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寒黎篇四十九
最快更新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常灵见她不愿意说,也就不勉强了,“在我给你抄琴谱前,你要先给我研墨才行。来,我先教你研墨。”

     片刻后,木青黎给常灵磨着墨,常灵誊抄着琴谱。

     常灵抄了会,抬头看了眼走神的木青黎,低头继续,“木木。”

     “恩?”木青黎应声。

     常灵一边抄着琴谱一边道,“别想太多。”

     木青黎看着常灵没有说话,常灵抬头看着她,“刚开始我也总想太多,不停的想。想以前,想小弟,越想越累,后来我不想了, 反而没那么累了。”

     木青黎明白她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自己,只是常灵想的跟她肯定不一样。

     “灵儿。”木青黎问,“如果……”

     常灵等着她继续说完后面的话,但木青黎只说了个‘如果’就没有再说了,她泄气般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你想问什么?”常灵问。

     木青黎摇头,“不想问了,你快帮我抄吧。”就算是问了又有什么意义呢,问她如果遇到自己这样的情况怎么做又能改变什么。

     常灵叹了声气。

     直到午饭时,常灵才将琴谱抄完成。她放下笔,将抄好的纸张拿起递给月牙,“去装订成册。”

     月牙接过。

     常灵对木青黎说,“我们去吃午饭吧,吃完也差不多装订好了,到时候你直接带着册子去找你那新朋友就行了。”

     木青黎道,“不说我还不觉得饿,这一说我觉得我饿的不行,感觉能吃下一头牛。”

     听着木青黎夸张的话,常灵笑了出来:“那我让厨房给你做一头牛去,那你吃不吃得下。”

     木青黎啧啧摇头,“果真是最毒妇人心,你想撑死我。”

     “走吧,先让你吃饱,然后再想撑死你的事。”

     本来常灵只当木青黎说的是能吃一头牛不过是耍宝时随意说的一句话,可这会看到她将碗递给婢女要求再次添饭时才知道,原来她说饿的能吃一头牛的话也不全是假的。

     “木木,你这都是添第三碗了,小心积食了。”常灵出声提醒。

     木青黎也有些不敢相信,“我这都是第三碗了?”

     常灵点头肯定:“是呀,第三碗了。”

     “奇怪,我虽然平时吃的是不少但也没这么能吃呀。”木青黎这么一想,想到昨天连吃两大碗面还有今天早上早饭吃的一堆,“不妙了,我怎么觉得我好像变成猪了呢,吃的越来越多。”

     本来还担心木青黎会吃积食的木青黎听她这么说,淡笑道,“哪有人这样说自己的。”

     “我呀。”木青黎不在意道,“不管了,吃的多就吃的多吧,反正也没几天能吃了。”

     “什么?”常灵神色微肃的问。

     “没几天就要回京城了,这里的饭菜可不是没几天能吃了。”木青黎随意的说完,转移话题道,“灵儿,其实我一直都挺好奇一件事的。”

     “什么?”常灵问。

     木青黎道,“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呀。这身体,毕竟是你的嘛。看着‘你’自己站在你面前是不是特别奇怪?”

     常灵回忆了下那天见到她的场景,“其实,那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你。”

     “你之前见过我?!我怎么不知道?”木青黎很肯定那次跟常灵见面是第一次。

     常灵说,“我醒来的时候,我现在的父亲在京城商议皇上出行的事情,我当时也在。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后,我好奇皇后娘娘到底是谁,只不过我也进不了宫。我在成将军府外守着,想着或许有机会能见到你。”

     常灵给木青黎盛了碗汤,继续到,“看到你的时候,我一时间不知道你是我,还是我自己是我了。”

     木青黎拿起汤喝了口道,“虽然说的像绕口令一样,但是我能懂你的意思。你居然没找机会跟我说说话?”

     “想过,但找不到。你可是皇后娘娘,哪里说想跟你说话就能说上的。”常灵调侃说。

     木青黎扬眉看着常灵,“没想到,你还会说这样的话呀,”

     常灵说,“谁以前不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呢。”

     木青黎突然想到,常灵与夜洛寒初遇时,确实不是现在这样的性格。

     “刚开始是有意克制,藏起自己跳脱的性格,只是后来时间久了,刻意为之的反而变成了下意识,至于那些被藏起来的也早已经消失了。”常灵看向木青黎,“你不要用这样的表情看着我,没什么。人总是会变的,我变成这样也不是件很糟糕的事情,不是吗?”

     “当然不是。”木青黎立即道,“你这么棒,怎么可能是件糟糕的事情呢。”

     常灵说,“在京城见你那面时,我还有些恍惚,总觉得你是另外一个我。可当你来到延林城,我与母亲去找你看到你以后,那样的感觉竟是一点也没有了,只觉得你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熟悉很熟悉的朋友。”

     木青黎道,“先前不知道你身份的时候我这身体偶尔有几次不听使唤般的靠近你,我就觉得很神奇。”

     常灵淡笑说:“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自己遇见,又怎么可能会相信是真的发生呢。”

     木青黎喝完了最后一口汤,将空碗放下,“是呀。”

     “吃饱了?”常灵问。

     木青黎点头,“恩,吃饱了。”

     常灵有些担心的问,“这么吃真的没事吗?你不会撑的难受吗?先前我也跟你一起吃过饭,没见你食量这么大呀。”

     其实木青黎自己都觉得很奇怪,明明在昨天之前她都没什么食欲,一天能吃下一碗米饭就不错了。可是自从昨天在那家面馆以后像是打通任督二脉般,食量大增。不过除了食量大增以外却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就刚才吃下这么多也半点没有被撑着的感觉。

     “不撑的,我又不是小孩子连吃饭该吃多少都不知道。”木青黎没有细想,“也不知道琴谱有没有装订好。”

     常灵无奈道,“就这么急着离开?”

