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混沌八皇 >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传闻
最快更新混沌八皇 !
    贺牛洲的传闻,自古流传,据说这里之所以山脉众多,实际上每一处山脉,都是那凶煞的骨头所化。
     在贺牛洲,有两个极复盛名的宗门,万法宗与灵门。
     这两个宗派极为庞大,占据贺牛洲,更列入了东洲九宗十三门之二!其门下弟子众多,但因整个贺牛洲太大,几乎相当于数十个洞府界一般,如此一来,大都也很难彼此遇到,摩擦虽有,可却不多。
     其中那灵门,极为诡异,所修功法五花八门不说,其最重要的,便是魂与幻!
     君梦和,就是灵门的弟子,其多重幻术之强,可略窥灵门的手段,传闻灵门的幻术修炼到极致,可以化作九重,最终达到幻真的程度,极为可怕。
     至于万法宗,讲究的是修炼五行之术,更有其独特的铠甲锻造之功,声名赫赫。
     在归一宗与灵门这两个大宗派下,还有诸多零散的小门小派,分散在整个贺牛洲,各自隶属万法与灵门操控,如朝拜一般,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送出类似供品之物。
     当年七彩仙尊的七彩门,便是这样的门派之一,只不过因其与灵门的弟子结成双修仙侣,故而在这贺牛洲内,受到了灵门的庇护,且也有与其天资惊人,被灵门看重的原因存在。
     只是在最近这几十年来,万法宗如日中天,其内冒出了一个核心弟子姜恭贏,此人传闻闭关很久,出关之后修为不凡,挑战灵门核心弟子数人,全部取胜,甚至就连灵门的寻常长老都不是此子对手。
     如此一来,这姜恭贏声名倍增,隐隐成为了贺牛洲新一代弟子中,第一人的身份!
     甚至还有人把他与东洲原本存在的四大天骄并列,齐称五岳!
     但这姜恭贏却很是谦虚,往往有人拿他与东洲四大天骄对比时,他都会摇头,不是自叹不如,而是对于所谓的四大天骄,很是轻蔑。
     时间长了,十年前的一次万法宗与灵门的比试中,姜恭贏一剑横扫,连伤灵门弟子九人,长老三人。
     当那个时候有人再次以东洲四大天骄与他并列时,他说出了一句,让整个贺牛洲所有宗派之修,震惊的话语。
     “我这一剑,可以重伤很多人,即便是那四大天骄,我也敢与其一战,胜负虽说未定,但却不会让我退缩半步!
     可这天地间,却是有一个只修仙不过千年的仙者,我站在他的面前,我...不敢出剑!
     莫说是我,就算是那四大天骄,在其面前,也配称骄?在我看来,这天地,新一代中,无人是他的对手!”
     这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一片哗然,所有听到这句话之人,无不震撼,他们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同样的思绪。
     这个人,是谁!
     是谁能让姜恭贏说出如此话语,让他在那人面前,竟然不敢出剑!!
     且只修不到千年,就能做到这一点,若这一切是真,那么这所谓的东州四大天骄,的的确确,不配在那个人面前称轿!!
     这句话引起哗然的同时,也被无数人质疑,但这一切质疑的话语,却是没有一个来自灵门,似乎灵门的弟子,知晓此人一般!
     这种诡异的变化,再次为这一次的哗然,抬到了极高的程度,灵门的沉默,似为其他宗派无数仙者掀开了种种猜测!
     这个人,是谁!!
     他能让姜恭贏不敢出剑,能让四大天骄不配称骄,能让灵门在听到后,没有丝毫的反驳,如同默认了这天地间,的的确确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甚至万法宗内,对于自己的弟子说出这样的话语,也竟然没有半点声音,如同,他们也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这个人,他,是谁!!!
     “他会出现的,他出现之后,你们会知道的!”这是有关这个神秘的他,在姜恭贏口中说出的最后一句话语。
     此事尽管过去了数年,但有关这个神秘人传闻,却是在这贺牛洲内没有消散,尤其是口口相传之后,衍变的越加剧烈起来。
     只是,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知道这个答案的人,他们谁都没有说!
