌心有些冒汗,实话实说,这阵子雅米拉一直在帮他忙碌这些他自己都不愿意处理的破事,就连艾雷恩一共也没见上几次面。拜伦不是傻子,雅米拉那不断鼓起的小腹他不会看不出来,再过上一两个月,雅米拉别说骑马,连出屋都该费力了。拜伦一直觉得自己亏欠这个年轻的姑娘,所以他没少给艾雷恩暗示,但对方都当做看不见。拜伦看着雅米拉那疲惫的神情,他在心中暗暗发誓,等这事结束了,他必须让艾雷恩给人家一个交代。

     不过目前,他还要集中精力解决眼下的麻烦。但幸运的是,拜伦在回归以来获得了几个属性点,既然眼下已经安全,他便在几天前思考到头疼的时候把智力一口气加到了12点。几乎是那一瞬间,他那一团浆糊般的大脑就瞬间清澈,虽然没有变成高智商天才,但是他的思维速度地区快了许多,学习能力也显著提高了。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一整天,终于研究出了一套方案,足够应对眼下的问题了。

     “别担心,雅米拉,我们会顺利的解决这件事的。”拜伦露出了十分自信的笑容,那胸有成竹的模样,就连几位跟他相熟的队友一时也有些糊涂,不知他们的这位领主是从哪来的信心,不由得朝他露出了怀疑的目光。

     “雅米拉、法提斯,对,当时还有艾雷恩,我们之前谈过,这件事当中有三个人最为关键,那就是联合起来强征土地的三位斯瓦迪亚新任领主:艾尔迪斯男爵、格里恩男爵、迪米克劳斯男爵,这三位从法理上获封了维鲁加外围大片的土地,而且大多都已经属于当地的乡绅。那么,我想我们可以从他们为突破口,解决这件事。”

     “所以说,你打算站在本国的贵族这边?”

     “不,当然不是。我打算从中周旋一番,减轻矛盾,达成一个满意的结果。”

     “这恐怕很难做到,大人,他们互不相让。”

     “确实,法提斯,你说的没错。”拜伦点了点头,随后从身边一个装满了纸卷的框子里拿出了几个纸卷。“我之前让雅米拉跟罗多克的庄园主和乡绅们聊过,他们不过是口头上厉害,心里最在乎的还是固有土地,但现在是受到人家的统治,他们关键时刻还是要妥协。我前天出了趟城,当时你们都不在,但我和一名前维鲁加议员在他的乡间别墅里聊了一阵,作为本地地主的代表,他接受了我的方案,同意用金钱换安全。这三位男爵领地内的罗多克地主会每年向他们缴纳额外赋税,并且会支付给他们一大笔第纳尔来换回他们的土地。”

     “可这个方案之前罗多克人之前就提出过,被斯瓦迪亚的领主们否决了,他们似乎更倾向于直接用于拿下这些土地。大人,您真的觉得这点好处比得上直接拥有拿下土地来的划算吗?”雅米拉对拜伦的说辞有些不解,也不看好拜伦的方案。

     “当然比不上,所以我们得根据具体情况采取不同的手段。”拜伦再次露出了那种笑容,并且向他们打开了那些记载着大量个人信息的纸卷。

     “首先是艾尔迪斯男爵,虽然他有些肥胖,但他的家族可世代都是英勇的骑士,他本人也不例外。在他继承了家族财产成为领主之后,他也乐此不疲的参加剑斗比赛、与人决斗、没完没了的外出打猎,在北方时我在宴会上见过他几次,我敢肯定这些形容绝对符实,他脑子除了打架还是打架,对管理家族在北方的领地漠不关心,对所有的管理和文书工作都十分反感,从不接见向他请愿的执政官和村庄长老,他的管家甚至要请牡丹团来解决匪患,就因为这位领主拒绝用自己的军队保护那些他厌恶的农民。现在他来到了南方,对这些土地的需求也不过是购买盔甲武器的赋税和香醇的葡萄酒,对管理土地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已经让马尼德做了一本套复杂到他看了就头疼的假账,显示他领地内多个葡萄园的亏空和债务,之后还会有很多他刚在南方认识的“朋友”告诉他一些关于南方的消息,他会以为罗多克不同于斯瓦迪亚,商业纠葛和政治斗争直接影响土地带来的财富,领主必须亲力亲为才能赚钱,否则就只会有一堆坏账。相信我,雅米拉,凭你的口才,他听到这就不会对这些土地有兴趣了。当然,保险起见,我们还要散布一些谣言,以蒙蔽他的判断。”

     “之后是迪米克劳斯男爵,说实话我和他算是朋友,我总去乌克斯豪尔,而他家在乌克斯豪尔的乡下的领地已经传了五代了,我路过他领地的时候经常拜访他,相互之间都帮了不少忙。他的家族庞大又富有,而且根基一直在乌克斯豪尔,他在南方的土地基本属于锦上添花,他们家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家族内斗和地方政治上。之前我们相互通了几封信,他似乎乐意看到有人帮他托管这块地,并且打算把那个一直和他争财产的弟弟扔到这里来,我打算和法提斯一起与他当面谈一下这件事,到时候我们给他兄弟准备一个庄园,用罗多克人缴纳的税赋养着他,把他的实权架空,那他兄弟就没法回去跟他争抢土地继承权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您的想法不错,大人,我相信这很可能会成功。可是大人,格里恩男爵怎么办?据我了解,他贪婪又固执,懦弱且卑鄙,因为缺钱卖掉了原有的领地给一位伯爵,南方的土地对现在的他来说十分重要,恐怕他不会让步。”法提斯先是赞叹了一番,随后又皱起了眉头。

     “确实,这个讨厌的家伙一向不通人情,也是最难对付的。要是以前,我还真没什么法子,但眼下他穷的开不起亲兵的薪水,手下人卖掉了盔甲才能吃的上饭。或许他不通人情,但是他总归会恐惧刀剑和弩矢。肯拉得,我需要你和罗尔夫带着我们的骑兵队去跟这位男爵“谈谈”,告诉他,他的两个盟友已经抛弃他而去,要么他接受我们的条件,拿一笔我替他担保的无息借款度过难关,要么以后强盗天天去他的领地给他找麻烦。记住,别用武力,要有礼貌,我相信你知道分寸。”

     “乐意为您效劳,大人。”肯拉得上前一步,冲着拜伦行了一礼,显然对这类让贵族难堪的任务很有兴趣。

     “确实,等他接受了您的条件,他以后也不会有足够的前维持部队给我们造成威胁了。不过大人,您说要达成一个满意的结果,但他们未必会感到满意。”

     “没关系,只有我满意了,那就是令人满意的结果。”拜伦说完,微笑着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