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落幕(上)
最快更新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
    “哦,这么说来井伊直政是死了吗?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啊,毕竟只要公家派系还有人能够活着回到现实世界,那么他就会告诉井伊家认准我们进行报复,因为井伊家肯定是打不过岛津家的,所以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来对付我们泽田家,何况这最后一击还是由师子玄你完成的。”
     师子玄摇了摇头,看着尹恩说道:“实际上井伊直政并没有死,因为我的最后一击并没有直接杀死井伊直政,只是让他身负重伤而由攻转守,所以我们才等到了另外一个擂台分出结果,剩下的人数达到了夜魔口中的晋级线,因此我们这其实算是打了一个平手。”
     “哦,那接下来应该就是决赛了吧?我想夜魔应该不会一次性招募上千名手下吧,而且这些手下的实力也都很一般。”刘星开口追问道。
     师子玄笑着点头道:“没错,夜魔也是这么说的,它对自己手下的挑选标准就是宁缺毋滥,都必须得有一定的特长才能更好的为它服务,所以在淘汰赛结束之后我们休息了一会儿,便开始一对一的接受夜魔分身的提问,说白了就是面试;当然了,如果夜魔对你不感兴趣,没有主动让你接受面试的话,那么你也可以不去参加面试。”
     “所以我自然是不会去参加面试的,因为夜魔的面试手段其实就是制造出一个幻境,通过面试者在幻境中的表现进行评选,而幻境的内容则是和面试者自己的过去有关,这也就是说夜魔会提前读取面试者的记忆,所以我可不敢让它知道我是泽田家的人,因为夜魔很有可能会认为我欺骗了它,违逆了它的命令,毕竟夜魔可是让泽田家的人一起离开。”
     “结果你们现在也都看到了,大部分通过淘汰赛的人都回到了现实世界,因为他们都没有被夜魔选中,不过这些人,当然也包括我都得到了一点好处,那就是某方面的身体素质得到了一定的提升,比如我现在就觉得自己的体力好了不少,换成以前的我从富士山上走下来,那肯定是会气喘吁吁的,那里会一回来就和你们聊这么多。”
     看来夜魔还是很“讲道理”的,知道自己进行的所谓淘汰赛说白了也是一个任务,所以既然能够完成任务,那么它就必须得给予一定的奖励才行,因为这可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规则,那怕夜魔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也不能避免。
     毕竟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就是这么一个“讲规则”的地方。
     “最后夜魔一共留下了三十个人,其中就包括了岛津四兄弟和井伊直政,以及织田信长和武田信玄,不过有意思的是夜魔把本多忠胜的尸体给留了下来,并没有像对待其他尸体那样付之一炬,所以我怀疑夜魔可能会复活本多忠胜,亦或者制作出一具本多忠胜的傀儡;说来这本多忠胜也挺倒霉的,按理来说他应该是可以通过淘汰赛的,毕竟他的战斗力就摆在哪儿,别说是十对十了,就算是十个打他一个,本多忠胜也是丝毫不虚的。”
     “但是,这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没想到本多忠胜竟然被自己的队友给背刺了,而背刺本多忠胜的是一个名叫江户川的秘密教会,这个秘密教会是在德川幕府建立之后才出现的,这么多年以来都盘踞在江户,也就是如今的东京,所以这个秘密教会也算是东京最早的地头蛇,不过一直以来都声名不显,虽然他们的实力并不亚于暗影会什么的;但是在他们对本多忠胜动手之后,有人就猜到了江户川的建立者是谁了。”
     “当年本多忠胜作为德川家康手下的第一猛将,肯定是为德川家康立下不少大功,可以说是德川家康最信任的武将之一,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本多忠胜也得罪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了一个名为野武士的小型秘密教会;这个秘密教会说白了就是由一群失去了主公的武士们所组建,所以其中有不少人都和本多忠胜有仇,因此本多忠胜特意找德川家康求来了一支军队前去剿灭。”
     “野武士虽然在名义上已经被剿灭了,但是实际上却有很多成员逃了出来,毕竟野武士在那时的岛国可不少见,所以他们很容易就能够装成普通人逃走;而这个江户川在成立的时候,就召集了不少野武士作为其外围成员,所以江户川在一开始的时候被认为一个雇佣兵组织,他们平时就居住在江户川的两岸,一有任务就会倾巢出动。”
     “不过等到德川幕府也开始实行刀狩令之后,江户川的那些武士也就失去了武器,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群雅库扎,也就是我们口中的小混混,不过他们以前毕竟都是武士,战斗力肯定是远超普通人的,所以江户川依旧混的还不错;当然了,谢谢都只是表面上的消息,岛津中野可是告诉了我不少关于江户川的小道消息,那就是一开始的野武士,与之后的江户川都和德川家康有关。”
     “虽然在织田信长还在世的时候,德川家康一直都以织田信长的弟弟自居,而且事事都听命于织田信长,甚至连织田信长要他杀自己的儿子都会照做,但是像德川家康这样的一代枭雄肯定不是光靠着隐忍和长寿,才当上岛国的新一任幕府将军,所以他在得到了今川家的地盘后就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这野武士就是他给自己准备的底牌之一,毕竟这些野武士不仅实力不俗,而且日常的维护成本也不高。”
     “结果织田信长发现了德川家康的异常,所以就逼迫德川家康以谋反为名杀了自己的儿子德川信康,而这德川信康就是野武士的负责人,因此德川家康在被逼无奈之下不仅杀了德川信康,同时也让本多忠胜找机会去剿灭野武士;到了德川幕府时期,德川家康也知道当时大量的野武士会成为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对社会产生严重的威胁,所以德川家康就重建江户川来控制其中一部分野武士。”
