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都 > 第一百零一节 三分天下
最快更新仙都 !
    赵荥攻下北都龙城,兵败如山倒,守军逃的逃,降的降,乱成一锅粥,大势已去,闻擒虎跟着丁双鹤一行弃城而逃,临走之时,他下令将龙城副留守兼龙城尹唐献仁放了。唐献仁满腹怨气,家眷还关押在大牢里受苦,多年搜刮的钱财一毫未剩,他将心一横,提着官袍主动请降,为叛军安抚百姓,封存钱粮,省去了赵荥不少手脚。
     赵荥治军极严,连砍十余颗脑袋,高高挂在城头,制止骄兵悍将进城掳掠,任谁的面子都不给,赵瀛待要上前分说,也被冷冰冰顶了回来。他心中恼火,却也无话可说,龙城不是他打下来的,当初为激励士气,“屠城三日”的许诺,权当放了个屁。
     叛军乱了一阵,在赵荥的铁腕压制下,很快消停下来,控制住局势。龙城乱了一阵,唐献仁瞪起眼睛咬紧牙关,威压恐吓,软硬兼施,使出吃奶的力气,一一安抚妥当,交了个投名状。未免赵鸿途之流挑拨离间,赵荥水都顾不上喝一口,斟酌言辞,遣使急报范阳节度使赵鞠,龙城已克,请大人入城主持大局。
     胡慕仙巴巴地留在城里,找上天龙帮少帮主夏荇,甫一见面,顿时吃了一惊,少帮主满面皱纹,白发苍苍,俨然成了“老”帮主,当是中了什么邪法妖术,精气为人夺去,寿元无多矣。夏荇听得来人系华山宗上使,不敢怠慢,问明了来意,面露为难之色,羊护并不在城中,而是去了百余里外的登天山,不知何时才会回转。
     胡慕仙向城中耆老问明登天山方位,赶去拜见魏十七,谁知才刚踏入登天山地界,神魂一阵迷失,不知不觉南辕北辙,掉头回到龙城脚下,才豁然醒悟。如此三番五次,胡慕仙终于确定涂真人所言“做了手脚”一事确凿无误,而魏十七入登天山另有要事,无暇理会他。什么样的人物,比仙城华山宗大长老的徒孙更要紧?胡慕仙觉得受了伤害,悻悻然回到龙城,耐着性子等候魏十七,为免误事,还特地托夏芊通报一声。
     夏芊承他万里相送的情分,亲手
     奉茶,殷勤致谢,胡慕仙看了她一眼,啧啧称奇,此女只是一凡夫俗子,得修道人指点,从头修炼道法,年岁虽大了些,错过了最好的时机,道途却并未彻底堵死。看到夏芊,便记起魏十七的另一个美貌徒弟李一禾,心中若有所悟,魏十七之所以逗留人间,是想多收几个徒弟再去往仙城,醍醐宗再怎么破落,终归是左道宗门之一,总不能只有宗主孤家寡人一个,连个使唤人都没有。
     想通了这一节,胡慕仙自以为得计,琢磨着投其所好,为他多找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弟子。
     等了数日,魏十七终于回转龙城,召他相见。突厥草原一别,前后不过数月光景,再度见到魏十七时,胡慕仙几乎认不出来,他微一错愕,随即恍然大悟,原来魏十七又回复了“羊护”的身份,是华山派的弃徒,河朔羊氏的幸存者,夏荇的妹夫,夏芊的夫君,不过这些人间的身份,迟早会如焰火消失在夜空,浮生如梦,唯有追逐大道,方有一线长存不灭的可能。
     二人把酒言欢,谈笑晏晏,酒过三巡切入正题,胡慕仙的来意与轩辕青差相仿佛,华山宗欲扶持储君梁治平,魏十七置身其间,态度不明,他受涂真人之托,问他一句,究竟想要什么。涂真人的言下之意,若他要求并不过分,不妨退让一二,结个善缘,这其中的分寸,胡慕仙再清楚不过,符箓,丹药,宝材,飞剑,仙姬,都可以商量。
     大梁国的供奉不可短缺,这是仙城的底线,魏十七沉思片刻,问道:“龙蛇并起,天下大乱,若仙城不插手,你觉得叛军能不能入主中原?”
     胡慕仙早将自己视作正经修道人,哪里关心过人间的纷争,不过此番在扬州听赵德容谈及天下大势,好歹记了一些,当下依样照搬道:“梁元昊的三个儿子都不成器,守成之材,又不能齐心协力,大梁国岌岌可危,趁早退守江南,尚可绵延国祚,河北三镇节度使眼光短浅,胸无大志,最多割据一方,西北叛军中赵伯海是个人物,又得韩大略悉心辅佐,如
     无意外,多半是他打下天京城,占据中原腹地,至于谁人能一统天下,眼下还说不准。”
     魏十七看了他一眼,哂笑道:“这不是你的见识吧?”
     胡慕仙毫不犹豫卖了师门的老底,道:“华山宗有一赵姓女弟子,奉命在梁元昊后宫充当贵妃,这些内情都是她透露的。”
     魏十七赞了一句:“能有此等见识,了不起。”
     胡慕仙会错了意,道:“那赵德容资质虽差了些,为人甚是精细干练,过些年回转华山宗,我命她转投醍醐宗,供宗主驱使。”
     魏十七不置可否,岔开话题道:“赵伯海勾结妖物,罪不可恕,天下战乱已久,亦尽早休养生息,不如北以渭河为界,南以大江为界,渭河以北藩镇故地,乃边境屏障,仍令三镇节度使驻守,江河之间中原沃土,归储君梁治平所有,大江以南鱼米之乡,归淮王梁治中所有,各守其境,剿灭赵伯海,将妖物逐出夹关,不得越沧岭半步……如何?”
     胡慕仙稍一琢磨,心下了然,华山宗支持储君梁治平,轩辕派支持淮王梁治中,划江为界,各得其所,庶几可免除一场纷争,至于河北三镇,分明被魏十七视作禁脔,有意命赵荥拿下。三分天下,兹事重大,魏十七尚未入主仙城,便从华山宗、轩辕派虎口夺食,令他为之乍舌。胡慕仙不敢自专,只答应向涂真人陈说此议,结果如何,谁都无法预料。
     魏十七提起酒壶,为他斟满美酒,胡慕仙受宠若惊,双手端起满饮一杯,觉得芳冽醇香,滋味绵长。魏十七不经意说起,过去数日在登天山顶,与轩辕派掌门轩辕青坐而论道,相谈甚欢,再过些时日,他将携门人将去往仙城,至于是入左道,还是归玄门,尚在犹豫中。
     胡慕仙闻言豁然开朗,魏十七并非真正的醍醐宗弃徒,血气秘术亦不一定归于左道旁门,待价而沽,莫外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