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推衍娘子:状元相公不信邪 > 第1550章 花翎奇遇记77
最快更新推衍娘子:状元相公不信邪 !

    第1550章 花翎奇遇记77

     花翎道:“殿下欲从何处查起?”

     皇三子道:“先去户部查账,再去兵部核对,若是无误,那便开仓。开仓也无误,就只能去边关查了。”

     朝廷在天下各处都设有粮仓,一是为灾荒应急,二则是为打仗做准备。朝廷要给荣国粮草,自然是就近调度,如此能省许多人力物力。

     花翎闻言心中一喜,那就跟凌泽生顺路了。

     于是她只充当护卫跟在皇三子身边看他查案,即便她有搜魂术,能不着痕迹地翻看他人的记忆,神识一扫也能知道各处动向,但她也选择了装聋作哑。毕竟这种能力太可怕了,即便查清案子也会引起上面忌惮。

     天下之大,能人异士无数,花翎可不敢自居天下第一。万一就碰上了克星,可怎么办?

     “待路上设法提醒他一下。”花翎心思一转便有了计较。

     皇三子在户部查完了账目,又去兵部核对,都无误。

     “看来只能启程北上,开仓验粮了。”

     除了花翎,皇三子只带了两名武德司的人随行。这两人护卫的作用反倒微乎其微,毕竟有花翎在,他俩就打打酱油了。但皇三子还是带上了他们,究其原因,不过是他需要有人向卫帝传递案情。

     皇三子一行轻车简从,速度很快,只走了三天就到达了第一座粮草所在。

     “孤乃钦差,奉旨查案,开仓。”皇三子出示了钦差令牌,随后下令道。

     粮仓的守卫一见“如朕亲临”的金牌,当即不敢抗命,打开了粮仓任由皇三子检查。

     “取账目来。”皇三子吩咐道,然后对花翎道,“有劳了。”

     这是他们事前说好的,由花翎出手清点粮草,比其他人来高效。

     花翎抬手一托,粮草便一一飞起,往空处叠加。具体数目花翎其实根本没数,因为在她出手之前,她就已经用神识扫过了。

     等所有粮草都被“过了一遍”后,花翎冲皇三子点点头:“对得上。”

     皇三子神情凝重,账目越对得上,说明此事越复杂啊。

     要是账目错了,那就直接能查到根源所在。

     “去下一个。”皇三子转身道。

     等他验完所有被调度过的粮仓后,竟然每一处的账目都对得上。

     “账目全对,到了荣国境内反而少了五成,你说可笑不可笑?”皇三子真的气笑了。

     花翎道:“要么是有人做假账,要么是荣国胡说。”

     皇三子沉吟许久,微微摇头:“荣国不至于在这上面说谎,应是我们这边出了问题。”

     荣国要是在这上面说谎,一开始就别归还燕云十六州了——跟燕云十六州比起来,这点粮草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花翎道:“殿下英明。”

     皇三子无奈看她一眼:“孤知你实力深不可测,此时就不要跟孤说这些虚的了,速速破案才是正经。”

     花翎思忖如何编话,忽然心中一动计上心来:“那我也不相瞒了,之前来得路上,我听到了一些议论,或许对殿下有用。”

     “什么议论?”皇三子追问道,又对武德司的两人道,“你们有听到么?”

     两人摇摇头。

     花翎道:“我的听力远胜他们,他们不曾听到也是正常的。”

     “那你快说说是什么。”皇三子道。

     花翎也不卖关子:“我听到几名脚夫议论前几日在码头搬货赚了一大笔钱。有人好奇悄悄戳了个洞,发现全是粮食。”

     皇三子心头一震:“有人把粮草卖了?”

     “我也不知,不过无端出现这么一大批粮食,让搬运的脚夫都能大赚一笔,想来不是寻常人能有的。”花翎道。

     皇三子二话不说就上马:“还请你帮忙找到那几名脚夫的下落。”

     花翎也不推辞:“是。”

     一行人立即往回赶,好在那群脚夫正在歇脚,也没往别处去。看到皇三子四人朝他们过来,还紧张了一会。

     “几位贵人找我们有什么事?”一名脚夫大着胆子问道。

     皇三子没想在这种地方暴露身份和目的,只道:“我有事问你,若是能回答得好,这银子就是你的。”

     “您要问什么?他知道的我们也知道啊!”其他人嫉妒道。

     “你们前几日可是搬过一批粮食?”皇三子问道。

     “是是是。”几人抢着答道。

     “船有什么标识?往哪去了?”皇三子又问道。

     “船没挂标识,都是普通的货船,不过是真多啊,我们一共搬了得有十多艘了吧。”脚夫自己都记不清了。

     “十六艘,压得满满的!吃水都快到栏杆了。”另一人补充道,“船全往西去了。”

     “往西?”皇三子皱眉,“往西是打算运往何处?难不成想卖到西域去?”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多问一句:“找你们搬货的是什么人?”

     “就是码头的管事啊。”脚夫们说道。

     皇三子丢下银子,转头去了码头。

     码头的管事正躺在凉棚的躺椅上假寐。

     皇三子冲武德司的人使了个眼色,一人立即上前把管事揪了过来。

     “谁!”管事怒喝道,“知道老子是谁吗?敢对老子无礼?”

     武德司的人横行霸道惯了,何曾被人这么喊过?当时就一个巴掌扇了过去:“老实点。”

     管事被打懵了,愣愣地被提到皇三子面前。

     皇三子道:“之前运粮食的船是谁家的?”

     “什,什么粮食?哪有粮食?没有运粮食的船啊。”管事装傻。

     皇三子脸色一冷,武德司的人抽出佩刀架在管事脖子上:“想清楚了再回答,糊弄了贵人没你的活路。”

     管事脸色一白,可还是咬着牙道:“真没有。”

     话音刚落,只见刀光一闪,下一刻他的左肩就传来一阵剧痛。

     “啊!”管事凄厉惨叫,被削去的左臂还在地上抽搐。

     “考虑清楚了吗?”武德司的人问道。

     管事奄奄一息道:“清,清楚了,贵人,小的糊涂,小的知错,求贵人给小的止血吧。”

     再不止血他要死了。

     武德司的人给他洒了金疮药,然后撕了他一块衣服把伤口给包扎了起来。

     “我不知道船是谁家的,来找我的人戴着幂离看不清脸,不过那人疏忽忘了换鞋,我认得是荆国的制式。”管事有气无力道。

     “你倒是眼尖。”皇三子意味不明道,“这银子你拿去养伤吧。”

     丢下管事,四人转身离开。

     “你能试试去追回运粮穿么?”皇三子抱着一丝希望道。

     花翎道:“我试试吧。”

     说完便纵身一跃,瞬间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这份实力着实恐怖。”武德司的人心惊道。

     皇三子看着花翎离开的方向默然不语。

     没过多久,让他们更加心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花翎真的追回了运粮船,且是直接单手托着回来的。船上的都惊呆了,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应对措施。

     他们此时完全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皇三子收敛了神情,道:“辛苦你了。”

     花翎一挥手,船上的人全部被丢了下去,捆作一团。

     武德司的人一番检验,汇报道:“殿下,这些人果然是荆国人。”

     皇三子的神情可谓是冷冽了,为什么卫朝送给荣国的粮草最后会到荆国人手上?这里面的水更深了。

     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押送这批粮草的人是皇长子和皇次子。在他俩坐镇的前提下,粮草出了这样的大问题,到底是下面的人欺上瞒下,还是本身就是他俩授意?

     皇三子不敢再继续深想下去,如此大案实在棘手啊,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