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元婴初期
最快更新神级农场 !

    此刻陈玄望着父亲伟岸的背影,心情也是十分激动的。

     元婴期,自从地球修炼环境开始恶化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元婴期修士了。

     这个修为放在修真界百花齐放灿烂无比的时候并不算什么,那时元神期修士都不少见,还有很多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能前辈,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可是现在,修炼界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元婴修士了,陈南风能够突破到元婴期,不敢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也绝对是震撼的壮举了。

     天一门上下都与有荣焉,陈玄作为陈南风的儿子,心中自然就更加自豪。

     而且陈南风在金丹后期巅峰的层次卡了这么多年,这次之所以能够有很大把握突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陈玄这一趟月球秘境之旅得到的机缘和资源。

     所以,陈南风如果能成功突破,最大的功臣就是陈玄了。

     陈南风脸上带着和绚的微笑,继续说道:“诸位道友,今日南风如果能顺利突破元婴期,我天一门将大摆宴席招待诸位,另外我还会在修为巩固之后登台讲道,同时还有一个机缘要赠送给有缘人,希望大家也能沾沾喜气!”

     陈南风显然对这次突破胸有成竹,提前就把后续的庆祝安排都告诉大家了。

     如果他不是把握极大,肯定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一旦突破失败,他现在的这番话就会成为笑柄,在极短时间内就能够传遍整个修炼界。

     而观礼台上的修士们听了之后,一个个也十分的兴奋。

     大宴宾朋倒是没什么,尽管天一门的宴席肯定少不了一些修炼界的珍奇食材,说不定对修为还会有所助益,但那毕竟是杯水车薪,这种普惠性质的宴席总不可能让每个人都能突破修为吧?如果天一门有这么深的底蕴,早就培养自家弟子,把宗门发展成一家独大的超级宗门了。

     大家感兴趣的,是陈南风会亲自登台讲道。

     所谓道不轻传,修炼者之间更是敝帚自珍,很多功法、秘技、阵法失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愿意公开传授修炼感悟的修士,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对于一些修炼资源匮乏的散修或者小宗门来说,聆听别的修士讲道,是一种非常好而且非常有效的修行方式。

     随便一个金丹期修士,如果原因公开讲道,那大家肯定都会趋之若鹜的。

     更何况陈南风还是金丹修士中的顶尖存在,极有可能突破成功,成为修炼界明面上唯一的元婴修士。

     这种级别的修炼者公开讲道,那就更是难得了。

     当然,就算是再厉害的高手登台讲道,每个人的收获和感悟也是不一样的,天赋高、悟性强的修士,得到的好处自然也会多一些。

     只不过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笨,每个人都幻想着自己的聆听讲道的时候就突然顿悟,然后修为突飞猛进。

     就连夏若飞都生出了几分兴趣——他不缺修炼典籍,不过陈南风这样的修士公开讲道,对夏若飞依然也是有很强的借鉴作用的。

     陈南风说完之后,就微笑着后退了两步。

     而陈玄则走上前来,站在了平台边缘,朗声说道:“诸位道友,家父开始修炼之前,我还是有必要跟大家明确几点,否则到时候出了事情,还怪我天一门不讲人情……”

     陈玄这番话有些严肃,现场的热闹气氛也一下子冷了许多。

     今天陈南风的突破极为关键,所以陈玄宁可扮黑脸,也得把该说的都说清楚,免得出了问题被人说是不教而诛。

     现场安静了下来。

     陈玄这才说道:“第一,家父修炼、突破的过程中,我们不希望有人故意打扰。所以请大家不要随意走动,同时保持安静。

     第二,在突破过程中,我们希望大家都留在观礼台上,不得随意离开自己的座位,更不得尝试着到平台上,否则我么也会视为敌人!