     时间再长了一些后,这传闻也渐渐的不再激烈,慢慢的隐藏在了所有听闻之人的心中,或许有一天,他们可以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
     苍蛟宗,便是这贺牛洲内,一个处于中等层次的宗门,其山门范围,堪比小半个昆仑域,对于洞府界仙者来说,虽说还是不如中恒殿或者是当年的长生组织,可也是庞然大物,但在这仙界,却是泛泛。
     仙界号称有三万仙门法统,真假未知,但每一个宗派都大为不同这一点,倒是确有其事,这苍蛟宗名字虽说与蛟龙有关,但实际上其内弟子所修功法,却是与蛟龙没有丝毫关联。
     苍蛟宗的弟子,大都擅长机关傀儡之物,以此物作为辅助,展开神通手段。往往入门弟子都需要自己炼制出本名傀儡后,方可外出行走,至于傀儡也分等级,各自不同,威力也不相同。
     其中最好的,除了一些特殊的木头机关外,还有就是一些凶兽或者仙者的身体,也可以炼成傀儡。
     此术并非玄妙,往往各宗仙者大都会一些,但苍蛟宗的机关傀儡术,却是另有神奇,可以与其身转换,以便达到万古不灭的目的。
     据说苍蛟宗修为达到了玄劫初期的第一人,太上长老杜宁,便是一具木头人,平时看起来如常人无异,可一旦施展神通,就可清晰的看到,其木头的身体。
     在贺牛洲,苍蛟宗凶名在外,其门下弟子甚至连同门内长老,大都是以各种各样的手段,获得所需之物,其中杀人夺宝,更是不在话下。
     只不过因那太上长老杜宁,与灵门有很深的关系,故而在这贺牛洲内,横行肆虐,很少有宗派敢于招惹。
     且这苍蛟宗所杀所抢之人与宗派,也会进行选择,若是不便招惹的,就会避开,他们主要的目标,也有一部分是放在外洲人身上,若是有外洲仙者路过贺牛洲,便是他们最好的下手对象。
     一年的时间,此宗的弟子很多都在外游荡,搜寻各种信息,回报宗门,若是有难以一人吃下的敌人,则往往召集同门群起而上。
     汤仁,就是苍蛟宗的一个三代弟子,此人生性狡猾残忍,在三代弟子中凶名很高,颇受宗门看重,且此人眼光极为毒辣,往往一眼就可以看出对方是否可以下手,不会给宗门引来一些麻烦。
     他相貌如翩翩公子,看起来很难想象其恶毒之时的样子,即便是一些二代弟子,也大都不愿招惹此人。
     这一日,这汤仁正在天空飞行,双目眯着,准备去往贺牛洲边界,看看能否遇到外洲人来临,就在其飞行中,突然在他远处的天空,立刻出现了异变!
     他看到那片天空,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一片幽光闪烁而出的瞬间,一个身影从其内直接飞出,那身影背后似还背着一个棺材,刹那就直奔远处坠落而去。
     这一切都是瞬息间发生,几乎就是在那身影飞出的同时,天空的裂缝消散,似从来就未曾出现过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汤仁一愣,他揉了揉眼睛,这种事情,他从未没有遇到过,看了一眼天空之前出现裂缝的地方,他甚至有种出现幻觉的念头。
     但很快,他就兴奋起来,双眼冒光,身子一晃直奔那背着棺材的身影坠落之地急速飞去。
     “有古怪,有问题,有宝贝!!”汤仁心脏怦怦跳动,苍蛟宗是杜宁创立,此人创立之初,留下的门规中,第一句话,就是这三有之语!
     至此多年,这句话已经被每一个苍蛟宗弟子铭记,奉为良言!
     有古怪的东西,必定有问题,有问题的所在,大都是因为有宝贝!汤仁展开全部速度,更是谨慎中祭出法宝护身,化作一道长虹急速而去,很快,在他的前方传来一声闷闷的轰鸣。
     却见远处的山峰中,那背着棺材的身影一头撞在其上,那山峰背这一撞之下骤然崩溃了大半,在碎石中,露出了其内,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白发青年!
     “好强的肉身!”汤仁双眼露出贪婪,小心的接近着。
     汤仁先是在四周绕了几圈,谨慎的观察了片刻后,这才慢慢的走进那崩溃了一半的山峰,来到了王墨几十丈外。
     他盯着躺在那里的王墨,双目难掩兴奋与贪婪。
     “如此强悍的肉身,除了神国之外,极为罕见!看此人的样子,眉心无星点,应该不是那以力气著称的神族,且他的身子也没有神族特有的气息,此人应该不是神国之修!
     身为仙者,居然有这么强大的肉身,他不知是怎么修成的!”汤仁舔了舔嘴唇,心脏怦怦加速跳动,他觉得自己的机遇来了,这一次是天降造化!
     他没想到自己就是寻常的在天空飞行,就能遇到这样一个奇遇落在自己面前。
     “此人气机全消,处于半死状态,正好可以被我用来炼制傀儡,有了这种傀儡,我在苍蛟宗内必定可以横扫二代门人!甚至若能被老祖看重收为弟子,则一飞冲天!”汤仁想到兴奋处,神色顿时激动起来。
     但他尽管激动,可还是没有忘记谨慎,在王墨几十丈外就停止了前行,甚至做好了一旦不妙立刻逃遁召唤同门的念头,毕竟若是自己无法独吞,上报给了门派,也算是大功一件。
     其右手抬起掐诀之下立刻在他的手腕上一道裂缝一闪消散,从那裂缝内直接飞出一把墨色玉简,此玉简出现后,顿时就有一股狂暴的气息隐隐扩散。
     捏着这枚玉简,汤仁不假思索,直接向前一抛而去,那玉简化作一片幽光直奔王墨,刹那落在了王墨胸口,轰的一声巨响中,地动山摇间,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冲击。
     在这冲击中,那汤仁身子连续退出数百丈,其双眼兴奋之色越加浓郁。
     “他没有反坑...他非死即昏!”汤仁长笑中抓紧时间身子一晃直奔前方,刹那就来到王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