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狩猎好莱坞 > 第1455章:圣诞礼物
最快更新狩猎好莱坞 !
    美国东海岸。
     同样的12月21日,麻萨诸塞州中南部的普林斯菲尔德市西郊,周一上午举办了一次盛大的奠基仪式。
     由维斯特洛体系全力支持延伸于ITER(国际热核聚变反应堆计划)的大型托卡马克装置正式破土动工。
     除了将领衔负责这一计划的FusionTimes公司年轻女CEO艾曼纽尔·布兰特,克林顿内阁能源部长比尔·理查森、即将在明年卸任的麻州州长威廉·韦尔德、通用电气董事长兼CEO杰克·韦尔奇等一众重量级嘉宾也纷纷出席。
     从1995年西蒙第一次看到ITER项目资料,到后来确定维斯特洛家族自己的3G计划并将可控核聚变项目研究列入其中,再到此时已经完全从ITER方案中脱胎独力出来的FusionTimes公司主导大型托卡马克实验装置开始建造,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
     不过,毫不夸张地说,无论是相对于人类未来的长远规划,还是参照同类项目往往拖拉超过十年的迟缓进度,项目只用了三年就进入正式实施阶段,已经堪称神速。
     其中自然也意味着投入巨大的人力财力进行运作。
     可控核聚变研究这种项目,想要完全脱离政府的支持与管控不可能,西蒙却又不想依照规划中的ITER模式做一个不只是美国甚至还要全球很多国家参与干涉最终可能陷入官僚化僵滞的失败项目,而是维斯特洛体系完全独力掌控,因此各方面的谈判就持续了一年多。
     西蒙的要求并不高。
     围绕这个项目,维斯特洛体系希望能够自由地从美国乃至英法德日意俄等国家聘用相关人才,另外,还有各国相应的技术积累支持。作为交换,项目落成后,各国不仅可以得到一定的技术分享,还能够派遣团队使用这一装置进行可控核聚变相关实验。
     看似简单的要求,实现起来却很不容易。
     人性就是如此。即使全球各国的可控核聚变研究基本处在停滞状态,随着冷战结束,没有了尖锐的对峙,各国对相关领域的投入更是持续缩减,但,哪怕是我做不成,你也别想轻易搞定。
     因此人才聘用和技术支持两项,谈判过程中遭遇的阻碍可以想见。
     即使现在项目开始破土,FusionTimes团队与法国、日本的谈判其实也没有全部搞定。
     这边当然不会一直等下去。
     既然搞不定,那就慢慢谈,西蒙对此也不会意气用事,毕竟3G计划涉及到的领域,是真的需要全人类密切合作才能够顺利推进。
     其实这也是整件事的矛盾之处。
     西蒙既希望维斯特洛体系主导,又很清楚维斯特洛体系必须有效利用所有可利用的资源,但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全球其他国家,肯定都不想相关项目由维斯特洛体系控制,总之一团乱麻。
     另一方面,西蒙的最低需求,其实也很简单。
     别捣乱就行。
     不愿意提供帮助,也可以冷眼旁观。当然了,将来有所成果,也别想得到维斯特洛体系的分享。
     西蒙坚持争取主导权,当然是为了维斯特洛体系的利益,却也不全是如此。
     关键是希望能把事情做成。
     否则的话,如果自己这边只出钱,任由效率低下的政府部门和法务团队比研究团队规模还要庞大的各种承包商去执行,结果必然是一事无成。
     项目最终选在麻州中南部名气远远无法与波士顿相比的普林斯菲尔德市,也是维斯特洛体系相关团队反复斟酌考量并与利益相关方谈判拉锯之后的结果。
     普林斯菲尔德距离东北部的波士顿和西南部的纽约都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而且本身是一座不小的城市。
     这是西蒙非常看中的一点。
     想要让一群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头脑为一个关系人类未来的伟大项目努力,如果只谈人生谈理想谈未来而不论待遇,那是耍流氓。
     就像后来有一种抱怨论调21世纪最聪明的头脑都跑去搞金融学IT,问题是,少数年轻人一腔热血地跑去学物理化学,然后搞基础科研,结果一个月工资几千块,一年的薪酬在大城市可能还买不了一个平方的房子,再热的血也会凉掉。
