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1849 投射
最快更新网游之王者再战 !

    “我可不需要你来安慰我。”

     看上去安静祥和的湛蓝色天空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染上了一层血染的彤红色,昭示着自由世界新历796年风2月12日这漫长一天的逐渐终结,带着这层血染金光的段青随后也出现在了已然倒塌成残垣断壁的紫罗兰高塔旁边,找到了出现在此地、同样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的薇尔莉特:“手是我自己动的,责任自然由我自己来承担——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连这点小事都承担不起吧?”

     “只要你自己觉得合适就好。”似乎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站在原地的灰袍魔法师面色犹豫地踌躇了一阵:“当然,如果你觉得有什么需要发泄一下或者想要复仇的愿望的话……”

     “这怎么可能?已经因为数度死亡而知晓了太多秘密的我,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感到愤怒和悲伤。”低眉望着正在浮空岛废墟旁边默默忙碌的那些部族成员们,薇尔莉特的表情和语气显现出了反常的平静:“这些在各种表演和时势的逼迫下追随我的这些凡人们,在我眼中远没有你这个所谓的魔法学徒来得重要。”

     “喂喂,不要这么说嘛,现在我们可没有脱离危机的状态,所谓的‘神使’之名还是值得一用的——”

     “你看上去好像很慌张。”

     用一阵充满成熟气息的娇笑打断了段青的低语,薇尔莉特那借用的少女姿态此时也随着摇曳的长发愉快地摇摆起来:“真是好笑,在越过现实与虚幻的边界、将自己的身体借给我的时候,我怎么没见到你如此慌张啊?”

     “……这还用问吗?”

     “你的答案就是我的答案。”

     轻笑着回答了段青的问题,薇尔莉特单手抚着绸缎般的长发转过了头:“更何况通过这一次的事件,我反而彻底地掌握了那个所谓的熔炉,这不是有失必有得吗?”

     “我依然反对你随意使用熔炉的行为,原因我也提过了。”段青却是一脸严肃地摇了摇头:“那些复仇者联盟的人肯定有着同样可以入侵和控制这座神山的方法,贸然将紫罗兰法阵与熔炉结合的做法很有可能会导致不可估量的负面后果。”

     “所以还是靠你来解决这些问题了。”

     踩着轻盈的脚步转过了身,薇尔莉特将自己那凝脂般的少女面庞隐藏在了转身的动作当中:“冒险者的问题就交给冒险者来解决——既然那些盘踞于此的家伙们拥有着我们都难以抵抗的黑暗手段,那就只能靠你们这些不畏惧这些手段的人来处理了呢。”

     “或许吧,不过我们两个不行。”向着自己来时的方向此时正坐在原地的那名头发恢复成白色的女子望了一眼,段青一脸憾色地摇了摇脑袋:“她也属于非常容易受到影响的那类人,而我……我的情况就更特殊了,若是一不小心被他们发现了我与你之间的蹊跷,情况或许会变得更加麻烦。”

     “我们需要援军。”他望了一眼下面士气低落、依然还在默默打扫着战场的那些部族成员们,最终还是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就算他们可以像你一样恢复元气,以我们现在手头上的这些人手与资源质量,想要清除靖君和他的那些手下还是不够看的。”

     “哼,虽然这是一句令人非常不悦的话,不过我还是不得不承认它的道理。”如花的笑脸缓缓消失了,薇尔莉特用低沉的声音回应着段青的话:“更何况我还有一个风元素之泉和数条地脉需要驯服,我也不想在那些宵小之辈身上浪费更多时间……你打算从哪里找援军呢?”

     “我之前就一直有一个问题没有向亲爱的导师大人确认。”定眼望着对方婀娜的侧影,段青随后忽然将话题转向了另一个方向:“你是靠着附身降临到娜希娅身上的,那么……你原来的身体现在在哪里?”

