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寒黎篇五十
最快更新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木青黎说完便直接进了马车,坐稳后对外面的车夫说,“走吧。”
     马车外的常灵看着马车慢慢全驶远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沉闷感,为什么刚才木木跟她说‘再见’时那么奇怪,就好像,好像以前再也不能见面一样。
     直到马车拐弯进入另一个路口消失在常灵的眼前,她才转身回府,也许只是她的胡思乱想吧。
     马车里的木青黎心口又是一阵熟悉的痛,只是这次没有刚才那么疼也没有疼到她晕过去,只是这痛也没有快到她没有发现。
     疼痛过后,木青黎做了自己最不喜欢也是最抗拒的事情:“明明还有四天的时间,为什么不停的疼?”
     话落没有回应。
     木青黎只好又道,“系统,我是在跟你说话。”
     【原来圆梦官是在叫我吗?】
     “是,我想问,明明还有四天的时间,为什么不停的疼?”
     【这是正常的死亡程序,接下来的几天只会越来越频繁,直到真正的死亡。这也是为了让你的死亡看起来正常一些,而非突然。】
     木青黎听着这么个荒唐的理由,死都让她死了,居然还说让她死的正常些?
     这是想让她身边的所有的人都知道她的问题吧!
     “好的,谢谢。”
     【不必客气,我们是共存体,我应该做的。】
     木青黎听了觉得他说的话哪里不一样,下意识道,“共存体,那我死了,你也不存在了?”
     这一次,对方没有很快回答。
     木青黎更好奇了,难道她的猜想居然是真的?
     “你真的也会不存在?”木青黎也不知怎么的,大概是因为有人跟她的处境一样,竟让她心里没那么难受了。哦,不对,他不是人,是系统。
     这一次,系统终于有了回答。
     【不错,我也会随着你的死亡而消失。我是因为你来到这里而出生,等你离开了也会消失。】
     “可是,你不是说,我没有完成任何会在这个时候不停的轮回吗?”木青黎说,“你不会跟着一起吗?”
     【任务失败,系统只有死亡。】
     木青黎听了心里突然有些愧疚,怎么有种他的结局是自己造成的感觉呢?
     “那如果成功呢?”
     【系统进入另一个个体阶段。】
     木青黎好奇道,“个体阶段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我所获得的信息也只有这么多。】
     呃。
     怎么办,她突然觉得挺对不起这个系统的,要是她这段时间不那么自私的只顾着跟夜洛寒谈恋爱,在为夜洛寒找对像的事情上多用些心,他或许也不用死亡。
     想着,木青黎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那个……恩,对,对不起哈。”
     系统没有立即回答。
     木青黎以为他是真的在生自己的气,刚想出声再真诚的道下歉,只是还没开口马车已经停了下来,然后外面传来了车夫的声音,“夫人,东街街口到了。”
     木青黎只好先将跟系统道歉的事放下,打开马车车门停了下来。
     下了马车与车夫靠别后,木青黎就立即向昨日面馆的方向跑去,心里期待着柳文炀还在那里。
     当木青黎一路小跑着进入面馆,一眼就看到柳文炀与文叔、文姨坐在一起说着话。
     还好还好,人还在。
     柳文炀看到木青黎,冲着她冷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看她。
     木青黎叹息,这怎么还有个孩子要哄呢。
     木青黎轻喘着息,走上前,“文叔,文姨。”
     文叔文姨两人对木青黎点了下头,“来了呀,这小子在这里等了你快一个时辰了。”
     木青黎愧疚回道,“突然有事情耽误了时间。”
     两人起身,“你们先聊吧,我们也去准备些食材,晚间客人会多一些。”
     “恩,好的。”
     文叔文姨两人离开后,木青黎坐到了柳文炀旁边:“实在抱歉,我今天是真的有事情耽误了。事情结束后,我就立即赶了过来。这一路跑的,你看我都出汗了。”
     柳文炀扭头看了眼木青黎,见她额头确实一层薄汗,心里也没那么生气了,“我跟你说,除了她以外我就没有这么等过女人。要不是因为你的琴谱,我早就不这么等你了。”
     “知道知道。”木青黎说着忙从腰间将琴谱拿出递到柳文炀的面前,“给你。”
     柳文炀立即接过琴谱,翻看了起来。
     这家伙还是挺好哄的嘛,看见她是真的因为着急跑的出汗,就真的不再生气了。不错不错,她喜欢,男人们就要不拘小节。
     “广陵散?”柳文炀惊喜的看向木青黎,“这居然是广陵散?!”