     第三,如果现场出现任何意外情况,请大家听从现场天一门弟子的指挥,有序地离开。

     第四……”

     陈玄列了好几点要求,语气是十分严厉的。

     实际上其他一些低阶修士可能未必能够发现,但夏若飞一走到后山就已经感觉到了,整个后山已经布置了密密麻麻的阵法,包括观礼台区域以及前方的那个寒潭,而陈南风和陈玄所在的平台,更是嵌套了多个阵法,有防护的,有攻击的,也有困敌的,甚至还有幻阵。

     这些阵法虽然在夏若飞眼中也就中规中矩,并没有特别亮眼的那种,但修炼界凋零得最厉害的其实就是阵道,所以如今懂阵法的修士已经不是很多了,天一门布置这些阵法,肯定也是下了血本的。

     一般的修士连阵法的存在都察觉不到,如果真有人心怀叵测贸然闯入破坏的话,下场一定非常凄惨。

     陈玄说完之后,就侧头看了看陈南风。

     只见陈南风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什么需要补充了,于是陈玄这才往后退了几步,回到了陈南风身后的位置。

     陈南风微笑着环视一周,然后在蒲团上盘腿坐下,双目微微闭上,慢慢地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目不转睛地望着高台上的陈南风。

     不得不说,陈南风金丹后期巅峰的修为,一进入修炼状态之后,的确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就连夏若飞都不禁暗暗有些羡慕——实力是一方面,单论修为的话,他和陈南风之间的察觉还是很大的。

     他才摸到一点点金丹后期的边,还远谈不上冲击瓶颈阶段,而人家陈南风则是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到达金丹后期了,如今更是在冲击元婴期修为。

     几十年的积累,陈南风的底蕴可想而知。

     就在陈南风开始修炼的时候,高台后方的陈玄也轻轻一挥手,高台上的一个小型聚灵阵顿时启动了起来,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抽吸周围如同小山一般堆积的灵晶灵石中蕴含的能量。

     同时,天一门内积聚的灵气,也以极快的速度汇拢过来。

     所有的灵气汇聚在一起,在陈南风周围形成了浓度极为恐怖的灵气云团。

     而陈南风也几乎同一时间,开始全力运转功法吸收灵气。

     金丹后期巅峰的陈南风,一旦开足马力吸收灵气,那消耗也是惊人的。

     浓厚的灵气云团微微一颤,很快就以陈南风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灵气漩涡,大量的灵气从陈南风头顶百会穴倾倒而入。

     陈南风身上的气势也发挥到了极致,须发无风自动,宛如天神下凡一般。

     现场大部分修士,其实只是看个热闹,他们并不清楚陈南风此刻的状态。

     不过夏若飞和少数几个实力雄厚的金丹修士,却是能窥探到一些门道的。

     夏若飞明显感觉到,陈南风其实已经无比接近元婴期了,他甚至觉得陈南风其实这段日子一直在刻意压制自己的修为,否则可能还没等到这次观礼大典的召开,他就已经突破了。

     不断的压制,也导致这次陈南风的突破势如破竹,几乎是以碾压的态势在不断地突破瓶颈。

     不得不说,这样的突破确实是相当具有观赏性。

     想必这也是陈南风决定公开突破的原因——一次突破就能够在大家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甚至很多人都生不出和天一门对抗的心思了,这是绝好的立威机会啊!