     “也不是,我……”木青黎话未说完心口处熟悉刺痛又急又快的传来,她早已经习惯的咬牙忍着,可是剧烈的疼痛让她总不出哼痛出声,“嘶,啊。”

     怎么回事!明明早上出门前已经疼过一次了,怎么又疼了?

     常灵不是第一次看见木青黎这样的情景,“木木!”她起身扶住疼的坐不稳的木青黎,“来人,快去请大夫。”

     “不用。”木青黎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两个字来,她大口喘息,手紧紧握住常灵的手,“不,不用,不要叫,叫大……”

     话还没说完,木青黎就已经晕了过去。

     &

     木青黎醒来的时候,床边坐着常灵。

     “灵儿。”木青黎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发呆的常灵回过神来立即伸手扶木青黎。

     木青黎淡笑着安慰,“我没事。”

     常灵却是一脸严肃:“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晕倒是不是?木木,你到底怎么了,这恐怕已经不是你第二次晕倒了吧。”

     木青黎明就知道跟聪明的人说谎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只是那个真相还不如说谎呢,“恩,我知道,这确实不是我第二次晕倒。不过,我真的没事。”

     “疼的晕过去,叫没事吗?”常灵神情一直很严竣,木青黎知道若不是给个合理的解释,她不相信不要紧,万一跟夜洛寒去说这件事就复杂了。

     “是我以前身子。”木青黎想了下道,“我以前有心疾,每次犯病的时候都会疼的死去活来,晕过去也是正常的。后来身子也越来越弱,每次犯病后晕倒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我爹娘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后来我又犯病了,比任何一次都疼,我想,我大概就这里了吧。”

     “只是没想到后来我居然能再次醒过来,不过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自己了。”木青黎说,“再后来我发现,虽然我很健康但是我每隔几天好像就会像以前那样犯心疾,疼一次。只不过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每疼一次醒来时就能感觉出身体更差。现在疼过以后,醒来以后身体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不适感。”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明明身体很健康,太医都说一切正常。不过我又很肯定,我真的没事。”木青黎嘴角露出一丝无力:“可是这种事情我没办法跟洛寒说,更没办法解释。所以我只有瞒着他,不让他发现 。”

     木青黎并不担心常灵会不相信她说的话,毕竟常灵跟她一样是同时遇到这样无法向别人解释但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也真是因为如此,她才会想到这个说法。

     果然常灵没有对木青黎说的话提出质疑,只是很不放心的问:“这样疼的晕过去,身子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吗?拒约上次你这样疼多久了?总是这么频繁的疼,怎么行呢,太痛苦了。”

     木青黎看得出常灵是真心为她担心,她伸手握住常灵的手,真心道:“没事的,灵儿真的没事的,相信我,我能感觉得出来没事。至于为什么会疼我也是真的不知道,其实也不算频繁,实话告诉你在京城的时候我一次也没疼过。所以我猜,会不会跟天气有关。我以前的身子是半点不能凉着的,延林的冬天五六天就下一场雪,我应该是有些不习惯。我想着,会不会等我回到京城了,就不会再疼了。”

     “真的吗?在京城里真的一次也没疼过?”常灵着急的追问。

     木青黎笑说:“当然是真的了,你以为在皇宫那里,我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会瞒得住洛寒的眼睛?如果之前也时不时的像这样子疼,他上次见到我那样也不会那么震惊了。”

     常灵回想夜洛寒当时那个样子确实像是第一次见到木青黎这个样子。

     “好啦,别担心我了。我可以肯定回了京城这个毛病肯定就没了。”木青黎说着声音里带了些撒娇意思,“所以今天的事情,你不要让洛寒知道好不好?”

     常灵故意道,“你就不怕你晕倒的时候我已经派人去送信了?”

     木青黎笑着说,“我忍着剧痛让你不要请大夫,你这么聪明肯定知道我是不想让这件事闹大,更不想更多人知道。”

     “知道归知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会听你的呢。”常灵说。

     “就是知道。”木青黎的眼睛里多了些认真,“灵儿,我觉得你懂我。”

     常灵见她说的认真,也收起了逗她的心,“你都疼成那样了,还硬着的让我不要叫大夫,我要是不听你的,你醒来岂不是要怪我。”

     “不会怪你的,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跟洛寒解释。”木青黎说。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常灵说,“不过你回京城后记得给我写信,告诉我是不是回到京城后真的就不疼了。”

     木青黎眼里闪过一丝愧疚,随后说,“恩,放心吧,我一定会给你写信的。不说这些了,琴普装订好了吗?我晕倒多久了呀?”

     “装订好了。”常灵从床边的衣凳拿过琴谱递给木青黎,“晕了近半个时辰,不过我看你的样子倒是跟睡觉差不多。”

     要不因为这样,她只怕早就叫大夫了。

     “什么!?我晕了一个小时?”木青黎忙掀被下床,“这下迟到了。”

     “不是一个时辰,是半个时辰。”常灵也跟着起身:“你别急,要去哪里我让我人套了马车送你过去就是了。”

     木青黎本想拒绝,但是想着能送一段是一段,到街边自己再下来走过去就是了:“那行那行,灵儿,你现在就让人备马,送我去东街。”

     常灵点头,立即叫了月牙去吩咐备马。

     木青黎则拿着抄好的琴谱直接在府外等着,看着木青黎着急的样子,常灵简直哭笑不得,“就这么急?”

     “不是,将琴谱送他以后,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一天之内疼两次绝对不正常,她必须早点离开了。

     而这时车夫拉着马车走了过来,木青黎立即上了马车,进马车之前她想到什么回头看向常灵,真心的说了句,“灵儿,谢谢你还有……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