     木青黎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口,冲着柳文炀扬眉说,“哟,你还知道是广陵散呢。”
     柳文炀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木青黎,然后将琴谱内页的第一张立起给木青黎看。然后木青黎看到“广陵散”三个大字。她瞪了眼柳文炀,“切,还以为你看琴谱就看得出来呢。”
     柳文炀低头翻看起琴谱,“我又不喜欢古琴,后来因为她喜欢就试着去学了学。最起码要学会看谱吧,但就算是学会了看谱也还没到看个谱子就知道是什么谱子,是好是坏的程度。只不过在接触古琴之后知道,广陵散是失传已久,所有真正爱琴之人的向往。”
     说着他略带怀疑的看着木青黎,“都说这广陵散已经失传已外,你这不会是假的吧。”
     木青黎听了,立即气的伸手一把将琴谱从柳文炀的手里夺过:“恩,是假的。既然是假的那就不给你了,哪能让你用假的送人。”
     见木青黎生了气,柳文炀立即讨好道,“错了错了,我错了。我就是嘴欠,随口一说你别在意呀。”
     木青黎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就该让他知道知道,女人生气不是那么好哄的!
     “这样吧,我让文叔文姨给你下碗面,我请你吃,你别生气行不行?”柳文炀说。
     其实她刚吃完午饭也没多久,但是柳文炀一说面,她居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挺想吃的。
     想着木青黎将手里的琴谱递还给柳文炀,“拿吧。”
     柳文炀开心的接过琴谱,抬头对着文叔文姨在的里间叫了声,“文叔,下碗面!多下一些,她能吃。”
     “嘿?!”木青黎看着柳文炀一脸笑容就知道他是故意的:“我怎么觉得你这孩子这么欠揍呢。”
     柳文炀反驳道,“什么孩子,我十六了,可以娶妻了。 ”
     十六,在她们那里还上着学呢。
     不过想想也是,这里跟她们那里没办法比较。柳文炀虽然才十六,但思想确实比她们那里的成熟很多,不过就算成熟了些,孩子气也还是有的。
     “放心吧,这琴谱是真的。”木青黎说。
     柳文炀点头,“其实我就没有觉得是假的过,刚才说那样的话也不过是故意逗你一下而已。”
     木青黎白了他一眼,“人小鬼大。”
     柳文炀不屑似的冷哼了声,“站起来比我矮了一头居然还好意思说我人小。”
     果然,不管什么年纪的男人都不喜欢别人说他小。
     木青黎耸了耸肩,“好好好,是我说错了。你不是人小鬼大,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行了吧。”
     柳文炀立即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还差不多。”
     木青黎心中叹气,果然是个孩子,这么好哄。
     文叔端来了面,果然是加大了的碗,放到木青黎的面前,还加了句:“吃吧,要是不够,锅里还有。”
     木青黎看着面前碗中的面,心里冒出一个想法,他们好像真的把她当猪了。
     “谢谢,文叔,这些已经很多了,我怕是吃不完的。”
     然而事实证明,木青黎被打脸了,她不仅吃完了,连汤都喝的一滴不剩。
     柳文炀看着木青黎面前的空碗,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句,“你是不是忙的没有吃午饭呀?”
