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第1876章 天地相震荡,回薄不知穷(2)
最快更新南宋风烟路 !

    第1876章 天地相震荡,回薄不知穷(2)

     夔王开门见山问莫非:“为何跟着我?”

     莫非淡淡回答:“恩主对我有知遇之恩。”

     “但你在西夏数次救我,早已还了。”夔王强忍对他的好感。

     “知遇之恩,犹同再造,还不完。”莫非惜字如金。经历过诸多波折,他性格变得冷漠。

     “唔,你说,你想在我这儿上位?可我这里,零落成这般……”夔王都不敢自称本王。

     “确实有争功之念,不忍见此景象。然而,恩主的坚韧打动了我,我相信恩主一定能东山再起、一鸣惊人。”莫非眼中尽然决绝,“无论如何,一定要对付林陌、报复林阡。只有您翻身为主,我才能报仇雪恨、扬眉吐气。”

     “是因为想给郢王报仇,才不投林陌;是因为想为自己雪恨,才把林阡树为第一敌人……”夔王喃喃自语,可是这仍然不能证明你没投蒙古啊!但眼下明明和木华黎会合了、我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你还在我身边,那就不可能是他的人在为他走棋,除非,你是为了……“莫非,你对祁连山可能有的宝藏,有什么看法?”

     宝藏!莫非如果是为蒙古想撬,那就完全阻挡了夔王逆袭称帝的雄心;如果只是为了他自己,那也就是私德问题,但夔王不觉得他是个贪财之人。

     莫非一愣,似是从未想过宝藏的事:“如果真的有,恩主自立更快,就真再好不过。”

     仙卿审江潮时则拐弯抹角得多:“江潮,在西线这些年,可想家吗?”

     “想,经常想起小的时候,我不像两个哥哥那般强壮,练点儿功夫就上气不接下气。是恩主教我,要完成一切不可能的事,还让岛主师父传授我西夏的天守剑。”完颜江潮感恩戴德,“恩主对我的关照,须臾不敢忘,兴寐不敢忘。”

     夔王和仙卿碰面,相互摇了摇头:没试出来……没试出来既是因为这两人太完美,也是因为夔王和仙卿自己不自信。

     寄人篱下的日子可真不好过,总算安顿了十六骑、立刻去求见木华黎,却程门立雪了半个时辰,一直没见那人的影。

     “何意!何意!”夔王难忍内外交困的抑郁,“今次金蒙联合,理由和渠道都是寒火毒和天火岛——战前以我夔王府为桥梁,此刻却欺我人微言轻、对我弃如敝履么!”

     仙卿一边劝他息怒,一边提议:“此一时彼一时。王爷,完颜璟已出牢笼,我们未必要长期依附蒙古。先权宜,再静观其变。”

     “你说得对,当然在大金好。蒙古,人生地不熟,终究不是个好的栖息地。仙卿,幸亏还有你。”夔王老泪纵横,“可是,殿臣和你姐姐,都还在林阡手上啊,我在完颜璟身边,都没人……”

     “还有殿臣的妹妹,完颜璟的妃子。”仙卿提醒,还有范氏,可吹枕边风,“别忘了,我们还有个小曹王。”

     “哦,对,对。”夔王又燃起希望。

    

     木华黎之所以晾着夔王仙卿,是因为这一时半刻心情极差。

     好不容易在老神山的旮旯里找到一处安身之所,却听闻彻辰他刚烈地在宋营自刎,木华黎洒了几杯薄酒,痛心疾首:昨夜星辰陨落,我以为那预示着王冢虎要死,谁想到,竟还有与我观星的你……

     释放过狂妄之气了,是该反思反思,木华黎自己的不足——

     “昨夜当属恶仗,计成但消耗大。林阡帐下人才济济,辜、石、彭、百里等人,纵使措手不及,仍然骁勇难当,令我军之主力止步于关下、仅有高手能够混入,然而遇到穆、莫、金等人,怯薛军还是死伤惨重;虽然完颜纲推进、林陌遁出、两方终于会师,可环庆仍有不少金军的老弱残兵和殿后精锐沦为俘虏……曹王府不再是一个整体,可以说有得有失。”

     此局妙在,他把陈旭、林阡、徐辕都算得滴水不漏;坏在,他轻敌,以为林阡徐辕调虎离山,就一定能赢。

     苦叹一声,本想在须弥山反客为主,谁知林陌只能换天子岭立足,自己和战狼、夔王则被锁进了老神山。不赢不输,是因前招被林阡打破,后招被林陌补足。虽然让金宋都知道蒙古可怕了,却没能如愿以偿慑服林阡和驾驭林陌,木华黎只能被迫把战势的主导权暂时还给兄弟俩。

     优于金宋双方的情报网是木华黎唯一的慰藉。“据说徐辕已开始调查商盟。我不可轻敌,天地玄黄,任重而道远。”木华黎心情舒缓过后,终于让干等了多时的夔王主仆进帐,敷衍了几句后,信誓旦旦保证:“王爷,您是功臣,大汗不会亏待您。”

     这次之所以搭救夔王府,一来,据说夔王府在西夏有宝藏,还有利用价值,二来,也是木华黎远程告诫林陌,桥能拆也能再建,你自己权衡要不要过河。

     “若脱困,能否帮我救殿臣和王妃?”夔王愁云惨雾,“我怕林匪对他俩严刑逼供……”林匪逼供的目标未必是宝藏,可万一他俩招架不住、卖宝藏求生、那可就不好了!