     “……怎么,你想打这个主意?”挑了挑自己的眉毛,薇尔莉特用奇怪的表情回应着段青的脸:“就算我能取得联系,我也不会使用这个办法的,我可不想再看到那个顽固不化的家伙啊。”

     “我知道你在莫尔纳的手底下不好过,不过在你所不知道的渠道和领域里,情况早就发生了一些变化。”段青的嘴角随着他接下来说出的这些话而渐渐翘起:“那个奇迹之桥的中转站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你肯定想象不到吧。”

     “哦?这的确在我的预想范围外。”薇尔莉特眼中逐渐亮起了几分感兴趣的神色:“那里现在怎么了?”

     “非常热闹。”用最为简短的四个字回答了这个问题,段青随后也将自己的那抹得色收了起来:“具体的情况你可以问絮语流觞,这些消息也是她告诉我的,现在的关键问题在于:你能否建立一个通往那个灯塔的传送门?”

     “只要拥有足够的材料和时间,这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屑地挥了挥自己纤细而又白皙的手臂,薇尔莉特的表情随后有变得无奈了起来:“但以我的那具身体的状态和莫尔纳对我的态度来看,这样的机会是不可能有的吧。”

     “事实上,莫尔纳这会儿应该还以为你处于重伤昏迷的状态中。”段青同意似的点了点头:“不过就算发现了异常,他也不会舍弃那个地方追过来吧,不然这个世界上违反规则的灵魂还有那么多,他怎么不去别的地方当秩序使者?”

     “所以我就更没有理由回去自投罗网了啊。”斜着眼睛望了对方一眼,薇尔莉特复又露出了一开始的随意笑容:“不过——”

     “就算回不去,别的办法还是有的。”

     她弯了弯自己的手指,指尖也随着那双会说话的灵动眼睛一起转向了前方:“还记得我们先前在神山的中心所经历的那一幕吗?”

     “你指的是我们莫名其妙‘落’到山顶的那一幕?”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段青的思绪很快就转了过来:“说起来,你还没有向我好好解释一下那个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解释这个词对我来说可能有些过于沉重了,因为我也不敢说自己理解了当时所发生的一切。”手指随意地拨弄着自己的头发,薇尔莉特将属于娜希娅的俏皮少女模样再度显露了出来:“不过你们两个人在那段时间里经历和看到的东西,里面已经有了很多线索了呢。”

     “一开始的问题就是那个富尔一世,因为让我们借用他们的元素隔绝系统‘往下深入’的就是他。”微微地点了点自己的头,段青此时的表情却是变得严肃了许多:“若是一开始的方向就是骗局,我们实际的前进方向根本就不是向下的话……”

     “不,方向没有什么错误。”薇尔莉特干脆利落地打断了段青的猜测:“你们的确是在不断向地心所在的位置深入的,而以风元素之泉为源头的神山熔炉,也正位于这座神山的中心。”

     “那——”

     “你想知道重力反转的原因?”

     用满含笑意的视线回应着段青疑惑的表情,薇尔莉特将视线重新投入到自己身后的巨大山体内:“富尔一世或许没有告诉你全部事实的理由,但他所说的那些信息都是真实的,所谓的熔炉核心,以及通往熔炉核心的方法,已经布下了紫罗兰法阵与之同化的我也算是可以亲眼印证。”

     “这我知道,因为我们也的确抵达了那个核心区域。”段青一脸理所应当地回答道:“只不过那个庞杂无比的机械……”

     “不,那不是核心。”再度打断了段青的沉吟,薇尔莉特眼中的笑意愈发明显了:“那是连接熔炉与地脉的装置,是将元素之泉的能量输入与输出神山的中继点。”

     “……啊?”

