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都 > 第四十一节 乱世人命贱如狗
最快更新仙都 !

    忽忽数日过去,正午时分,华亭镇传来消息,嵩山派掌门丁双鹤的船驾业已靠岸,一行人用过午饭,正往华山而来,“掌剑双绝”仇诸野引了李一翥、江上柳、燕平芜三名弟子下山迎接,厉掌门令合川谷周轲前往十八里坪听命,家眷和女弟子一同随行。

     “家眷和女弟子一同随行”,乍一听没头没脑,周轲心里却清楚其中的意味,看来师兄担心的事并非空穴来风,他忧心忡忡,当即召集起弟子门人,命彼辈打点随身物事,即刻动身前往十八里坪,如无意外,可能会盘桓数日,秋祭之后再回转。合川谷的弟子听说去十八里坪,一个个挤眉弄眼,神情颇为兴奋,江、燕二位师叔门下颇多美貌的女弟子,他们正愁没机会献殷勤,打动佳人的芳心。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动身上山,去往十八里坪祠堂,羊护等一干记名弟子有说有笑,欣赏着山间的风景,犹如暇日郊游,根本没留意师父凝重的脸色。郭传鳞等四人跟他们不熟,有意放慢脚步落在最后,相隔一段距离,周轲心中记挂,频频回头眺望,确认他们没有落单。

     李七弦指着笑声最响,最欠规矩的一人道:“就是他故意打伤洪师兄的。”

     郭传鳞顺着她所指方向望去,只见一个举止轻佻的年轻人,满头油亮的黑发,亲昵地揽住另一人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不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李七弦扁扁嘴说:“他是周师叔的弟子,叫张鹿,听说家里是做茶叶生意的,非常有钱。这个人很嚣张,让人讨厌!”

     秦榕捅了她一下:“我觉得他好像对你有意思!”

     “省省吧,这种癞蛤蟆……”李七弦捂住嘴,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洪鲲忍不住规劝道:“师妹,别这么说,让人听见了不好!”

     李七弦哼了一声,压低声音嘀咕道:“我才不在乎呢!”

     秦榕见郭传鳞一个人拉在最后,放慢脚步与他并肩而行,笑道:“郭师兄,怎么精神不佳?”

     郭传鳞道:“没事,今早练剑练伤了,有点累。”

     秦榕怔了一下,她听李七弦说起过,这位郭师兄已经把长支的基本功练到了极致,连他都感觉累,那会是何等艰苦的磨砺。她好奇地问道:“这么辛苦练剑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轻轻松松耍乐子不好吗?当一名华山弟子,厕混于人群中,背靠大树,不出头,混吃等死……然而冥冥之中,仿佛有一条鞭子抽着他,每时每刻都不能放松,太孱弱,要变强大!这有用吗?人生在世,短短数十年,猪再怎么努力也飞不上天……郭传鳞脑子有些乱,他定了定神,咳嗽一声,道:“乱世人命贱如狗,唯有自身强悍,才能立命存身,我见过太多的人,像蝼蚁一样被踩死,连叫都没能叫一声。”

     秦榕触动心事,喃喃道:“现在是乱世吗?”

     郭传鳞压低几分声音,道:“听说夹关沦陷,太守史翔业已归降,赵……伯海占据雄关,进可攻,退可守,叛军随时都能长驱直入,攻打京城。”

     秦榕微微一惊,她还以为夹关固若金汤,叛军被阻挡在关外,不得逾越天堑。谷梁秦家是做翡翠生意的,战乱一起,珠宝首饰无人问津,生计定然每况愈下,关心则乱,她拉拉郭传鳞的衣袖,讨教道:“郭师兄,你觉得叛军……能不能成势?”

     郭传鳞显然考虑过这个问题,谨慎道:“在我看来,叛军的兵势之盛,远远超出朝廷的预料,那是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必须倾全国之力,才能一举平叛,否则的话,社稷根本不稳,改朝换代亦非不能。”

     秦榕吐吐舌头,道:“有这么严重吗?”

     话刚说出口,郭传鳞就后悔了,他在华山派身份有些尴尬,出身叛军,双手沾满鲜血,又与赵帅的谋主牵扯上瓜葛,最忌谈论叛乱一事。他急忙补救道:“这只是我的猜想,当不得真的——”

     秦榕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我不会跟别人讲的。”

     郭

     传鳞笑笑,岔开话题道:“那天还你的翡翠花佩,有没有带下山?”

     秦榕眼眸亮了起来,拉拉颈中的红绳,有些害羞,笑道:“挂着呢!我很喜欢!”

     “一定很漂亮!”

     话说得有点露骨,秦榕双颊染上一层红晕,却并不觉得讨厌。这一刻,她的心中充满了喜悦,短短几天里,她跟他第一次这么接近。

     看到二人肩并肩走在山路上,亲密地交谈,李七弦既欣慰,又有些失落,她故意喋喋不休缠着洪师兄,让他们落在后面,像一对情侣。但郭传鳞并没有把全部心思放在佳人身上,一阵近乎本能的警觉袭上心头,他突然停住脚步,抬头朝悬崖上的树丛望去。山风呜咽,枝叶婆娑,发出沙沙的声响,红叶黄叶飘飞如雨,阴影之中,仿佛藏着一双窥探的眼睛,冷冷注视着他们。

     秦榕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好像有人在暗中偷窥——算了,大概是我的错觉。”郭传鳞收回视线,留意到远处的周轲也立定脚跟,双眉紧锁,目光投向同一所在,他心中一凛,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没错。

     气氛顿时凝重起来,连张鹿都缩头缩脑,不敢大声说笑。隔了片刻,周轲挥挥手,示意洪鲲等跟上众人,不要落在最后。这一次,郭传鳞出人意料地听话,他拉起秦榕的手臂,快步追上前,洪鲲和李七弦见状,只得跟了上去。

     一行人绕过高崖,渐行渐远,四下里风声呜咽,如泣如诉,隔了许久,树丛中闪出一个鬓角斑白的中年人,背着手自言自语道:“周轲倒也罢了,毕竟是厉轼的徒弟,怎么连那小子都……”

     独上华山之人,赫然就是叛军的智囊,青城派余孽,韩兵韩大略。

     风云聚会,多年前的恩怨涌上心头,韩兵微微眯起眼睛,仰头望向云雾笼罩的十八里坪。嵩山派掌门丁双鹤亲自拜访,华山派五峰五支的头面人物,相比齐聚于此,正好毕其功于一役,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