     陈南风吸收的灵气在经过丹田和周天运转之后,被源源不断地转化为了元气。

     在元气运转的过程中,金丹期到元婴期之间的瓶颈也在不断受到冲击。

     元气一遍遍冲击瓶颈的同时,也一遍遍洗刷着陈南风的经脉。

     而随着吸收速度的持续加快,陈南风经脉内的元气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浓。

     此时陈南风的经脉饱胀感十足。

     很快,在继续运行功法的时候,陈南风经脉和丹田内的元气也开始越来越浓郁。

     极致的压缩,自然会由量变引发质变。

     渐渐地,陈南风体内的元气竟然开始凝实,变得愈发浓稠起来。

     终于,有一缕元气经过一次次压缩之后,逐渐地被液化了。

     第一滴元气液化之后产生的元气液体,出现在了陈南风的经脉内。

     这就意味着他距离突破可能就一层窗户纸了。

     元气液化,是金丹期向元婴期转变进步的重要标志。

     真正等到完全突破元婴期,陈南风体内的元气可能会有相当一部分被液化,转变成元液。

     第一滴元液产生之后,陈南风的突破速度也开始加快。

     元液去冲击瓶颈,效果自然要比元气好一大截。

     随着元液源源不断的i产生,金丹期和元婴期之间的瓶颈也在被一点点打破。

     这个过程持续了大约半小时。

     没有任何人感觉到不耐烦,能够青烟看到地球修炼环境恶化之后的第一位元婴高手,这本身就是难得的机缘。

     接着,陈南风的丹田就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陈南风不惊反喜——因为按照宗门典籍的记载,在突破元婴期的过程中,丹田必然会产生一些波动和变化,一旦丹田开始颤抖,那就意味着突破已经无限接近成功了。

     果然,一会儿工夫,陈南风丹田的抖动幅度就大幅增加,终于到了一个极限程度。

     陈南风此时也是咬紧牙关——倒不是他后继乏力了,实际上他感觉自己到现在还犹有余力,只不过修炼资源多少有些不够了。

     不得不说夏若飞的眼光还是十分毒辣的,在陈南风还没出来的时候,他也不过是扫了一眼,就感觉天一门准备的灵晶灵石有些不够用,元晶更是数量很少,所以他当时就觉得似乎有些不保险。

     虽然夏若飞没有突破元婴的经验,但他的感觉还是很准确的。

     如果夏若飞自己要突破元婴期,那他准备的资源肯定会比这次天一门准备的多得多。

     当然,天一门这次拿出的资源,已经足以让小宗门感到绝望了,就连沐声、柳曼纱都觉得一次消耗这么多资源,如果换成他们一定会非常心疼。

     所以,这也并非天一门准备不够充分,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夏若飞明显感觉到现在高台上的灵气浓度已经开始缓缓下降了。

     陈南风自己自然感觉更加敏锐,他此时也是箭在弦上,突破到了这个阶段已经不可逆了,他即便是想停下来也不可能了。

     所以,陈南风只能咬牙坚持,丝毫不敢减慢吸收速度,因为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此时如果他自己降低吸收强度和速度,突破就可能功亏一篑,甚至还会遭到严重的反噬。

     高台上剩余的灵气在迅速消失,一旁的陈玄也不禁暗暗着急,眼看着就差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了,如果因为资源不足而功亏一篑,那实在是太令人绝望了。

     夏若飞若有所思地望着高台。

     他也在思考陈南风一旦突破成功,对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

     实际上观礼台上所有修士有一个算一个,包括沐声老牌金丹修士在内,都帮不上陈南风了,而且他们若是真的心怀叵测,也未必能够破开这密密麻麻的阵法。

     唯有夏若飞,实际上他是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地阻拦陈南风的突破的。

     那些阵法对夏若飞来说,还是太简单了一些。

     包括现在,就算夏若飞什么都不做,也有不小的可能性,是陈南风因为资源不足而突破失败,夏若飞只需要坐在观礼台上看戏就好了。

     夏若飞思考的过程中,高台上的灵气浓度依然在迅速降低。

     夏若飞看得出来,陈南风此时已经是有苦说不出了。

     夏若飞思考了一分钟,终于做出了决定。

     他直接心念一动,掌心中出现了五枚灵气浓郁的元晶。

     接着,夏若飞扬声叫道:“陈兄,请打开阵法结界!”

     夏若飞发声的同时,已经一扬手将五枚元晶打了出去,目标直指高台之上。

     陈玄听到夏若飞的声音,下意识地看了过来,当他意识到夏若飞送过来的是元晶时,连忙用精神力操控阵法,在元晶飞到结界屏障的前一刻,他直接将结界打开一条缝隙,元晶鱼贯飞入了阵法之内,抵达了陈南风修炼的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