    

     自私凉薄的夔王,终究小觑了范殿臣,他到现在还为了王爷的大业咬紧牙关,倒是那夔王妃身子骨薄弱吃不起苦,对胡弄玉招供出了范殿臣和战狼从几时起合作。即便如此,她也没揭夫君的老底。

     茵子抱着水赤练来就是想把供词带给林阡:“不过,坏叔叔适才好像自己都分析出来了。”老狐狸正好打了个呵欠,满眼都是“白跑一趟!”

     “胡丞相怎么要你跑腿,自己不来?”吟儿一边喝上瘾,一边问茵子。

     “弄玉姐姐忙着找可以对解药限域的东西。不然那剧毒总会像没鞘的剑,无意间都会伤及自己人。”茵子说,独孤伤势没大碍,正在恢复中。

     林阡把供词看了一遍,果然曹王府和夔王府的合作是素心拍板,范殿臣出于成见、一度不太乐意:“山东之战不是没合作过,合作过也不成。”素心却摇头:“合作可能不成,不合作肯定不成。”

     “这女子,真不是个省油的灯。”林阡忍不住说,“又会造毒,又有智慧,又有……”吟儿咳了一声,示意你夸得太多了,林阡才话锋一转:“范殿臣对她心服口服。独步圣功,就是那天给战狼的。”

     详细情况八(谐)九不离十,从此宋谍走上了一条蒙眼的路:

     十一日,薛清越之死,战狼和范殿臣不和;十五日,完颜纲对速不台趁火打劫遭反杀;十七日,天火岛起义。三者一起对林阡卸下防备,这三者分别指向了——曹夔无法合作,曹蒙无合作,夔蒙无暇合作。

     然而,出发点是为了各自王爷好的范殿臣和战狼,终于既往不咎,合作了一次而且赢了林阡!战场如是,武功如是!

     “我能想通曹王府和夔王府合作,想不通的是曹王府和蒙古,也罢,林陌和曹王,终究不一样。”陈旭叹,“若说对蒙古,我是在‘宁可高估’的前提下还低估了木华黎;那么对金国,我是小瞧了林陌的那口傲气。”

     “傲气?龌龊气吧!他表面说是和夔王府合作,实际难道不是和蒙古!?不管主动、被动,确实都约好了!”吟儿气不打一处来,抖着素心的供词说,“你们瞧瞧,连夔王都知道:不能完全信赖蒙古!林陌小人,带坏了曹王府!”

     林阡被吟儿这句话提醒,心念一动:“毕竟势力不同,他们彼此保留,总会有分道扬镳的一日。”笑,“合作了姑且伤敌一万自损八千,不合作,还不输得精光?”

     陈旭不约而同出谋:“一直以来,小曹王是夔王府的’挟天子以令曹王府’,这是夔王府的心虚和曹王府的芥蒂,使金人看似团结在金帝身边实际却各怀鬼胎。主公可以从这一点破天子岭。不过……”

     “我正想说,要离间曹王府和小曹王,把天子岭闹得鸡飞狗跳……不过什么?”

     “不过,老神山的那些人虽然躲得深,不可能不与外界联络——他们如果想厚积薄发突围,就必然约天子岭派人策应。我军两面出击,不如一网打尽。”陈旭循循善诱,“既然天子岭这里会出‘人’,这个‘人’,主公希不希望他是小曹王?”

     “当然好,只要他执意上阵,林陌也拦不住,必会派高手分流以保护,我军捉他还不容易?如此一来,一石二鸟,既能削弱天子岭,亦能定位老神山。”试想,如果小曹王陷入危机,林陌还能坐视不理?战狼还能当缩头乌龟?

     “怎么才能让小曹王执意上阵?”吟儿着紧问,“海上升明月,都已经蛰伏了。”

     “无需细作。小曹王的野心,教子滕和厉夫人喊几句话就可以。”陈旭摇扇,胸有成竹。

     失败经验总结过,反击策略也拟好,林阡却仍蹙眉:“说起蛰伏,实在忧心。蒙谍很难肃清,我们的细作,现阶段却模糊不清。”

     这当儿吟儿好像是吃多了马乳,急得离开了一会儿。柳闻因看接下来似要讨论绝密,于是也借故带茵子跟她一起出去。