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第两千七百二十七章表演
最快更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碇真嗣不止一次被告知自己的责任是拯救全人类,如果失败会如何如何悲剧,所以他的压力非常大。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所有人对他的要求都是不能错一次,但人又怎么可能不犯错?如果人不犯错,那就是神仙了。
     这里就有一个悖论,越是不想犯错,就越是会往失败的方面想,就给自己造成越多的压力。就好像要忘记大象,就必须想到大象一样矛盾。碇真嗣不想犯错,但犯错的后果就好像是鬼魂幽灵一样纠缠,让他根本不能放松,他会想到如果自己失败,所有人都会众口铄金地指责他是人类毁灭的罪魁祸首。
     当然事实上也是如此,碇真嗣要是真失败了,那大家确实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这就是做实事的代价,做好了,大家认为这是理所当然。做不好,非要骂你个狗血淋头。
     现在狙击作战已经开始,双子山后方大量的缆线全力输送电力,温度不断升高。电力在输送过程中消耗转化成为热量释放出来,冷却器全力运转才能勉强让输电路线能够稳定。
     电力一阶一阶地送上去,从全国聚集在一处,最后全部输入阳离子狙击枪的电容器中,只需要扣下扳机,就能释放超强的力量。
     同时削弱雷天使at力场的砸钱攻击依旧在进行,大量的火力不要钱地释放,然后被雷天使的反击毁灭。
     在这个过程中雷天使的力量也在削弱,因为人类的攻击从四面八方袭来,他必须不停地释放力量反击,时而以激光横扫一片,时而化为盾牌承受炮弹,时而又必须对远处的火炮阵地进行打击,雷天使很忙。
     此时碇真嗣还在胡思乱想,不过当瞄准镜中的瞄准线和目标重叠的时候,碇真嗣毫不迟疑地扣下了扳机。
     然而这么远的狙击,必然和重力偏转、气候温度、环境因素等等关系密切,一个环节出错,就可能导致可怕的误差。
     在远处,因为停电而无事可干的民众们聚集在第三新东京市外,远远地看着这场规模浩大的烟花表演,这次烟花表演比任何一场都要昂贵。
     咻,当初号机射出笔直的激光的时候,大家还以为白天提前了,激光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城市,融化了轨道上的一切,连下方的钢铁输电塔都承受不住被融化了,可见全国的电力聚集在一起是何等的威力。
     杜兰知道因为雷天使周围的热能干扰,第一发没射穿敌人的核心,所以接下来雷天使的反击会非常迅捷。
     就在大家看到激光射穿雷天使,看到使徒大出血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欢呼雀跃,雷天使的愤怒反击已经完成了。
     “热能反应。”双子山后的cic只来得及说一句,雷天使的第一发反击已经来了,隔空的爆炸,直接掀翻了初号机。
     葛城美里大惊,没想到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阳电子炮的情况呢?”所在山后,整个指挥系统并没有受到破坏。
     “还能使用。”
     “初号机呢?”
     “建在。”
     “输电路线如何?”
     “百分之八十七可用,现在正在全力修补。”cic说道。
     因为他们是在双子山的背面,所以雷天使的攻击虽然让周围炙热无比,但这里本来就很热,影响不大。所以现在所有工人都在全力以赴,努力地完成第二发发射的准备工作。
     “让零号机上。”碇源堂认为初号机已经不堪重用。
     “请给真嗣一次机会。”但葛城美里现在却坚持要让碇真嗣证明自己,这个时候她是如何考虑的并不清楚,或许是同情碇真嗣,也可能是觉得临时换将并不好,总之她愿意给碇真嗣一次机会。
     如果没有这次机会,碇真嗣永远就是个失败者,大家再也不会相信碇真嗣,少年的自信心也会受到巨大的打击。
     碇源堂接受了建议,那就让自己的儿子再试一次吧。
     葛城美里对碇真嗣说道:“真嗣,现在我们就把全国的电力再一次输送给你,我相信你。”大姐姐的信任可是无价之宝。
     现在最担心的还是雷天使的反击,但怕什么来什么,cic发现雷天使在一击之后,再次集中热量,第二发更强的反击就要来了。
     而现在初号机还没有做好准备,电力也没完全输送过来。
     “绫波同学,看来轮到我们登场了。”杜兰表示终于轮到自己了:“哇哈哈哈,今天就要让世界知道知道人生导师的力量。”
     绫波丽看杜兰这么激动,只能提醒他:“我们的任务是用盾牌为阵地提供掩护。”零号机的任务很简单,他们手上有一面用航空耐热材料打造的盾牌,可以承受上千度的高温。不过绫波丽很清楚盾牌不可能支撑很久,因为雷天使的攻击远远超越盾牌的承受上限。
     “现在我是驾驶员,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杜兰表示现在听他的。
     雷天使的攻击已经要来了,杜兰开始了他的表演,要让大家看看超级系机器人的战斗到底是怎么样的。
     “燃起来吧!”先吼一嗓子。
     杜兰背后的绫波丽只觉得耳朵都要被振聋了,老师吼这么大声干什么?当然是超级系机器人就需要嗓门来控制,战斗力和嗓门是成正比的。
     所有人都听到零号机里有个男人的声音,立刻都愣住了,从双子山下,到神经元里,所有人都傻眼了。
     此时雷天使的攻击已经来了,而初号机还在热浪之中做准备,碇真嗣忍耐高温抬起沉重的狙击枪。面对使徒的反击,少年毫无还手之力,只觉得死亡光芒要将他吞噬,但在死亡的边缘他的耳膜先受到了杜兰的摧残。
     “at力场全开,现在是表演的时间了。”杜兰驾驶零号机一个旋转跳跃站在了死光和初号机之间,但他并没有使用盾牌,而是单手去接。
     “到底怎么回事?”葛城美里表示零号机里到底是谁?给零号机准备的盾牌又到哪里去了。
     死光和零号机接触,懂行的人都知道零号机根本不可能承受这样的攻击,然而雷天使的攻击却开始了拐弯,好像拐入了掌心迷宫一样。
     原来杜兰早就把零号机的at力场集中在手心进行了折叠和扭曲形成了一个宏原子的空间结构,现在雷天使的死光变成了填充空间的弦,最终杜兰手中将会出现一个巨大的原子,当然在外人看来那是一个巨大的闪电球。
     “能量被转化了?”赤木律子目瞪口呆,葛城美里瞠目结舌。
     雷天使的强悍是有目共睹的,零号机上的驾驶员竟然能在什么都不依靠外力的情况下化解雷天使的绝杀?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个时候初号机也开始反击了,他要扣动扳机保护绫波丽。但杜兰却再次出手,抬起另一只手以同样的方式接住了初号机的攻击。
     零号机站在雷天使和初号机之间,宛如止戈的神灵一般,把双方的力量全部握在手心。
     杜兰说道:“使徒的命也是命,我们根本没有必要战斗下去,大家要互相理解。”
     听到这话的人都是沉默的,表示这是什么鬼,什么使徒的命也是命。如果这点成立,那人类的命就不是命了么?人类和使徒根本不可能互相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