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帝临鸿蒙 > 第三千六百零五章 时代天路,纷纷崩灭!
最快更新帝临鸿蒙 !

    无尽的天外,一条虚幻的长路浮现,浮现在无上祖河、无尽母海、秽土,劫尘以及逝水等诸多源头的上空。

     那条虚幻的路,很长,无尽长远,其上透着无尽的时光古意,从无尽的过去,一直延伸而来,像是一条横跨古今的时间线一般,在这条长路的尽头之处,有一道灰白色的汪洋的洪流伴随着一只巨大的手掌共同冲袭而来,自遥远的过去,横推四方,沿着那条虚幻的路,一直横冲,碾压诸世而来。

     这条虚幻的长路之上,并不是畅通的,其上存在着一道道巨大的天盾与天墙,横亘其上,阻挡着汪洋洪流与大手的袭冲,就像是一道道堤坝一般,不过,却是并不能挡住,随着那条灰白之色的汪洋洪流的不断冲袭,那一道道巨大的天盾与天墙一个接着一个的相继地破灭。

     而巧合的是,这片虚幻的异象之中出现的情况,而天外所呈现的真实的情况,是一致的。

     每当,那条由无尽母海与无上祖河共同演化而来的汪洋洪流与灰白色大手冲击一次天外的神秘古老的时候,那副虚幻的画面中的,汪洋洪流与大手,也会冲袭一袭那条长路之上的天盾与天墙同步。

     同时,每当那条由无尽母海与无上祖河共同演化而来的汪洋洪流与灰白色大手,击碎了一次天外的神秘的古路的时候,那副虚幻的画面之中,便是有一处屹立在虚幻的长路之上的天盾与天墙为之蹦碎。

     不同的是,每当那条由无尽母海与无上祖河共同演化而来的汪洋洪流与灰白色大手,破灭一次天外的神秘古路,天外都是会瞬间再次出现一条新的神秘古路,然而那副虚幻的画面之中,却不是了。

     那些存在虚幻的长路之上的天盾与天墙,每被消灭一个,便是彻底的不存在了,便是会永远的自那条虚幻的长路之上消失,每当天盾与天墙覆灭一个,那条灰白色的汪洋洪流,便是会随之沿着虚幻的长路,朝着前方推进而来,冲向下一个天盾与天墙。

     先前,仙濛宇宙一方的生灵与逝界一方的生灵,都是已经再度混战在了一起,然而如今,因为天外的那条虚幻的画面的出现,一时间,双方的生灵都是不由得再度停了下来,再度暂时的停战了,他们全都是在望着天外,望着天外的那副虚幻的画面,望着那条虚幻的长路,一个个心中皆是惊疑不定。

     “时代为盾,众帝为墙?原来如此,原来···竟是这样。”蓦然,一位须发洁白的老者倏然开口了,眉头紧锁,言语中透着恍然之意。

     这是一位来自于某个古老国度之中的老者,如今的乃是一尊绝代级大帝,他来自于极为遥远的年代。

     此刻的他,心中明悟,脸上满是恍然之色,到此刻为止,他心中明悟了很多东西。

     先前,他一直不明白,之前的那位不知道身在何方的生灵,所说的那句‘时代为盾。众帝为墙’究竟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天外的一方方崩灭又出现神秘的古路,以及其中所存在的生灵,究竟是什么情况。

     不过,现在他却是知道了,自从看到了天外的那副虚幻的画面,看到了那条虚幻的长路之上发生的景象之后,他···顿时明悟了,知道了一切。

     原来,天外先前所出现的那一条条神秘的古路,不是其他,正是自苍之时代开始,整个仙濛宇宙之中,所经历的一个个时代,而那一个个曾经出现在神秘的古路之上的那一块块天碑之上所书写的,原来正是那一个个时代的真名。

     一条神秘的古路,便是代表着一方时代,一条神秘古路的崩灭,便是代表着一方时代的幻灭与消亡。

     至于,天外的那副虚幻的画面,虽然画面是虚幻的,但是其中发生的事情,却是真实的,那是真实的事情的显照。

     那些存在于虚幻的长路之上的天盾,不是其他,正是古往今来,整个仙濛宇宙间,所经历的一方方时代,而虚幻的长路之上的一方方天墙,即为那一尊尊屹立在个个时代之中的大帝级强者。

     至于说,那副虚幻的画面之中发生的事情,为何会与天外,真实发生的画面,那般的同步与相似,为何每当天外有一方神秘的古路崩灭之后,那条虚幻的长路之上,便是会有一方天盾与天墙随之崩灭,原因无他,只因为,两者从根本上讲,本就是一体的,是同一件事物。

     因为,天外真实发生的事情,其实,乃是那副虚幻的画面之中发生的事情的投影,是其中所发生的事情的,详细的真实写照。

     至于,天外所出现的那一方方神秘的古路,其实,就是那条虚幻长路之上所存在的一方方天盾与天墙,一方方神秘的古路,便是对应着虚幻长路之上的一方方天盾与天墙。

     从那副虚幻的画面之中,所看到的是一个全局,是一个大致的情况,是那条灰白色的汪洋洪流与可怕的大手,侵蚀、湮灭着一方方天盾与天墙的大致过程,而天外真实发生的事情,则是