     “在这个时候,我们还可以看出不论是野武士还是江户川,实际上都和本多忠胜没有任何矛盾,但是在这会儿本多忠胜就和德川家康产生了一些间隙,原因无非就是狡兔死,走狗烹的戏码;本多忠胜就是那种典型的猛将,让他上阵杀敌肯定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到了朝堂之上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粗人了,再加上岛国四周都是大海,也不需要安排大将驻守。”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之前丰臣秀吉为了解决同样的问题,便硬着头皮派人去进攻朝鲜,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消耗人数过多的武士,毕竟这些除了上阵杀敌之外,其他什么都不会的武士到了和平时期就是累赘,因为他们连种地都种不好;但是丰臣秀吉的失败让德川家康可不敢也去进攻朝鲜,再加上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德川幕府对岛国的控制可是远高于丰臣秀吉时期,所以也犯不着为了消耗武士而派他们去送死。”
     “因此德川家康的想法就是整合这些武士去转行,而江户川就是这么一个中介所,所以德川家康原本是想让本多忠胜这个岛国第一猛将去负责江户川,毕竟以本多忠胜的大名去压制那些普通的武士还不简单?何况在成立了德川幕府之后,德川家康就开始重用自己麾下的那些文化人,而像本多忠胜这样的大将除非是有些文化,否则就只有被边缘化的命。”
     “于是乎,本多忠胜就和德川家康爆发了矛盾,最后不得不以身体不适为理由告老返乡,而且回到老家之后就把自己的一切都传给了儿子,以表自己没有东山再起之心;不过有意思的是本多忠胜是以眼睛不好为理由请辞的,结果他在回老家之后就木雕当成了自己的退休爱好,而木雕对眼力的要求可不低啊,所以本多忠胜没过几年就被刻刀划伤了手,然后因为感染而死。”
     听到这里,尹恩露出了一副“我懂了”的表情说道:“从表面上来看,本多忠胜可能是因为眼睛不好,才不小心用刻刀划伤了自己的手,但是像这样的意外虽然有可能发生,不过也未免太巧合了一点,何况像这种木雕刻刀一般都不会带有破伤风之类的魔法伤害;所以我觉得这有可能只是一种托辞,或许本多忠胜是因为被德川家康所抛弃,因此才郁郁而终,毕竟本多忠胜可是替德川家康打天下的第一武将,结果到了**行赏的时候却不得不告老还乡。”
     “当然这还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了,因为到了最后本多忠胜也没有和德川家康撕破脸皮,所以我认为最有阴谋论的说法便是德川家康派人暗杀了本多忠胜,而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本多忠胜在回家之后越想越气,因此就准备再去找德川家康讨要一个说法,所以德川家康就不得不杀人灭口,毕竟岛国的那么多武士还没有全部消停了,万一本多忠胜站起来登高一呼,这些武士就运气响应的话,那德川幕府可能就要像丰臣家那样一代而亡了。”
     “没错,岛津家所得知的小道消息就是这样,所以这一切如果是真的话,那么本多忠胜在复活之后就有可能直接找德川家报仇,到时候已经日薄西山的德川家可能就要倒霉了,毕竟强化版的本多忠胜是真的可以被称为本多高达。”
     师子玄又喝完了一瓶水,继续说道:“不过现在仔细一算,德川家的仇人可不少啊,毕竟德川家之所以能够成立幕府,并不是靠的自身实力,而是运气站在了德川家康的一边,所以德川家才有点莫名其妙的当上岛国之主;而且德川家在成立幕府的时候,实际上也就控制了本州的一部分地区,所以在这之后为了控制整个岛国,德川家也是使出了不少狠招,用来对付像岛津家这样的家族。”
     听到师子玄这么说,刘星就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么说来,之前在得知老祖宗能够有机会复活时,我想最郁闷的应该就是德川家了,毕竟老祖宗们如果不复活的话,德川家就不会被翻旧账;不过这次如果真的是德川家指示江户川背刺本多忠胜的话,我想德川家在岛国就会变成过街老鼠了吧。”
     “那可不一定哦。”师子玄笑着说道:“要知道德川家康也被夜魔给选中了,所以这些被夜魔选中的人,他们背后的势力应该会组成一个临时的同盟,因此德川家也算是安全了不少;除了德川家康等历史人物之外,御影剑也被夜魔所中。”
     “那岛津中野呢?”张景旭好奇的问道。
     张景旭之所以会提起岛津中野,主要还是因为岛津弘道的关系。
     “岛津中野也被夜魔所选中,不过我是真的搞不懂夜魔为什么会选中岛津中野,要知道岛津中野可是一路躺赢通过了淘汰赛。。。当然这就有可能是夜魔口中的特长了,我觉得岛津中野或许会成为夜魔这群手下中的狗头军师。”
     师子玄看了看富士山的方向,继续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到岛津中野等人听完了夜魔的训话,或者说是简单的上岗培训,那么公武之战就算是正式结束了,我是真没有想到公武之战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想到公家派系和武家派系的决战,说白了就是夜魔想要看的一场好戏。”
     一场好戏。。。
     刘星等人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因为这么多人打了半天,结果突然发现自己就是一个逗人开心的小丑,这心理落差可不是一般的大。
     这就好比你当了女神四年的舔狗,结果在毕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女神的眼里竟然连备胎都算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