     因此,3G计划相关,西蒙当下设置的最基础起薪就是10万美元,而且入职之后,衣食住行教育医疗等等全部都有着一套特别的最完善保障系统,至于最顶尖的人才,薪资干脆不设上限,如果有谁能证明自己值10亿美元,西蒙就敢给10亿美元。
     而且给得起。
     再说位于普林斯菲尔德式西郊州立大学南边的项目基地,西蒙提前就已经购置了3000公顷土地,除了托卡马克装置用地和研究所等设施,其他都将用来给研究人员建造别墅、医院、学校、公园等配套。
     所有一切,都确保只要有人能成功入职,就绝对不会羡慕华尔街或硅谷的什么工作。
     这里才是天堂。
     奠基仪式一直持续到中午,随后还有在菲尔德州立大学校园内举办的午间酒会。
     项目正式敲定之后,西蒙&珍妮特·维斯特洛基金会就与菲尔德州立大学签署了一份高达10亿美元的巨额捐助方案,分十年期支付,计划在菲尔德州立大学设立并资助与这边项目有关的专业及周边研究项目。
     下午两点钟,酒会结束,同样赶来参与这次活动的乌里扬娜·梅列茨科娃与艾曼纽尔·布兰特告辞后,乘坐直升机返回一百多公里外的波士顿。
     梅列茨科娃出席这次奠基仪式不是为了凑热闹,她和玛丽亚·贝兹鲁克负责的基金会也将共同参与项目的建设,预计其中的医院和学校,都将有两个女人执掌的基金会负责投资。
     这也是西方基金会的普遍运作模式。
     看似非盈利的慈善性质,但只要运作得当,基本还是花在自家身上。至于更进一步,直接从基金会里捞钱,那就看人品。
     抵达波士顿西郊韦斯顿富人区的豪宅,下了直升机,梅列茨科娃就被迎接的侍者带到主别墅这边。
     这里是玛丽亚·贝兹鲁克和几个孩子的居所。
     梅列茨科娃直接赶来这边,并不是探望由玛丽亚照看的自己的小家伙,而是西蒙的女管家安格瑞·戴维斯送了圣诞礼物过来,
     两个女人论宗教习俗,应该过的是1月7日的东正教圣诞节,不过,现在也是入乡随俗。
     圣诞节还有几天,西蒙人在澳洲,不可能过来陪两个女人一起过,但礼物却不会忘记。当然也不会是普通人家圣诞夜晚间放在圣诞树下的礼物盒子。
     安格瑞直接带了一辆小型厢式卡车过来,而且是每人一辆,梅列茨科娃别墅那边已经由女侍们在搬卸。两个女人,两个小家伙,还有两女以往的几位子女,一个不落,满满一卡车礼物,也是无所不包。
     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但与女管家招呼后,坐在沙发上随意拿过玛丽亚放在手边的精美装订礼品目录,梅列茨科娃还是难免感慨。
     还有些好奇。
     某个男人这种大手笔送礼物,有多少女人能收到?
     针对这个问题试探某位守口如瓶的女管家,自然得不到答案。
     眼看梅列茨科娃返回,已经等待一些时间的安格瑞和女人闲聊了一会儿,便也起身告辞。
     还要回纽约。
     节日临近,最近几天女管家可是很忙碌的。
     依旧是乘坐直升飞机,从波士顿到纽约,三百公里距离,哪怕一路高速公路飙车也要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女管家半个小时就抵达目的地,并不是曼哈顿,而是长岛的东汉普顿。
     还是送礼物。
     东汉普顿这边,首先自然是国风艺术团。
     完成了又一轮巡演的小妮子们,少部分回中国度假,大部分都直接返回美国。另外还有雪莉和缪缪母女,以及周大美人表姐妹两个。
     这些女人的礼物当然不会再以卡车论,不过也非常丰厚。
     送完了国风艺术团相关,还有下午的最后一站。
     来到距离国风艺术团驻地并不算远的东汉普顿西南临海庄园,女管家从黑色奔驰上下来,看了眼缓缓跟进来的两辆厢式卡车,难免小感慨。
     自家老板对这边前段时间才刚得到的一群女人,还真是喜欢。
     不过,想想也是。
     这样一群……女人,以男人们骨子里的那些心思,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女管家偶尔会出离一些念头:自己知道了老板那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小秘密,会不会将来有一天被灭口?