     详细的过程,是一方方时代,在那股灰白色的汪洋洪流与那只可怕的大手下,一点点被覆灭的详细过程。

     至于说,为何投影,看起来是真实的画面,而反而真实发生的情况,看着却是虚幻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如今真实发生的画面,并不是在当世之中,而是遥远的苍之时代,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在苍之时代之中,既然不再当世之中,所以其中发生的事情,在当世之中看着自然是虚幻的。

     而天外的那副投影,则是因为是直接投影到当世之中的,因为投影处在当世之中,所在才会看起来非常的真实。

     同时,这也正是那些天外的神秘的古路之上的生灵,全都是虚影的根源所在,因为,虽然画面是真实的出现在了当世,但是其中的生灵,却是遥远的过去,不再当世之中,所以,那些生灵都是虚影。

     “时代天路?莫非···那是传说中的时代天路?”突兀的,有一道惊呼声响起,言语中透着浓浓的惊疑之色,这次说话的乃是一位老妪,她极为的古老,来自于距离苍之时代较为接近的一个时代。

     与之前惊呼的那位老者一样,此刻的她也明悟了一切,知道了一切。

     其实,不止是她,此时此刻,整个鸿蒙世界之中的所有大帝级强者,都是已经明悟了,甚至很多大帝之下的强者也明悟了。

     此刻,那位老妪之所以会出言惊呼,那是因为天外的那条虚幻的长路之上所发生的事情,让她想起了一则古老的传说,一个关于时代天路的传说。

     事实上,她猜测不错,天外的那条虚幻的长路,的确是时代天路,同时,它也正是先前横亘在天外的那条断断续续的路,只不过,如今,这条路上的段层处,全都变成了一方方天盾与天墙。

     如今,这条时代天路,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皆是因为古往今来,个个时代之中的那些大帝,是他们共同操控着这条时代天路,让其显化在了世间。

     先前,在那条代表着祖苍时代的神秘古路出现之前,天外,曾经无尽是时光与岁月之力蔓延、交织,这股力量出现的很快,消失的很快,一瞬即消,等力量消失之后,一切看起来和之前无二,实际上,却不是,因为,在时光与岁月之力消失的那一刻,无论是无尽母海、无上祖河、还是秽土、劫尘,亦或是逝水,全都是脱离了当世,被强行带到了遥远的过去,带到了时代的天路之上。

     这些都是古往今来的那些大帝强者的手笔,是他们共同为之的,之后,古往今来的那些大帝,又以各自所处的时代化为盾牌,以自身为天墙,化为一方方时光要塞,堵在时代天路之上,抵挡着那股灰白色汪洋洪流与可怕的大手的侵袭,用以护佑苍生,护佑着诸天大道与无尽奥义,护佑着诸天寰宇,芸芸众生。

     只不过,可惜的是,效果却是并不怎么好。

     因为,以个个时代与大帝化作的天盾与天墙,虽然都是能够挡住灰白色的汪洋洪流与大手的侵袭,但是,却都只是暂时的,并不会持续多久,一段时间之后,便都是会直接崩灭。

     “轰!”

     “哗啦啦!”

     ···

     蓦然,伴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天外的一处神秘的古路,轰然蹦碎了,彻底的化为了飞灰,同一时间,天地震颤,举世哀鸣,漫天都是无尽的殇与悲。

     “灭了,又···覆灭了一个时代。”

     “宇苍···宇苍时代,破灭了,彻底的···消亡了。”

     ···

     鸿蒙世界之中,许多生灵口中轻声呢喃,满目的悲伤,甚至很多生灵的脸上,都是不知不觉的布满了泪痕,心中有着难言的伤痛,之前,他们几乎都是不明白,为何那些神秘的古路破灭的时候,会出现天地同悲,举世同殇的情况出现,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受影响,跟着伤悲,但是如今,他们却是知道了。

     因为,那一方方神秘的古路,乃是一方方时代,那一方方神秘古路的湮灭,也就是一方方时代的湮灭,那是真正的湮灭,是真正的消亡了,是为了护佑自己,为了护佑着诸天万道与无尽奥义而消亡的,从此,不存于世,于世间永不见了。

     刚刚,就在天外的那条神秘古路,也就是宇苍时代崩灭的时候,众生除了有一道无敌举世的盖世帝影显化之外,还有一道惊艳众生的绝世倩影,艳绝千秋,冠压万古,那是绝代女帝的身影。

     绝代女帝,虽然生于宇苍时代,但是宇苍大帝,却不是她,因为她消失的比较早,在她消失之时,宇苍大帝甚至还没有成名呢,不过,虽然消失的早,在世间存留的时间也短,但是她太过惊艳了,才情压万古,在曾经的那个时代,留下过无比惊艳的一笔,所以,就在刚刚宇苍时代崩灭的时候,她的身影,于万古万世间,最后一次显化了出来,映照诸世间。