     木青黎犹豫了下,为了不让柳文炀觉得自己是只猪,于是决定撒个善意的谎言,“恩,没吃。”
     “恩,知道了,你午饭是吃了的,而且应该吃的还不少。”就她刚才发犹豫的那一会,柳文炀就已经猜到了。
     被拆穿的木青黎也不生气,只是对着柳文炀拍了拍手,然后阴阳怪气的夸了句:“哇,你真的是好聪明好聪明哦。”
     然而柳文炀这个大直男竟觉得这是真心夸奖,很是认真的回答,“还好还好,也不是特别聪明。”
     木青黎刚想说,自己并不是真心夸奖,只是还没说话就感觉到小肚子传来一阵痛楚。
     只是这样的痛楚比起心口疼的程度算是不值一提的。
     不过……小肚子怎么会突然疼起来了呢?
     难道说大姨妈快来了?这种疼确实挺像大姨妈来时的疼,木青黎想着算了算时间,一算时间才发现自己大姨妈的时间早过了快七八天了,最近一直操心着自己要死的事呢,忘记了这件事。
     她还是快些回府里才行,这要是弄脏了衣裙就丢脸了。
     “好了,琴谱已经给你了,我也要先回去了。 ”木青黎说。
     “这么早的吗?我还想着让你休息会,过会再带你去其他好玩的地方逛逛呢。”柳文炀说。
     木青黎道,“不行,府里还有事情我必须回去了。等下次吧,下次有机会的再一起逛吧。”
     柳文炀听她这么说也不再勉强了,“那行,下次带你逛。”
     木青黎看着柳文炀,心里想说,下次,改天,有机会……这样的话在她们那里说出来,就说明没有下次,没有机会更没有改天的意思。
     木青黎又去跟文叔文姨告了别,“祝你们以后的生活一直都能这么简单,快乐。”
     “会的。”
     木青黎明又说,“认识你们真的好开心,谢谢你们,再见。”
     文叔跟文姨两人对视了一眼,怎么觉得这孩子的‘再见’里有其他的意思呢。
     马车里,木青黎听到柳文炀在外面问,“真的不用送到你的府门外吗?”
     “不用,你就将我送到昨天的地方就行了。”木青黎说。
     柳文炀道:“为什么不让我送到府外?难不成是因为你的身份有什么特殊的。”
     不得不说这个小子还挺聪明,“确实有些特殊,也不能告诉你。所以呀,你就别问了,将我送到昨天的地方就行了。”
     柳文炀虽然性子直但也不是不懂事的人,木青黎都这样说了,他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将人送到了昨天的路口,“好的,到了。”
     木青黎从马车上跳下,感觉到小腹又一阵刺痛。她只皱了下眉,并没有在意,“好了,我们就此别过吧。”
     柳文炀说,“别一副我们不再见面的样子。”
     “或许呢,我也不过是短暂的在这里住一段时间而已。”或许只有在不知道她身份的人面前,她才能稍微说一些真实的话吧。
     柳文炀道,“那也不代表不会再见面,以后你还可以再让你夫君带你来延林城玩。或者说以后我去京城玩,也可以约你出来喝喝酒。”
     木青黎点点头,不负责任的答应着,“恩,说的也是。”然后又道:“虽然跟你认识的时间还不到两天,但觉得比有些认识好几年的人都要舒服,谈得来。”
     柳文炀也说,“巧了!我也这样觉得。我也是真没想到,居然会跟一个女子成为朋友。不跟你吹牛,我一直都觉得女子可麻烦了。小小的,弱弱的,碰一下就哭,动一下就伤。”
     “偏见。”木青黎说:“你也这么说你心爱的女子?”
     “怎么可能,她是不一样的,她很坚强,比很多男子者坚强。”柳文炀说着眼里已经浮出一丝柔意,“她是这个世间最最特别的女子,她不一样。”
     木青黎可不想吃他的狗粮:“那就祝你早点赢得美人心了。好了,我先走了。”
     柳文炀点头,“恩,再见。”
     再见……
     她今天已经跟好几个人说过这话了,只是却是没有再次相见的机会。
     “柳文炀,认识你很高兴。你是我在这里自己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谢谢你,再见。”木青黎说完转身离开。
     柳主炀皱眉看着木青黎的背影一会,然后上了马车让车夫离开,她怎么把一句简单的‘再见’说的跟永别似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