     “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重力的反转现象并不是一开始就出现的。”

     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薇尔莉特掩着嘴巴转过了头:“还有一点:富尔一世曾经说过,拥有高浓度能量存在的能量核心区域,其附近会出现时间与空间的扭曲。”

     “他们称之为‘空间折变’。”点了点头的段青随后一脸惊异地回答道:“难道我们在不知不觉中——”

     “没错,你们‘走过头了’。”忍不住再度发出了几声娇笑,薇尔莉特晃着自己的手指回答道:“空间的扭曲是极其不讲道理的,它既能将你们在水平区域的熔炉裂口延伸成无限大,自然也可以将你们所经过的垂直距离缩短成无限小——只是稍稍往下跳了一段时间,你们就已经超过了熔炉核心所在的位置了呢。”

     “接下来的旅程,你们只是在不断往地底深处跳跃而已。”说到这里的少女掂了掂自己娇嫩的双脚,脚尖点了点两个人的地下:“一直抵达那个‘中继点’,然后又被另外一个扭曲的愿望带了回来。”

     “……所以那些反转的重力,依然还是普通的吸力?”

     “不要小看这些吸力,以这座古代熔炉目前表现出来的能量层级,极近距离的吸引力几乎可以用八级以上的魔法来形容,你们居然能够安然穿过等同于‘黑洞’魔法等级的破坏力……这也是我无法解释的内容之一呢。”

     “——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们?”

     “哎呀,我也是在你们布下了所有的紫罗兰符文、完成了逃脱附身之后才有机会了解这一切的啊,而且当时还要帮你们解析眼前的巨型机械装置,帮你们逃出生天……”

     “少来!你肯定是想让我们两个当活体探测器吧!要是真的经过了能量等级最高的空间扭曲区域,你这个全程监视着我的家伙怎么可能没注意到?”

     “空间扭曲可是一门高深的领域,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规矩可以遵循,与其提醒你们、让你们继续接近危险,还不如放你们自由行动——不然你们真的以为能平安出来吗?”

     “说得好像我们跳到地底就可以活下来一样!最后不还是千钧一发!而且我们抵达的应该是地底吧?为什么又出现在了山顶?”

     “因为我借用那个巨大装置的力量,将我们所有人投射到了虚空空间里。”

     相互的争论与解释终于在这一刻出现了停顿,属于薇尔莉特的解释也终于随着她遥望山顶的动作而到了尾声:“当时的熔炉即将抵达爆发的边缘,即使是刚刚取得了熔炉权限的我也无法阻止这些积压能量的爆发,正好在那个时候,那些人在峰顶开启了那个仪式,而那个仪式所需要的启动能量,正是来自这座熔炉与地脉的联合装置。”

     “现实与虚幻的交汇——这便是虚空空间的本质。”少女姿态的薇尔莉特转过了身,用莫名期待的视线望着段青的脸:“还记得你们在无尽之桥穿越到泰伦之塔的时候所发生的最后战斗么?我只是想办法将那个场景重现了而已。”

     “所以我在那个时候所感受到的能量来源,也正是你将山顶的祭坛空间‘投射’到地底之后的结果?”瞪直了眼睛的段青半晌之后才冒出了这句话:“你……折叠了空间?”

     “以我目前依然完全不成熟的理解以及不够强大的力量,这种事我原本是无法实现的。”不由自主地再度笑出了声,薇尔莉特展开了自己的双臂:“但扭曲的空间折变给了我足够的参考,再借用熔炉核心作为‘支点’的话,一切也就变得可能了呢。”

     “最底层变成了最顶层——也就只有这种大型魔幻世界才有可能将这种难以想象的东西变成真实。”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段青的目光随后也由怔然的状态里恢复了过来:“那些盘踞于此的家伙们也正是因为缺乏了这样的想象力,所以才会如此简单地被你骗过去了吧。”

     “破绽还是很多的,那些冒险者应该很快就会发现。”薇尔莉特却是摇了摇头:“更何况他们也有成功瞒过我们的地方——还记得那些熔炉深处的铁笼和怪物吗?”

     “当然记得,怎么了?”

     “铁笼中怪物的来源我们姑且不计,那些潜伏在黑暗中、擅长飞行与能量攻击的存在……他们的真面目还是非常令人在意的。”

     似乎在自己的记忆里寻找到了不好的内容,薇尔莉特的表情变得阴沉了几分:“如果我没有认错——”

     “那应该都是一些‘理应被回收’的人的灵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