     “祖苍时代、元苍时代、鸿苍时代、纪苍时代、月苍···如今又是宇苍时代,这···这才多久,居然就已经覆灭了这么多的时代了?”吴来世双目圆睁,望着天外喃喃低语道。

     “是啊,太快了,那条灰白色的汪洋洪流,究竟为何物?还有那只大手,究竟是何存在演化而来,为何有如此凶威?”游今生接话,他心中很是震惊,那条灰白色的洪流与那只大手太过可怕,简直是横推一切,时代与大帝皆不可挡,无可争锋。

     “哈哈,万秋万古间,逝古若洪流,当噬灭的过往,倾轧而来,谁可抵挡,众然是无尽时代,时光与岁月相阻,又能如何?”这时,一声得意的大笑声响起,那是那位自祭桥的深处出现的至高帝上。

     说完,他看了眼血劫等人,随即,几人齐齐而动,再次朝着冷幽幽和梦华胥两女杀了过去。

     “杀!”

     ···

     紧随其后,鸿蒙世界之中的那些逝界的生灵,也都是倏然动了,纷纷爆吼一声,朝着鸿蒙世界一方的生灵杀了过去,至此,混战再度爆发。

     同时,就在双方再度混战的时候,天外的灰白洪流与大手,再次于一方新出现的神秘的古路,碰撞在了一起。

     ···

     岁月幽幽,时光荏苒。

     转眼间,一万年的时间,悄然而过。

     在过去的一万年里,天外的征伐,一直在持续着···

     事到如今,整个苍之时代,已经···彻底的不存在了,彻底的湮灭了,而今,天外显化的那条神秘的古路,属于云荒时代。

     云荒时代,乃是整个荒之时代的中期,换句话说,到如今为止,荒之时代也已经覆灭了一半了。

     不过,相比于天外的情况,鸿蒙世界之中的情况,却是非常好,因为,万灵阶梯的缘故,又因为时代天路的护佑,使得鸿蒙世界之中并未受到不好的影响,修者修炼的速度极快,所以在过去的万年岁月里,鸿蒙世界之中的修者的数量再度增加了很多,强者辈出,大帝级强者也出现了很多。

     “轰!”

     ···

     不久后,随着一阵巨响,天地同悲,云荒时代就此破灭。

     如此以往···

     百年之后的一天,随着又一声巨响,天外又一方时代崩灭了。

     同一时间,一位原本正在与逝界一方的数位大帝厮杀的男子,看向了天外,满目泪痕,口中喃喃低呼:“天帝陛下···”此人,乃是古寻方,如今的他,已经是一位绝代级大帝了,战力超强,如今,他之所以会如此的伤感,甚至流泪,那是因为刚刚覆灭的乃是神荒时代,是他所处的时代,同时他也看到了神荒天帝的消亡。

     时间悠然,岁月无声。

     就在这一天,就在五千年后的这一天,随着一声惊天的巨响声,荒之时代的最后一个时代天荒时代彻底的崩灭。

     天外,那副虚幻的画面之中,虚幻的长路之上,也就是时代天路之上,灰白色的汪洋洪流与可怕的大手,一路横压而来,直接来到了古之时代···

     ···

     “哗哗!”

     “哗啦啦!”

     ···

     天外,华光摇曳,很快,随着一股浓郁的苍古时代的气息传来,一条新的神秘古路出现,上有天碑浮现,其上刻着苍古时代四个大字。

     此外,古路之上帝影浮现,顶天立地,在其身侧一杆巨大的战旗伫立,旗面招展间,遮天蔽日,云动古今,那是苍古大帝。

     不过,一如之前的个个时代一般,苍古时代也并未存在多久,一段时间之后,苍古时代崩灭。

     如此情况,继续持续着···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推移,天外的那一方方时代,一个个崩灭,又一个个的浮现,苍古时代之后,荒古时代出现,接着洪古时代、太古时代、元古时代···

     如此以往,就在两千年之后的这一天,天外,一道巨大的断剑横空,其上神辉熠熠,绽放着无尽的锋锐,光挥极尽,不过,不久后,所有的一切,归于暗淡,那柄断剑也随之崩灭,同时与之一起崩灭,还有整条神秘的古路。

     “神古时代···破灭了!”天穹之上,凤羽口中喃喃低语,有些怅然若失,因为刚刚覆灭的是神古时代,而那柄断剑属于神古大帝,风吟清寒,那是她的一位故友。

     时间幽幽,数百年之后的这一天,天外,一条神秘的古路之上,倏然飘起了无尽的花朵,个个璀璨至极,漫天的花语间,有古琴悬立,琴弦飞舞间,袅袅的琴音,传响诸世内外,此外,更有一口钟凌空,风起云回间,钟声回荡,阵阵的钟波,若涟漪般,荡漾千秋万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