     当然,只是想想,也一笑而过。
     以那个男人的身份,这些事情,只是小事而已,哪怕真的曝光,哪怕不是单纯曝光甚至还涉及更高层级作为倾轧筹码的博弈,也不太可能产生什么实质性伤害。
     即使幻想着平等的人们不愿意相信,但实际就是,这个世界,金字塔上层的人们总是有特权的。
     越往上,特权越多。
     看到那位知道年龄后连女管家都难免羡慕的短发美妇人带着一个女儿和另外两位女侍迎出别墅,女管家收起念头,微笑着迎上去,用中文招呼:“下午好,鱼女士,还有汀兰小姐,呵,我没认错吧?”
     跟在母亲身后四姐妹中最小的洛汀兰带着几分小意地笑着摇了摇头,瞄了眼身边,没敢冒然开口。
     女管家也收回目光,朝身后两辆卡车示意,对鱼采桑道:“老板让我送来的圣诞节礼物,另外,还有鱼女士上次给我的那份采购清单,恰好从中国运过来。”
     说着不等鱼采桑回答,女管家示意身后随从把两份目录清单递过去,又直接对鱼采桑身后的两位东方面孔维家女侍轻声吩咐道:“赵,秦,你们两个喊人出来,指挥她们把礼物搬进去。”
     刚刚接过两份精美目录清单的鱼采桑见安格瑞直接命令自己的随从,表情中闪过一些不愉,到底没敢表示什么,还客气地邀请女管家进门。
     安格瑞当然也是故意。
     对于这份工作,在自家老板面前,她绝对不会有任何僭越。不过,对于其他女人,根据不同的身份,哪怕表面上依旧会尽职尽责,态度却也会不同。
     就像这边。
     既然这栋别墅里的一群女人很讨自家老板喜欢,但注定不可能长久,更无法达到波士顿两个有了孩子的乌克兰女人那种程度,或许,更快一些,那个男人几个月后就会把她们忘在身后。
     既然如此,女管家的态度就是不着痕迹地争取主动权,避免她们在自己这里得寸进尺。
     毕竟如果只是让她做事,女管家不会拒绝,但如果有其他心思,肯定要防备。
     安格瑞很清楚,越是处在金字塔顶层的男人,骨子里难免越是凉薄,女管家最近几年之所以能够维持住自己的地位,甚至越来越受到器重,除了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到极致,其实也是花了其他很多心思的。
     要不然,想想男人身边一群群前赴后继的小妖精,或许她也已经被忘掉了都说不定。
     显然是对安格瑞刚刚动作的回应,鱼采桑没有带女管家去往比较私密的起居室,而是在主别墅大厅一角的沙发上坐下,同时也悄然争取主动地示意女侍们把礼物放在大厅内,她稍后会再让人整理。
     任由别墅这边和女管家带来的女侍团队搬卸一箱箱精心包装的礼物,鱼采桑则是自顾自浏览起两份目录清单。
     只可惜,刚刚摆了一会儿曾经很娴熟的官太太架子,踩着有些急切的小碎步从外面进来的两个小妮子就打断了这种气氛。
     看着被某个男人随口改名叫香香软软的两个小妮子几乎要丢人地扑到礼物堆里的模样,鱼采桑轻声斥道:“干什么,过来!”
     两个小妮子不敢违逆,一起走了过来,只是小表情明显不同。
     实际最小却被定为姐姐的扈香香表面恭敬,眼神却是灵动地继续瞄着那些礼物。而被改了个扈软软名字的‘妹妹’却是明显心不在焉,如果不是注意到女管家在,或许还要顶嘴两句的那种。
     没办法。
     上次那一天一夜之后,鱼采桑在这个家里多年积累的女主人威望,实在是所剩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